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二章 因为你不是处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海在罗斯柴尔德城堡中拥有一个独立区域。

    说是区域,实际上是六层城堡中,大概半层左右的空间,约摸二十套房间,跟王复兴的近卫队一样,这片区域内,全部都是海的核心心腹,从侍女到侍卫,都并非家主系的人物,跟在海身边的都是他们那个派系内的精锐,所以即便是在这里,海的每一个命令,都可以得到有效的执行,在罗斯柴尔德内部矛盾还没有像如今这般激化的往日,有些时候就算是身为家主的雄也要照顾一下海的意志。

    毕竟他代表的不止是他自己,还有他身后的整个大派系。

    亚洲的罗斯柴尔德派系在这个金融帝国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甚至是显赫的位置。

    甚至换一种说法,亚洲的罗斯柴尔德派系,是整个精英俱乐部的‘前线!’

    真要说起来,这其实是和天朝有关系的,而且还是很大的关系。

    精英俱乐部最大的对手是谁?

    广阔一些来讲,不是即将发生的内战,也不是需要时刻考虑着维护平衡的各国政府,而是美洲骷髅会!

    准确点说,是北美,或者说是美国骷髅会!

    精英俱乐部在欧洲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庞大能量,而骷髅会同样有着影响美国政府的本事。

    而美国…近年来自然是一直盯着天朝这个飞速崛起的超级大国的。

    日本,越南,菲律宾,朝鲜,韩国,甚至是天朝的宝岛地区,这些从政治角度来讲都算是美国干儿子的国家或地区近年来几乎不间断的挑衅天朝政府的底线,而骷髅会中,以摩根和洛克菲勒两个庞大家族牵头下无数资源都涌入亚洲,拼命的在亚洲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和财富,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而这样的情况下,罗斯柴

    尔德的亚洲系就要直面来自于骷髅会的挑战。

    这些存在于内幕下的幕后巨手每一次的碰撞,都是各种各样大胆到让普通人匪夷所思的交易或者是厮杀,而出于本身利益,精英俱乐部内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愿意看到骷髅会的壮大,所以碰撞过程中自然要给予罗斯柴尔德亚洲系支持。

    所以准确来说,精英俱乐部和骷髅会近年来无数次的碰撞和摩擦,战场都不是在双方的大本营,而是在双方彼此影响力都相互交叉的亚洲!

    而身为部长家族的罗斯柴尔德,哪怕只是其中一个大派系,都有足够的资格成为前线的领导人了。

    而且罗斯柴尔德的亚洲系并没有一直出于消耗状态,他们明面上是在亚洲洒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可实际上,他们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大部分版图都在亚洲和实际上却处于欧洲疆域中的超级大国俄罗斯身上。

    那个占地面积至今稳居全世界第一的庞然大物,有着全世界顶尖的军事力量,但却始终被经济问题困扰着。

    这样的环境下,罗斯柴尔德亚洲系几乎是大有可为,起码到现在为止,亚洲系和骷髅会斗的不亦乐乎的同时,在俄罗斯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地步。

    有了俄罗斯做大后方,亚洲系几乎完全立于不败之地。

    起码就算是身为罗斯柴尔德帝国主人的雄,几十年内都看不出海所在的亚洲系有任何衰落的迹象。

    所以他才会选择跟王复兴联合压制澳大利亚派系的明和川。

    澳洲系虽然同样强大,但那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安逸了,几乎是一家独大的局面,而且那里的地理位置和环境,即便真的选择从那里展开罗斯柴尔德的内战,短期内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国际影响,所需要考虑的形式因素也不会太多。

    而静所在的派系,和家主系一起在欧洲扎根,就算内乱内乱,雄也不会选择先让自己身边乱起来,那样不但不会出现自己想要的结果,反而会让澳洲系和亚洲系有机可乘。

    所以这一次的内乱,静所在的派系属于是家主系尽力拉拢的对象。

    而王复兴对于静和岚的态度,似乎已经给了两家一个可以尝试着试探性接触的一个理由。

    至于如今还是第二顺位继承人的海…

    呵呵。

    他的地位依旧稳固,就算内战结束,无论胜败,他的地位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化。

    但最关键的是。

    随着家主系对澳洲系出手,欧洲两大派系如果联合起来的话,那么海所在的亚洲系,基本上等同于被孤立了!

    这样短期内他所在的派系地位或许依然稳如泰山,但岚如果顺势上位,肯定不会在家族核心内部中用被孤立的亚洲系,反而会不动声色的削弱。

    她真正重用的,应该是静所在的派系,并且全力让欧洲两大派系拧成一股绳,并且逐渐削弱亚洲系在罗斯柴尔德核心内部的影响力,继而蚕食他们在亚洲的地盘,最终不声不响的拆掉亚洲系,或者再次掀起一场内战!

    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始终跟家主系保持一致步调的美洲系,那个话语权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派系,肯定会对亚洲系的地盘感兴趣的…

    最让海不安的,还是王复兴的出现。

    他的出现,看似对罗斯柴尔德帮助不大,毕竟一个二十来人,哦,现在还剩下十来人的近卫队,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内战中想要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简直就是笑话。

    海一开始也在笑。

    但很快的,他就笑不出来了。

    罗斯柴尔德对于王复兴这个盟友的维护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海是天生的怀疑论者,他根本就不相信,所谓的感情和信任,能够让罗斯柴尔德不计冒着内战的风险,去保护一个外人!

    这可能吗?

    哼,傻子都知道的问题。

    所以当某个深夜,海突然从梦中醒来,无意间想到王复兴来自天朝的时候,终于彻底惊醒,发现了一个他一直以来忽视的问题。

    内战?

    这是真的。

    先打澳洲系?

    这也是真的。

    家主系需要王复兴杀死明和川?

    肯定,也是真的。

    但杀死明和川的人选,真的非王复兴不可吗?

    这他妈的是扯淡。

    是的,就是扯淡!

    将王复兴推到澳洲系的对立面,这完全是一个幌子!

    用来迷惑亚洲系的幌子!

    不要忘了,王复兴出自天朝。

    而天朝,则是如今亚洲的中心大国!

    最关键的是,该死的,这个小子如今在天朝的几大家族中,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甚至还将几大家族连成一线,成立了王家联盟!

    如果,只是说如果…

    如果任由王家联盟发展下去。

    如果任由家主系联合了静,吞了澳洲系…

    如果在给他们时间休养生息…

    那么岚一旦决定对亚洲系展开清洗的话,王复兴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甚至直接给亚洲系造成一个致命的袭击!

    王家联盟的力量就算接下来不发展,一旦全部动员,也足以瞬间将亚洲系在亚洲的阵线冲毁大半。

    到时岚和静稍微动用点资源,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彻底把亚洲系干掉!

    到时就是王家联盟和罗斯柴尔德三大派系瓜分亚洲的美妙时刻了。

    但那对于亚洲系来说,就是末日!

    这才是家主系力保王复兴的原因。

    他确实是罗斯柴尔德内战的重要人物,但实际作用,却并非是针对澳洲系,而是针对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内根本看不出有丝毫衰弱迹象的强大亚洲系!

    王家,天朝,则是最关键的一环!

    王复兴过早的介入这场内战或许是个意外,但他迎头干掉了明和川,他这个幌子也就有了无与伦比的迷惑作用。

    这是个阴谋!

    雄的阴谋!

    而这个阴谋如果实施起来,只需要一代人,二三十年的时间,就可以彻底让亚洲系消失!

    二三十年的时间实施一个阴谋。

    这对于发展历史已经数百年的罗斯柴尔德来说,时间并不长,一点都不!

    不知不觉的,似乎王复兴已经走到了罗斯柴尔德的核心位置,甚至在罗斯柴尔德帝国未来的几十年内,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了!

    海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所以此时此刻,在海巨大宽敞的房间里面,他和王复兴相对而坐,第一句话,他就直截了当的开口,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翘着二郎腿的王复兴,微笑道:“王少,我并不想和您成为敌人。”

    他的语气很柔和,透着一种不急不缓的优雅,说不出的从容镇定。

    王复兴的眼神从房间中挂着的一副油画上收回来,抬了抬眼皮,瞥了海一眼,微笑道:“你如果能把不想变成不敢的话,我或许会听着更加舒服一些。”

    不敢和他成为敌人?

    海的眉头皱了皱,深呼吸一口,摇摇头,平静道:“罗斯柴尔德从来不会出现懦夫,我们可以容忍妥协,但绝对不允许胆怯。”

    “不允许?”

    王复兴眯着眼睛笑了笑,随意摸了摸口袋,掏出香烟递给海一根。

    海挑了下眉毛,说了声谢谢,投桃报李的掏出打火机,先给王复兴点燃之后,才把自己的香烟点燃。

    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吞云吐雾。

    “昨天川临死前的时候,你知不知道那个狂妄的家伙是怎么哀求我的?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展示他的利用价值?知不知道他在告诉我他知道很多罗斯柴尔德秘密的时候表情有多么的猥琐,以及求我饶他一命的期盼?知不知道他在面对密集的子弹扫射,被打成筛子之前吓得尿了裤子?罗斯柴尔德不出懦夫?哈,你们家族新选出来的继承人,昨天临死的时候连懦夫都不如。先生,你必须承认一件事情,在生存面前,尊严是随时可以丢到臭水沟里的玩意,廉价,而且毫无意义。”

    王复兴弹了弹烟灰,注视着海的眼睛,轻声笑道。

    王复兴没说一句话,海的脸色就阴沉一分,澳洲系和亚洲系虽不是一个派系,但是大家都是流着罗斯柴尔德的血液,实际上,内战开始之前,罗斯柴尔德的五大派系虽然也不和,但在正事上面却毫不含糊,该到了团结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有丝毫的犹豫,一荣俱荣,这是五大派系都明白的道理。

    大家都是一家人,派系不同而已。

    如果不是雄的身体出现了状况,这场内战肯定还会继续延后许久。

    所以这一次内战的突然,除了家主系,其他派系几乎都没有任何准备,这也是海想不通的地方,他不明白,为什么雄会如此仓促的掀起战争。

    继承人的事情,在他看来,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几乎是板上钉钉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雄如今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海不清楚这一点,但他如今依然带着一丝屈辱,放下了骄傲,跟王复兴‘谈谈。’

    “川?他并不是一个继承人!他配不上继承人的称呼。他没那个资格!”

    海脸色阴沉道,语气中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可即便是这样,他发音依然清晰缓慢,透着一种优雅。

    “这不是资格的问题。这个世界,有资格做事情的人做不了,没资格做事的人却必须去做的有很多,川或许没有资格,但他有身份,而且他的位置,也证明了他是澳洲系的继承人。”

    王复兴淡淡道,他突然摇摇头,叹息一声,继续道:“你没有看到他的死状,他死的时候,可真惨。没尊严的惨死,是最可悲的,不是么?”

    “那你呢?”

    海突然冷笑了一声,冷冷的看着王复兴:“我亲爱的王少,如果是你,面对死亡,你是不是也会放弃你努力维持着的尊严?”

    “在确定放弃尊严就可以继续生存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放弃?”

    王复兴淡淡道,他突然冷笑了一声:“只不过有些蠢货,明知必死的时候还要苦苦哀求,或者试图谈判妥协,以求获得对手的怜悯,这样的人,死了也是活该。你问我?我可以告诉你,在假设中,如果我确定放弃尊严就可以活着,我也会放弃。但实际上,我不会。因为我不相信可以把我逼到绝路的对手只是想要我的尊严,相比之下,我的生命肯定更有价值。而且,更可笑的是,一个身处绝境要面对死亡的人,还有什么尊严可谈?这根本无所谓放弃或者坚持。”

    王复兴说这话的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