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误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萧嘉树果然很守诺地把车开到了自家楼前,告诉了徐宜舟楼号后扔给她一串钥匙,就像躲避瘟疫似的转头就把车开走了。

    这是靠近世辉广场的楼盘,里面都是面积不超过八十平方的soho公寓,萧嘉树的房子在顶层。

    单身男人的房子,徐宜舟并没有进过。前男友孙翰清与父母住在一块,不能算单身公寓。她想象中单身男人的屋子,就算不是凌乱不堪,应该也比较粗犷一些,但萧嘉树的屋子并不是。

    徐宜舟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下。

    她开门的一瞬间,玄关的灯便自动打开了,暖黄的灯光让整个屋子显得格外温情。房子是挑高的,所以设计了两层,一楼除了厨房和卫生间之外,全部打通成一片,偌大的客厅里两面顶天立地的书柜,上面摆满分门别类归置好的书,除了沙发之外,靠着落地窗的地方有个工作台,上面堆了些杂志,还有个笔记本电脑,桌面的角落里摆着一盆小绿萝,和这房间的窗帘一样,都是清新的绿。

    这是间让人舒服的房子,但徐宜舟停步的原因却是与这屋子格格不入的几样东西。

    沙发上扔了两个半人高的公仔,一看就是女生才喜欢的东西,沙发前的茶几上摆了两个扎头发的橡皮圈和浅蓝蝴蝶结发夹,如果萧嘉树不是有易装癖的话,那这些东西肯定不属于他。

    徐宜舟想起第二次遇见他时,他开着的那辆充满浓浓梦幻风的smart。

    萧嘉树这是有女朋友了吧?

    徐宜舟深受孙翰清以友谊为名的暖昧之苦,她一点也不想让自己成为像周灵夕那样的存在,但这一晚上折腾来折腾去,她也实在没有力气再去外面淋雨了。

    斟酌再三,徐宜舟决定留下,但她不想给萧嘉树造成困扰,恋爱中的女人是极其敏感的,但凡自己的私人领地中出现过第二个女人的痕迹,都非常容易被发现,所以徐宜舟小心翼翼进门,尽量不碰屋里的其它东西。

    一楼没有房间,因而徐宜舟猜测二楼是萧嘉树的卧室,卧室就是更私人的空间了,徐宜舟没打算上去,她也不准备占用他的沙发,反正晚上是作了通宵码字的打算,她便只借用了这屋里的工作台,摆好电脑开始火力全开地码字。

    屋里只开了一盏暖黄的落地灯,徐宜舟坐在桌前抬起头,就能望见落地窗外被阵雨洗礼的城市,那种感觉格外会让思绪格外清醒,她的心情忽然间宁静下来。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地走着,窗外漆黑的夜不知何时开始散去,路灯全都熄灭,天空隐约的亮光照着整个城市如同浅墨色的画,徐宜舟却已经趴在桌上睡着。

    “叮咚——”

    门铃突兀响起。

    徐宜舟对着电脑一夜,此刻才眯了半小时不到,被吵醒时整个脑袋像灌满泥浆一样沉,她揉着眼睛跑到了门口,才要开门,晕乎乎的脑子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这不是她家。

    徐宜舟猛地缩回手,踮了脚凑到了猫眼上望去。

    只望了一眼她就收回身。

    完了,萧嘉树的女友上门了?!

    门外站着个短发女人,妆容精致,五官漂亮,是颇为古典的长相,但她那目光中藏了些锐色,让这古典透出些许干练来。

    徐宜舟觉得自己不能开这门。门铃还在疯狂地响着,她看了眼墙上的钟,才早上六点十分,大清早就跑上门的女人肯定和萧嘉树关系非浅,徐宜舟只能假装自己不在这里,祈祷着这个女人赶紧离开吧。

    过了五分钟,门铃终于不再响了。

    徐宜舟捂着心口暗道了一声“总算安全了”,门却在此时打开了。

    门口的女人拎着一串钥匙,和她面对面撞个正着,小巧的菱唇当下便惊愕地微微张成圆形。

    徐宜舟尴尬地看着对方,心里有种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被捉、奸的错觉!

    而且,这姐姐有钥匙还按门铃干什么?!还按了五分钟?!

    两个人都愣愣地站在门口,只有一个小小的人影,率先反应过来,踹飞了鞋,一溜烟从徐宜舟身侧钻进了屋里。

    “小灰灰,小红红,我来看你们了!”清甜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呆愣的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