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取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战已经开始,柳无眉却似惊魂未定,像是还在发怔,不敢相信韩文竟然一招之间,夺了她的剑;

    眼见剑阵已将发动,李玉函跺了跺脚,只有拔剑迎了上去。

    剑光突炽,冷风骤起。

    李玉函到底是昔日第一剑客之子,手中的功夫并不弱,倏然出手,这柄剑已化为一片光幕,卷去了韩文的身影,劲风凌厉,俨然有了一些名家之风,殊为难得。

    柳无眉踉跄后退,退到墙角,脸上已没有丝毫血色,过了半晌,一滴滴眼泪源源自眼角流了下来。

    韩文出手、夺剑、发招,柳无眉退下,李玉函冲出,剑阵发动,这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内发生的。

    楚留香在窗外只瞧得惊心动魄,又惊又喜,几乎忍不住要大声喝起彩来,韩文的剑术到了现在他才算是真正的看到完整的一面儿,心中震撼,实在值得喝彩。

    这一场决战的胜败,他虽然还不可知,但楚留香知道,韩文至少已抢得一招先机,令这剑阵一时间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个再有利不过的事情了!

    而且李玉函对这阵法显然不及柳无眉熟悉,现在由他来代替柳无眉的位置,这阵法势必又要打个折扣,两者相加……如果韩文想要逃的话,至少,远比自己有把握的多!

    如此惊心动魄的大战当前,楚留香实在是不舍得走。更不忍将韩文一个人留在这里拼命……虽然说,韩文好斗,一副求道者的样子。可这件事情,他原本可以不管的,楚留香多多少少都欠他的情。

    可楚留香现在却非走不可,只因他知道韩文看见他还没有走,一定难免要分心的,他自然也知道在这样的恶战,无论谁只要稍一分心。就可能使出错误的招式,无论多么小的错误,都足以致命。

    高手对招。武功强弱固然是胜负的最大关键,但出手时的判断是否正确,更是致命的因素。

    楚留香暗暗的叹了口气,咬了咬牙。斜斜的窜了出去。庭园中浓阴满地,静寂无人,只有嘶嘶的剑风,自厅堂中传出,剑风虽急,却没有剑刃相击声。

    这剑阵出手配合之佳妙,实已妙到峰巅,即便是韩文一时间也是疲于应付。假若是自己……楚留香又忍不住回首瞧了一眼,只见那剑光化成的光幕。已愈来愈密,已瞧不出丝毫漏洞,心中忍不住暗暗的摇头。

    他实在想不出韩文能有什么法子把这剑阵破掉,这一眼瞧出,他的脚已无法移动半步,在心里替自己解释:“这庄园如此之大,若寻三个人,实乃大海捞针之举,万一……不如,我还是留下来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的好啊!”

    微风吹动,木叶萧萧。

    这武林世家的规矩显然不小,此间虽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但也绝没有一个人敢来看热闹。远处,正有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微风中隐隐有一阵粥香传来,显然正是早饭已将熟的时候。

    无论发生多么大的事,这“拥翠山庄”中的人,都不敢改变日常的规矩,更不敢放下手边的工作。这种世家大族,正如磐石般不可撼动。

    想到这里,楚留香不禁又叹了口气,可是这时粥的香气更浓,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很饿了。也就在这时,他心里忽然有灵光闪动,想道:“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一定要吃饭的。”

    帝王固然要吃饭,贱民也是要吃饭的,“拥翠山庄”中的人要吃饭,苏蓉蓉她们也非吃饭不可。李玉函夫妻要以她们作要挟自己与韩文的把柄,就不能让她们饿死,至少总不能不给她们饭吃。

    ........

    ........

    炊烟,自东方的一棚紫藤花后升起。

    楚留香立刻展动身形,向那边掠了过去。

    花棚后就是这庭园的围墙,墙外又有重小小的院落,院子里晒满了一竿竿衣裳,旁边有两排瓦房,显然正是“拥翠山庄”中奴仆家丁们的居处,此刻正有几人在檐下磨刀擦枪,整理着刀柄枪杆上的红绸。

    还有几个赤着上身的壮汉,正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练拳,一面还喃喃抱怨着院子里晒的衣服太多,害得他们拳脚施展不开。

    再过去,又有一排平房,房顶上有好几个烟囱,其中有三个正在冒着烟,这显然就是李家的厨房了。

    楚留香本来还有些紧张,但立刻就发现这院子里的人虽多,神情却都很悠闲,甚至都有些懒洋洋的。因为这里已是他们的天下,他们既用不着担心上面的人会来查勘,也用不着担心强盗小偷。

    世上最笨的强盗,也不会照顾到他们这些人身上来的,就算真的有人敢来找“拥翠山庄”的霉气,也绝不会拿他们做对象,所以他们每个人都放心得很──于是,楚留香也就放心得很。

    他眼珠子一转,忽然脱下身上的衣服,精赤着上身,自树丛中窜了出去,找了个太阳晒不到的墙角坐下,伸着懒腰,喘着气,做出一副刚练拳练完了的模样,里里外外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只见厨房那边的树阴下,也坐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男的正在想法子逗女的说话,女的却假装不理。

    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奴仆也全都一样。“拥翠山庄”的规矩虽严,但只要一离开主子的眼睛,他们的胆子也就大了,若想要奴才不向丫头勾搭,那只怕比要狗不吃粪更困难。

    楚留香瞧得暗暗好笑,只觉这些小丫头的脸长得虽不大怎么样,体态倒还动人。其中有两个看来还瞒不错。

    尤其等太阳一照在她们身上,紧绷在身上的薄绸衣服,就好像变得透明了。连红红的肚兜都可以看得到,直瞧得那些精力过剩的大男人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不停的咽着口水。

    过了半晌,厨房里忽然传出一阵铁板响。

    树下的男男女女一齐站了起来,有个小伙子笑嘻嘻道:“他们饭怎地越煮越快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哩!”

    那俏丫头就抿着嘴笑啐道:“今天饭吃完了。明天就不吃了么?”

    那小伙子眼睛一亮,悄声道:“明天你肯不肯……”

    这时别的人已一窝蜂向厨房拥了过去,脚步声淹没了他们的语声。一条挺胸凸肚的大汉走出来;

    往门口一站,若非满身都是油,看来倒像是个巨无霸似的,手叉着腰。瞪大了眼睛吼道:“人人都有份的。抢什么?一个个来。”

    有个马脸汉子大声道:“我们马房里的人天没亮就得起来服侍畜生,每天起来得最早,肚子饿得最快,赵老大,你就帮个忙吧!”

    那赵老大连望都不望他,转身提了食盒出来,道:“上房的姑娘们来了么?”

    那马脸汉子脸都气红了,道:“你明明知道只要少庄主一来。上房的姑娘就都跟着吃小厨房的伙食了,为什么还要准备她们的?”

    赵老大还是不理他。却向那俏丫头笑道:“上房的姑娘不来,这就便宜了你吧!”

    那俏丫头一扭一扭的走过去,抓起食盒的盖子瞟了一眼,又向赵老大瞟了一眼,俏笑道:“菜还不错,但只有这么几个包子,八个人怎么够吃?”

    赵老大大笑道:“小丫头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也不怕把肚子吃大了没人要么?”

    那俏丫头跺着脚道:“好呀!你吃我的豆腐,看我不告诉翠凤姐,叫她今天晚上罚你跪夜壶。”

    赵老大赶紧道:“好了!好了!小祖宗,算我怕你,再加一笼够了么?”

    那俏丫头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于是她就提起食盒,一扭一扭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了送赵老大个媚眼,自然也送了那小伙子一个。

    另外几个丫头也都拿到食盒走了,有的屁股上还被赵老大那只油手捏了一把,那马脸汉子吼道:“还没有轮到马房么?”

    赵老大像是根本没听见,慢吞吞提起个食盒,一个脸上长着几粒白麻子的老妈子立刻赶过去,笑道:“姑娘们的一分完,我就知道该轮到咱们了。”

    她也抓起食盒一看,又笑道:“咱们房里的人干的是粗活,不比那秀里秀气的姑娘们,这么点菜饭怎么够吃?咱们也不要菜好,饭……”

    赵老大沉着脸道:“饭就只有这么多,吃不吃随便你,庄子里的人若都像你们这样吃法,李家岂非早就被吃穷了?”

    那老妈子还是赔着笑道:“是,是,是,我们实在吃得太多,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心的人,大家早已准备好几匹布,替厨房里的大哥们做棉袄了。”

    赵老大哼了一声,脸色果然大为缓和,只挥了挥手,就有两只大海碗被塞入那老妈子的食盒里。

    楚留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忖道:“连一个厨子都如此作威作福,他若做了官,那还得了?”

    只见一房房的食盒都被提走,最后才轮到马房,那马脸汉子忍住气,拿到自己的一份,掀起盖子一看,立刻变色道:“房里五个大人,四个孩子,就只有这一锅稀粥馒头么?”

    赵老大道:“不错,就只这么多。”

    马脸汉子气得手直发抖,道:“姓赵的,你……你未免太欺负人了!”

    赵老大冷冷道:“你想怎么样?不想吃这碗饭了么?”

    马脸汉子狂吼一声,道:“老子宁可不吃这碗饭,今天也要和你拼了!”

    他抡起那食盒,就往赵老大头上摔了下去。

    谁知这赵老大竟有两下子,身子一转,反手一巴掌扇了过去,底下跟着又是一脚,厉声道:“你竟敢找厨房的麻烦,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马脸汉子挨了一脚,又爬起来。还想拼命,但厨房里已拥出七八个人来,他眼看就要挨一顿痛打。

    楚留香等了半天。也未见到有人是为苏蓉蓉她们送饭的,心里正在着急,忖道:“她们莫非根本不在这庄子里?”

    他等了半天,竟白等了,正想到别处去找找,但见到这马脸汉子被人如此欺负,加之事事不顺。心中着实怒气难忍。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管闲事抱不平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

    赵老大正提着碗大的拳头,往那马脸汉子身上招呼。突见一个人冲了过来,反手一个耳光,就将厨房里的二把手打了个大筋斗。

    另外几个人立刻怒吼着围了上去,有的手上还提着菜刀。但楚留香纵横江湖多年。怎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他就算不便使出真功夫来,但三拳两腿,七个人已被他打倒了四个;

    赵老大脸都骇白了,道:“你……你小子也是马房里的么?”

    楚留香冷笑:“不错,你以为马房里的人都好欺负?”

    赵老大忽然捡起把菜刀,向他腿上砍了下去,谁知楚留香一抬脚,就将他的刀踢飞。再一脚就将他的人踢倒。那马脸汉子立刻骑到他身上,给了他十来拳。方才威风不可一世的赵老大,竟被打得喊起救命来。

    楚留香正打得痛快,突听一人叱道:“你们要造反么?全给我住手。”

    有些人本已端着饭碗在旁边看热闹,一听到这人的声音,立刻全都溜走了。那马脸汉子也骇得面无人色,拳头已提起来,竟不敢放下去。

    但这人的声音却是又娇柔、又清脆,非但一点也不可怕,而且还好听得很,她不但声音好听,人也很好看。只见她柳眉杏眼,俏生生的一张瓜子脸,此刻虽然在生气,但看来也还是那么地妩媚动人。

    看她的装束打扮,和别的丫头也差不了多少。最多也只不过是比较体面的丫头而已。楚留香还真不懂这些人为何会如此怕她。忍不住多瞧她两眼;

    .......

    .......

    这大姑娘的眼睛正也瞪着他,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在打架?”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眼珠子一转,笑道:“我们也不是想打架,只不过这赵老大太欺负人了,我们马房里没有东西孝敬他,他就找我们的麻烦,不给我们吃饱。”

    赵老大抢着道:“平姑娘,你千万不能听他的,他……”

    平姑娘脸一沉,冷笑道:“我听不听他的,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多嘴,我早就知道你们厨房里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

    赵老大哭丧着脸,竟真的不敢再开口。

    平姑娘上上下下,又瞧了楚留香几眼,淡淡道:“你的功夫倒不错嘛,我怎地一直没见过你?”

    楚留香笑道:“小人们整天跟马打交道,姑娘自然瞧不见的。”

    平姑娘冷冷道:“想不到马房里的人也有你这么好的身手,看来你倒是大材小用了……长得还这么俊俏?”,她忽然回头瞪着那马脸汉子,厉声道:“他真是马房里的人么?”

    那马脸汉子垂着脸,偷偷瞟了楚留香一眼。楚留香脸上虽然还在笑,但已准备打一场真的了,没办法,他就算装得再像,可他的长相,却真的不是那种做下人的长相啊!

    而且他已看出这平姑娘长得虽然很秀气,但眼睛炯炯有光,竟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看来很不好对付;

    他真思忖着如何脱身,谁知那马脸汉子居然点了头,赔笑道:“不错,他就是小人的大舅子,这几天才来帮忙的。”

    平姑娘目光回到楚留香身上,脸色也大为缓和,道:“你来帮忙可以,但要帮他打架却不行,知道么?”

    楚留香暗中松了口气,笑道:“是,只要姑娘吩咐,小人一定听话。”

    平姑娘似笑非笑地瞧着他,悠然道:“看你的身手,在马房里做未免太可惜了,过两天来找我,我想法子替你安插个好位子。”

    那马脸汉子推着楚留香,道:“平姑娘在少庄主夫人面前说话,将来只要平姑娘肯栽培你,你就算走运了。”

    楚留香只有赔笑道:“多谢平姑娘。过两天我一定去拜谒平姑娘。”

    他瞧着这平姑娘纤细的腰肢、笔直的腿,和那双又白又嫩的小手,心里倒实在很想去“拜望拜望”她。

    赵老大这时才赔着笑道:“平姑娘难得到这里来。莫非有什么吩咐么?”

    平姑娘立刻又沉下了脸,道:“马房里的差使虽不好,但只要是庄子里的人,口粮就全是一样的,你以后若再苛扣他们,小心你的饭碗。”

    赵老大道:“小……小人不敢。”

    平姑娘道:“好,我叫你做的几样点心。你准备好了么?”

    赵老大一惊,头上又急出了冷汗。

    平姑娘眼睛一瞪,冷笑道:“怎么回事。你难道连我们姐妹的伙食都想吞了下去么?”

    赵老大苦着脸道:“小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叉烧包、虾饺、滑鸡粥,全都照姑娘吩咐做好了,只不过……不过……”

    平姑娘道:“只不过怎样?”

    楚留香心里一动。忽然笑道:“这倒不能怪他。他以为少庄主既然已经回来,姑娘一定也在小厨房开饭了,所以将准备好的点心送给了别人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