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 储位秘辛 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帝范绘则的暗中支持下,一手打造的。”

    不过太祖皇帝范绘则对范绘承有同母异父的兄弟之情,后世的崖帝可不一定对安郡王府有这份香火之情。

    只是缇骑组织得实在太过严密,又屡次救大齐的嫡系皇室以水火之中,所以三百年来,缇骑一直在安郡王府的控制下,牢不可破。

    “朕告诉你这段历史,就是要你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要打缇骑的主意。当年太祖皇帝范绘则在高祖皇帝、第一代安郡王和安郡王妃的灵前发过血誓:我大齐皇室,世世代代,同安郡王府,共享太平。安郡王府灭,则大齐皇室灭。大齐皇室灭,则安郡王府灭。本是同根生,绝不互相煎。”宏宣帝在隆庆帝灵前停下了脚步,默默地看着自己爹的牌位出神。

    大皇子点点头,恭恭敬敬地束手道:“谨遵父皇之命。”

    宏宣帝看着隆庆帝的牌位,想起了自己的经历,道:“当年朕能从庞贵妃手下活下来,安郡王的缇骑功不可没。”

    大皇子忙道:“儿臣还记得,那时在西南,王叔还去偷偷看过我们一次。”

    宏宣帝微笑,回头看着大皇子高大的身躯,十分感慨:“是,那时候你也不小了。而你王叔,比你现下还要小一些,却已经能独挡一面了。”“不过·朕能够重新登上皇位,除了你王叔,还要感谢一个人,就是故去的老镇国公简士弘。若不是有他舍身为朕·朕早就是尸骨无存了,自然也没有你们这些兄弟姐妹的份儿。——所以镇国公府,你可以倚重依靠,引为肱股。他们的祖辈,确实是忠臣。不过最忠心的臣子,都是死去的臣子。

    活着的臣子,就算再忠心·你也不能不防。因为人心善变,不到盖棺定论的那一刻,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人到底是怎样的。”宏宣帝似乎意有所指。大皇子很自然地就想起了自己的外公老宁远侯楚伯赞,那也是为宏宣帝登基,出了大力的功臣。

    宏宣帝看了大皇子一眼,知道他在想什么,缓缓地道:“当然·还有别的人,也为朕的登位,立下汗马功劳。

    比如三朝首辅·如今妁太傅裴立省。”就是不说老宁远侯楚伯赞。大皂子心里的不安更加严重,额头上开始有汗冒了出来。“朕的这个皇位可以坐稳,却要感谢一个人,一个女子。

    如果不是有她,我大齐皇室已经不复存在,你们当然也不会活在这个世上了。”宏宣帝话题一转,说到了今日的正题。大皇子怔怔地看着宏宣帝,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一直隐隐的猜想有关。宏宣帝走到嘉祥帝的牌位跟前,伸出袖子,替嘉祥帝的牌位擦了擦灰。回过身来·宏宣帝往奉先殿四围看了看。

    这是个十分宽敞幽深的大殿,屋顶极高,就算是在夏日,这里也阴森森,凉飕飕地。站在殿里说话,声音略大一些·便会有回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偶尔一阵风冲进来,似乎带来呜咽的人声,在大殿左右盘旋。宏宣帝亲自执了一旁的剪刀,给奉先殿供桌上的蜡烛剪了烛芯。

    “宏宣二年的除夕,你外公老宁远侯,在养心殿外,埋伏了二百死士,又在朕身边,安插了心腹内侍,打算给朕下毒,让朕在新年夜暴毙。”宏宣帝转过身,看着大皇子,声音平平地道。

    大皇子促不及防,被宏宣帝的话如同当头一棒,击得晕头转向,扑通一声,给宏宣帝跪下了,心里一片茫然:原来,自己是反贼的外孙?那父皇为何又立了自己为太子?父皇又不是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还有小四啊......

    宏宣帝看见大皇子跪下了,并没有叫他起来,只是站在他面前,背着手,喈着奉先殿外宽阔的灰石板广场,接着道:“你是不是很疑惑朕为何能活下来?——那时候,朕刚从西南流放回来,手里要人没人,要权没权,若不是有裴立省占着首辅之位,你外公就是事实上的摄政王了。”

    大皇子知道,裴太傅,跟自己的外公家,乃是姻亲,忍不住抬头问宏宣帝:“照这么说,裴太傅也……”

    “有嫌疑,是不是?”宏宣帝笑着低头问他。

    大皇子点点头,肃然道:“正是。”

    裴立省同楚伯赞一文一武,若是联起手来,架空宏宣帝自然不成问题。

    宏宣帝像是在跟他解释,又像是在回忆往事:“可是裴立省,同楚伯赞,不是一路人。不仅裴立省,很多的文官,都有这样的风骨,武将里面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就是因为有这许多人,所以老宁远侯楚伯赞,才无法贸贸然将朕一把抹去,所以他不得不千思百虑,为他自己寻个体面的,大家能接受的上位的法子。——毕竟像你高祖一样,能够直接起兵反了前朝的皇室,一路靠自己打下江山的人,还是太少了。老宁远侯,还不敢这样做。”

    大皇子背上冷汗淋漓,他十分想不通,既如此,自己怎么还能立为太子?难道是立为太子以后再砍头,比较解恨一些......

    宏宣帝看见大皇子的背上,逐渐有汗氤湿的痕迹,便伸手搭在他肩上,将他拉了起来,道:“你也别想岔了。朕若是容不下你们,绝对不会立你为太子的。”

    大皇子垂着头,再也没有了被立为太子的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情,有的,只是浓浓的歉疚和不解。

    宏宣帝笑了笑道:“一个女子都能有大义灭亲的心胸,我相信你不必别人差,应该也能做得到的。”

    大皇子拱了拱手,对宏宣帝道:“请父皇明示。”

    宏宣帝走到奉先殿中央回头对着大齐朝历代帝后的牌位一一看过去,道:“将来朕百年之后,你母后的牌位就可以移到这里,同朕一起飨后世香火了。——因为你的母家,在那个大是大非的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将老宁远侯的阴谋提前告知于朕并且配合朕,在老宁远侯回府之后,亲自将他毒杀。”

    宏宣帝的声音平平无奇,没有一点波澜起伏。

    大皇子却能想象出当年的惊心动魄,忍不住神往地问道:“......是谁?”隐隐有了个猜想。

    宏宣帝嘴角微翘,点点头道:“是,你大概猜到了。这个女人,就是你故去的大舅母一品国夫人,裴舒凡。也是谦益和谦谦的娘亲。”

    大皇子恍然大悟。是了,除了大舅母裴舒凡没有人能让老宁远侯那样信任。而以大舅母的干,能够察觉到老宁远侯的不轨之心,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自己的公公,和大齐的皇帝之间,裴舒凡选择的效忠对象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你大舅母察觉到老宁远侯的不臣之心,暗中跟朕通了气。朕将计就计,那一夜,提前装醉离开养心殿,却暗中换了常服跟着安郡王派来接应朕的缇骑出了宫,让老宁远侯措手不及。老宁远侯在宫里遍搜不到,还曾经打算要用你们娘儿几个做人质,要挟朕。是太妃站了出来,同老宁远侯虚与委蛇,才暂时打消了老宁远侯的念头打算暂时按兵不动,以图后事。”

    “那天晚上,朕离宫之后,便直接微服去了宁远侯府,同你大舅母汇合,藏在了老宁远侯的书房里面。等老宁远侯回宁远侯府之后,你大舅母说有事要商议,将老宁远侯骗到书房,亲自给他送上了一碗由朕下了毒的茶水。朕和你大舅母,亲眼看着老宁远侯在我们面前断气……”

    宏宣帝说完这段往事,看着大皇子,道:“现在,你明白朕为什么对夷陵长公主多方优待,又为什么对你大舅母留下的两个孩子,多方照顾吧?”太妃便是夷陵长公主的生母。

    原来这就是宏宣帝一直念叨的,欠了裴舒凡的大人情。

    的确是大人情。

    大皇子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扑通一声跟宏宣帝跪下了,苦笑着道:“儿臣请父皇改立四弟为太子。——儿臣实在不配......”

    有老宁远侯所累,大皇子觉得自己没脸做这个太子。

    宏宣帝笑了笑,道:“你一直是最像朕的。你想什么,朕都明白。—你大舅母以一人之力,抵消了你外公的罪孽。所以,功过相抵,宁远侯府能一直存活至今。”

    “只可惜,你大舅母去得太早了,老宁远侯死得仓促,他留下的许多东西,就这样流失在外头,一旦传出来,我们大齐朝,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宏宣帝了一声,从袖袋里拿出了一方小匣子,双手捧着,递到大皇子面前。

    “打开看看。”宏宣帝对大皇子道。

    大皇子瞥了一眼,看着很熟悉,便有些惊讶地接过匣子,打开来,果然是国书上用的玉玺。

    “父皇……?”大皇子当然不明白。

    宏宣帝摸了摸这玉玺,叹息道:“你仔细看,这玉玺,其实,是假的。—当年老宁远侯第一个带兵入宫,铲除了庞太后的乱党,趁乱拿走了真玉玺,给了朕一个假玉玺。”

    大皇子大吃一惊,拿着玉玺翻来覆去地看,“怎么可能?这……这……”

    宏宣帝将一本书放在他面前,书上有个印缄,“这是真的玉玺。”又指着大皇子手里那个,“这是假的玉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