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王路的追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娃娃脸惊讶地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想恢复丧尸的人性吗?可是,如果丧尸恢复人性后,不是依然和生化末世前的旧世界一样了吗?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人们就可以自相残杀,新丧尸也一个样,甚至因为他们的能力更强,造成的破坏就更大。面对这样纷争动乱的世界,我们需要一个王者,唯一的王,而除了你王路,又有谁能坐上那个宝位?我将忠诚你,归顺你,为你献出我的一切。”

    王路叹了口气:“我说过,你根本不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么。你同样不知道,丧尸真正进化的方向是什么。你是毒瘤,是寄居在新丧尸世界上的毒瘤,不将你除去,会有更多的智尸丧尸遇害,不将你除去,食尸法会如同癌症一样的扩散,所以,你必须死。我要借你的脑袋,告诉任何人,人类、异能者、丧尸、智尸,绝不能以杀死自己的同类,来求得进化。杀人者,死!”

    娃娃脸胆怯的脸突然变了,变得狰狞无比,声音也低沉起来:“王路,我这样低声下气向你求饶你都不肯,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你的新丧尸的世界,永远只能是一个傻瓜做的梦,你这是与全天下的人类异能者智尸为敌!这个世界无论何时,永远都只是少量精英统治大多数平民,80%的人除了混吃等死毫无用处,相反。他们还需要精英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金钱来安抚他们。”

    “丧尸们不需要觉醒,更不允许他们与我们智尸争夺资源,这个星球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只需要奴役他们就够了!”

    王路依然闭着双眼,似乎娃娃脸食尸魔的吼叫只是一阵毫无意义的杂音,他淡淡地道:“去死吧。为什么坏人永远有那么多废话呢?”

    一颗弹头从地面飞了起来,向娃娃脸的食尸魔飞去,直指他的眼睛,食尸魔大吼一声,瞪着那颗弹头。飞旋的弹头忽的慢了下来。但是,也仅仅只是慢了下来而已,王路的脑电波比食尸魔强大得多了,弹头依然在前进……

    然而。王路心中一动。有点不对劲儿。食尸魔在微笑!面对死亡,他居然并没有恐惧,而是在微笑!

    食尸魔非常聪明。他很早以前就已经潜入了崖山,成了为其中一名战士,还装扮成拥护王路的样子,获得了周春雨的信任,照理说,他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就这样致自己于死地。他难道还有没有实施的什么计谋?

    算了,任何计谋,在自己面前,都是无效的。

    王路继续驱使弹头,弹头猛地加速向食尸魔眼窝扎去,突然,人影一闪,扑,弹头入肉,鲜血四溅,一声闷哼。

    王路大惊失色--只见周春雨突然扑了上来,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弹头,那弹头在他的脸颊上划出了一道沉沉的沟,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王路讶声道:“周春雨,你搞什么……”他突然住了嘴,看着周春雨呆滞的眼神,忽地明白过来,他怒视躲在周春雨身后的食尸魔:“妈的,是你控制了周春雨,将他当成肉盾。”

    食尸魔狂笑道:“没错,是我控制了周春雨,事实上,我还控制了你的宝贝儿子王比安,以及你的所有手下!”

    “王路,这才是我真正的撒手锏,此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你,解除你的警觉!你没想到吧,我已经进化到了如此的地步,不仅能控制丧尸和智尸,连人类都能被我控制!”

    哗啦啦一片响,崖山的战士们突然全都围拢到了食尸魔的身边,将他重重掩护了起来,在沉重的脚步声中,肿瘤女智尸也站到了食尸魔一方,用巨大的身影将他保护了起来--是肿瘤女智尸体内的王比安在操作,但王比安同样被食尸魔所操纵,发同一台被植入木马病毒的电脑,入侵了另一台电脑一样。

    王路突然冷静了下来:“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我早就说过,人类、异能者、丧尸、智尸,只是生化基因进化过程中的不同阶段而已,脑电波能控制丧尸智尸,自然也能控制人类和异能者,不过你能做到这一点,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食尸魔一怔:“你最忠诚的手下,最心爱的儿子,都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难道你一点不害怕吗?”

    王路耸了耸肩膀:“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我和你一样,清楚这种用脑电波控制人类丧尸智尸的优点和缺点。你不可能驱使他们来攻击我,因为我的脑电波太强大了。”

    食尸魔摇摇头:“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我杀不了你,但是,你也同样杀不了我,因为我会用你的儿子、手下来挡你对我的每一次攻击。”

    王路看了看依然在流血的周春雨--幸好,那一击只是贴着皮肉划过去,他叹了口气:“我承认,你利用脑电波对人类的控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且我因为从没有往这一方面研究过,所以控制能力还比不上你。我的每一次攻击,你都有足够的时间用我的人当肉盾来抵达,除非我把现场所有的人都杀了,要不然,还真拿你没办法。”

    食尸魔笑道:“过奖过奖,王路,我并不想与你为敌,只是你逼人太甚,你能容忍李咏这样的让你妻离子散的仇人,却容忍不了我,这才逼得我反击的。我不求别的,只求保命。放心,我不会把事做绝,我等会儿会带着周春雨和王比安离开,从此放弃食尸进化的行为,当然,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你定期把你的鲜血送过来,要不然,恐怕王比安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王路东张西望着,似乎根本没在意食尸魔的话。食尸魔有些诧异:“你在做什么--王路,我再警告你一次,你的任何一次攻击,都只会伤倒你的亲人、同伴、下属,我会先拿周春雨、朱亚珍、王伯民他们来挡子弹,王比安我会特别客气留在最后,就算是你动用导弹和大炮,也大不了同归于尽。”

    王路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特制的橡胶锤子,食尸魔曾经想用来偷袭他的不含金属物,以免被他机械能操纵的锤子--王路捡起锤子。在手里颠了颠。嘀咕道:“倒也合用。”

    王路拎着锤子,大步向食尸魔走去,食尸魔一怔:“你要做什么?王路,你站住!你站住!”

    王路大步向前。围拢在食尸魔身前的崖山的战士纷纷自觉让开--他们在食尸魔脑电波的控制下。会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子弹甚至炮弹。可是,他们绝不会攻击王路,当王路大步走来时。无论食尸魔如何发动脑电波催动,战士们最多也只是呆站在原地,王路伸手一拔拉,就把他们拔拉到一边了。

    王路越走越近,食尸魔的眼神中第一次真正恐惧起来,他瞪着王路手里的橡胶锤子,难道自己居然要死在这样玩意儿之下?!

    食尸魔不甘就死,他大吼一声,一道脑电波发出,肿瘤女智尸的胸口肿瘤一阵蠕动,王比安从她身上脱离,食尸魔一个箭步蹿到王比安身后,“王路,你敢过来,我就杀了你儿子!”

    王路快跑几步,和身扑了过去,将食尸魔扑到在地,两人在地上翻滚着,互相间又抓又挠,王路边胡乱挥舞着橡胶锤子,边骂道:“娘希匹,你以为拍弱智警匪片啊,老子会受你的威胁?我不杀你我们父子才真的会死。去死去死!”没头没脑乱砸一气。

    食尸魔很快发现,他打不过王路。

    这几年来,食尸魔一直利用他的脑电波控制着一切,绝不需要象一个乡里巴人那样去殴斗,即使强大如家园,也在他的脑电波控制的奴隶以及超绝的计谋下,灰飞烟灭。脑电波,才是真正的力量。

    食尸魔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敌人赤膊相拼过了,他的动作迟缓,拳头有气无力。

    而王路则不同,他在海岛上一切都要亲自劳作,骑马、打猎、捕鱼、收割农作物,噢,对了,还有**--这也是一项很耗体力的肉搏型运动。

    王路,身强,力壮,动作敏捷,拳头与锤子并用,不时还咬上几口,食尸魔虽然没有感觉,可是耳听到王路的拳头和锤子沉闷的砸在自己身上,听到骨折的声音,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很惨。

    曾经让京城智尸闻风丧胆,连名字也不敢提的他,曾经轻松攻克家园追亡逐北夏真钟院士数千里的他,曾经袭扰崖山数年,逼得李咏用钢壳将鄞江镇整个儿盖起来的他,如今象条癞皮狗一样,瘫在王路的脚下。

    王路敲断了食尸魔的腿骨,拗断了他的左臂,从他下巴上咬下了一大块肉,最后骑在食尸魔的肩头,高高举起像胶锤子,一下一下,击在他的脑壳上,脑骨较硬,橡胶锤子质地毕竟软了点,连砸几下,都没有砸碎。

    王路有点恼火,将手里的橡胶锤一扔:“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双手揪着食尸魔的头发,拎着他的脑袋,就向旁边高速公路的护栏撞去,一下,两下,三下,咔一声脆响,食尸魔的颅骨破了。

    王比安和周春雨等人被解除了控制,王比安惊呼一声:“爸爸,出了什么事了?你在做什么--见鬼,我想起来了,这个娃娃脸是食尸魔!”

    哗啦,他拔出手枪,冲了过来。

    食尸魔还没有死,他伸出右手,反手胡乱抓挠着,手指勾着了王路的脸,将他脸上的一块兽皮扯了下来,手指伸到了他的牙床内,王路一张嘴,咯一声,将食尸魔的两根手指咬了下来,呸一口吐到地上,抬起脸对王比安一笑:“我很快就弄好。”那语气,仿佛他在杀一只鸡一样。

    王路抬起食尸魔的头,再一次重重向护栏撞去,一声脆响,一股白白的脑浆,夹着黑色的尸液。从食尸魔破裂的颅骨里流了出来。

    食尸魔,死了。

    王路站起身,往食尸魔的尸体上吐了口唾沫:“**,跟我打,老子从小学打到大学,没一次输过,就你这种娃娃脸还和我斗!让你一只手都能打赢你。”

    王路在那儿胡吹大气,惊魂未定的王比安扑到了他的身边:“爸,你受伤了!快,快来人医治!”

    王路摸了摸脸上。那儿有个大洞。上面曾经被阿里亚娜缝补过的兽皮不见了,他又踢了一脚已经死透的食尸魔,笑着对王比安道:“没事儿,叫什么医护兵啊。你爸爸是智尸啊。智尸。这点皮肉伤算得了什么。”

    这时,周春雨等战士们才清醒过来,周春雨也顾不上处理自己脸上的伤口。扑到王路身边,内疚地道:“对不住,怪不得你不让我们跟着你,说一个人来就行了,原来我们不但一点帮不上忙,反而成了你的累赘,碍手碍脚的。”

    王路拍了拍周春雨的肩膀:“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赶紧缝合伤口去,要不,周子彦见了要心痛了。”

    周春雨抬手碰了一下脸上的伤,嗞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没事,皮肉伤,再说,咱们家子彦才不会在乎她老子的这点小伤呢,她对那些丧尸狗都比对我亲。”

    王路作了个扬脚开踢的动作:“胡说八道,有你这样当爹的?梨头是个好孩子,只是她不擅长表达而已,心里对你着紧着呢。”

    周春雨一愣,说到对异能者和智尸的认识,非王路莫属,他说周子彦喜欢自己这个老爸,那就绝对喜欢,看起来,自己这个当爸的是和孩子有代沟了,才不理解周子彦的做法。的确,周子彦是异能者,而自己却是普通人,隔膜,就是这样来的吧?

    周春雨突然一怔,如果自己变异成智尸,会不会能促进和女儿的关系?可惜,王路如今的体液已经失灵了,再不能转换智尸了。

    王比安不顾周春雨发着呆,心有余悸地看着地上烂了脑袋的食尸魔:“爸爸,他真的死了?”强大到令人恐惧的食尸魔就真的这样死了?死于一场类似街头的斗殴?

    王路点了点头:“死透了。”

    王比安喃喃地道:“就这样简单?”

    王路失笑道:“原本就这样简单啊,其实在我看来,未来丧尸的进化,都能达到我和食尸魔这样的境界,如果大家的脑电波都很发达,那互相之间的争斗就只能回到原始的和猴子打架一样的状态--肉搏。”

    王比安的思绪有点跟不上王路的话:“所有的丧尸都和老爸你一样厉害--那不人人都是超人了?”

    王路拍了拍王比安的肩膀:“你这傻小子,人人都是超人,其实就是人人都是普通人。我们现代的人类,比起人猿来,可不就是超人吗?聪明的头脑,灵活的四肢,擅长使用各类工具,几乎是神灵一样的存在。可在我们现代人与现代人之间,其实大家的力量都是半斤八两。所以我说了,丧尸是全体人类的进化啊。”

    周春雨这时已经匆匆处理了一下伤口,重新挤回王路身边:“那些肌肉怪依然没有离去。”

    王路抬眼看了一下高高吊索上稳稳站立的肌肉怪们,他们从始至终,除了刚出场时威吓了一下崖山众人,当王路和食尸魔殴打时,根本就是一群打酱油的角色,别说助拳,连呐喊助威都没有。

    肌肉怪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王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向肌肉怪招了招。

    朱亚珍被食尸魔控制身体时,依然扛着摄像机,所以王路和食尸魔之间如同地痞一样的殴斗全都拍了下来,当然,角度就没那样专业了,不过,王路的打斗同样不专业,毫无美感。这时,她再次扛着摄像机,拍下了一只巨大的肌肉怪,攀扯着钢丝,向王路来投的一幕。

    的确,是来投靠,而不是战斗。

    因为在靠近王路前,那个显然是首领的肌肉怪,就已经解除了全身所有的武装,连条底裤都没留。

    这一次,王比安和周春雨都没有动作--越帮越忙就是他们此前干的事儿。

    肌肉怪含糊地吼道:“我们愿意归顺你。”

    王路点点头:“欢迎,我知道你们的来历。你们曾经是最忠诚的战士,只是生化基因的原因,才走上了这条路,这,怪不得你们。”

    肌肉怪道:“我们和食尸魔不同,我们从来没吃过人、丧尸、智尸。”

    这句话王路倒相信,因为食尸魔和肌肉怪选择的进化道路完全不同,食尸,对肌肉怪毫无用处。

    王路沉吟了道:“我有句实话必须告诉你们,你们其实并不是丧尸进化道路上成功的作品。因为你们体内的生化基因病毒。被钟院士进行了人工干预,这种干预是非自然的选择,所以,我不可能告诉你们今后该怎么进化。只能由你们自行摸索。”

    他瞟了一眼王比安身边的肿瘤女智尸:“我倒认为你们和倭奴的肿瘤女智尸有些相同之处。倭奴智尸的奇异进化。其实说穿了就是借用核辐射,人工干预的结果,你们以后倒可以多交流交流。”

    肌肉怪点点头:“谢谢直言相告。”

    一场战役。就这样结束了。

    王比安道:“爸爸,咱们回家吧,我刚才已经通过电报向妈妈传达你战胜食尸魔的喜讯了,妈妈和谢玲姐都等着你回家呢,谢玲姐还做了你爱吃的凉拌面,特意配了粗颗粒的花生酱。”

    王路喃喃道:“战胜了食尸魔吗?这可不见得啊。”

    王比安和周春雨齐齐一怔,看向食尸魔的尸体:“什么?!难道这娃娃脸不是真正的食尸魔?”

    旁边肌肉怪首领吼道:“不,我能作证,他就是食尸魔。”

    王路摇了摇头:“一个食尸魔倒下去,会有更多的食尸魔站起来,因为,人性就是好逸恶劳,人人都想走捷径,以前工作、学习、做生意是如此,如今进化也是如此。我不得不承认,食尸进化法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大大加快了智尸的进化速度,食尸魔能操纵普通人类,就是最好的例证。如果他不是碰上我,李咏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敌。所以,这个世界依然会有很多智尸,重新走上食尸进化的道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