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永远的幸福生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一天,王路午睡醒来,厨房里传来女人们的轻笑声,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吧,其实他根本没睡着,只不过,是找个借口享受这午后难得的清闲。

    但女人们在厨房里的忙碌,吵“醒”了他。

    女人们正在包粽子,端午节快到了,当然,还有香袋和龙舟,王比安和周春雨联络了附近的几个生产大队,正磨拳擦掌准备再夺一届冠军,只不过,今年的比赛有了难度,因为丧尸将占桨手的三分之二比例,这可对协调性要求极高的龙舟带来了非常大的障碍。而且,对方还提出要求--如果王比安参赛,桨手中不得有女性丧尸。

    看样子,崖山生产大队想赢比赛,有不小的难度啊。

    王路拖着拖鞋,走到了厨房,陈薇看着他笑道:“醒啦?”

    谢玲冲着他举了举手里的粽子:“知道你喜欢吃肉,给你做了个大肉粽子,这肉可是我省下来的定量。”

    旁边的一个女子看着王路,含糊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这一分神,手里的还没有包好的粽子就散了,糥米掉了一地。那女子,双手都是被火烧焦的痕迹,所以包粽子才不灵活。她不是别人,正是王路以前在水库库区遇上的丧尸女祭司,如今,正个库区的丧尸都与崖山众人生活在一起。

    丧尸女祭司跪下来,想将糯米捡起来,王路忙上前,和她一起收拾--每一粒粮食都是宝贵的,不容浪费。

    陈薇推了他一把:“行了,自己去休息吧,你一来。反而弄得这里乱七八糟的。”

    王路笑笑,看着丧尸女祭司洗干净米,重新包进粽子里--她的手法虽然笨拙,可那的确是个粽子,豆沙粽子,甬港地区最传统的粽子,煮熟了。沾沙糖吃,最好吃不过。

    王路转出厨房,看了眼中厅的两间小屋,王比安练龙舟去了,黄琼却不知到了何处,最近她和周子彦凑在一起,捣鼓些训练丧尸狗的事儿,忙得不沾家。

    大殿上的门一响,俞朝霞和奚爱俞走了出来。奚爱俞一看到王路,立刻将手里的一个香袋高高举了起来:“爸爸,我给你做了个香袋,宝葫芦型的,你喜欢不。”说着扑上来,将香袋往王路衣服上挂。

    王路瞟了眼小房间内。奚加朝的头放在餐桌了,耳朵上也挂了一人宝葫芦型的香袋,他吸了吸鼻子。嗅到了香袋内的中草药特有的香气,“好香。”他拍了拍奚爱俞的头。

    “对了,静静呢。”王路问奚爱俞。

    “王静静啊,她跑去找栋栋了,说最近在研究引力场和惯性场在局域内和大时空内都是等效的课题,有些搞不明白。”奚爱俞道。

    王路的眼角直抽抽,什么引力场和惯性场,我一个碴文科生,怎么生个女儿这样喜欢理科?

    王路在龙王庙里转了一圈,发现就自己是个闲人。他干脆背了个锄头出门,去后山自己开的一块小菜地,摘些新鲜的蔬菜吃。

    在菜地里。王路看到了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身影是只丧尸,握着锄头,正胡乱锄着地里的杂草,锄掉的菜倒比草还多,另一个在旁边也不阻止,只是慢条斯理锄着草,一举一动颇有条理,却是李咏。

    王路含笑打了个招呼:“小李子,怎么有空亲自来锄草,崖山上下千头万绪,都靠你和谢亚国等人打理呢。”

    李咏手下不紧不慢,头也不抬地道:“王路队长有以教我?”

    王路打了个哈哈:“我就一闲人,干不了正事,你忙你忙。”转身到自家菜地里,摘起毛豆来,肉丝炒毛豆,可是王路的最爱,其实咸水毛豆也不错,今儿晚上怎么吃毛豆呢?王路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晚上的毛豆,既不是配肉丝炒,也不是咸水毛豆,而是咸菜炒毛豆,咸菜是王静静带回来的,说是去陈老伯崔大妈家找栋栋时,崔大妈正好新腌了缸咸菜,让她带了一点回来。

    咸菜,酸汪汪的,和毛豆清炒,太好吃了,害得王路多吃一小半碗饭,差一点超过今天的定量。

    王静静见了,就想把自己饭扒拉给爸爸,王路忙用筷子挡住了她的碗:“好孩子,爸爸只是嘴馋了,你知道我不象别的丧尸智尸,需要充足的食物以进化,吃多吃少没有实质性影响。”

    王静静看了眼旁边已经塞下第15碗饭的丧尸女祭司:“我总觉得爸爸你的吃饭进化法实在是太搞笑了,传统的碳水化合物不足以提供丧尸活动足够的能量,一定有什么食物,能够让丧尸飞速进化的。”

    王比安含糊地道:“赵科他们已经不是做了很多试验了吗?他们把化学元素表上所有的元素都给丧尸吃过了,包括人工合成的锝锂、钷、镅等,依然一无所获。”

    王静静叹了口气:“可惜,爸爸如今的血液再也没有那种促进丧尸进化的神奇功效了,要不然,我们一定能从爸爸血液里提取出那种特殊的成份,然后进行人工合成。”

    王路哑然--这闺女倒好,居然想把自己的老爸给切片了。

    一大家子吃完了饭,王比安回了自己的小屋,黄琼拉着王静静到自己房间说悄悄话,奚爱俞一脸不乐意地跟着自己的妈妈回小房间,王路自回卧室,等陈薇和谢玲--还有丧尸女祭司一起回来,又聊了一回天,就睡下了。

    夜已深,陈薇突然惊醒,一摸枕边,却没有王路的身影。

    奇怪,王路去哪儿了?陈薇知道,王路是不睡觉的,但他每晚都老老实实“睡”在自己身边,看到他的兽皮脸,自己份外安心,可今晚,王路怎么了?他去哪儿了?

    陈薇轻轻下了床。旁边谢玲翻了个身,呢喃了几句。旁边原本王比安和黄琼睡的高低床上,有一双眼睛正闪闪亮着,陈薇知道,那是丧尸女祭司,她同样没有睡觉。陈薇将手指比在嘴唇上,示意丧尸女祭司不要起床以免吵醒了谢玲。

    陈薇推门而出。外面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有些湿,也很凉快,王比安和黄琼房间的灯都关着,王路也不在龙王庙的院子里。

    陈薇迟疑了一下,向外面走去,她很快看到了王路的身影--悬崖边的栏杆旁,有个熟悉的影子。

    王路正抬头,看着天上云缝里的月亮。

    陈薇悄悄地走到王路身后。王路没有回头,却知道妻子就在身后,他突然道:“时间到了。”

    陈薇一开始没听明白,然后突然惊得捂住了嘴:“时间到了?!”

    王路点点头,再次重复道:“时间到了。”光球的警告,时间到了。时间终于到了。

    陈薇压住心头的惊惧:“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时间到了,总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不正是光球来到地球。并且引发生化末世的原因吗?

    王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没发现任何事情发生,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太阳没有爆炸,地球也没有毁灭。一切,都很正常。”

    “可是--”陈薇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可是,时间不是到了吗?总该发生些什么啊。”

    王路摊摊手:“可我的确没感应到任何事情发生。”

    陈薇还想说什么,突然咣一声瓦片被砸碎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声尖叫声,从龙王庙方向传来。王路突然跳了起来:“是谢玲!”他拉着陈薇,向卧室跑去!

    龙王庙的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王比安冲了出来。手里提着弩:“出什么事儿了?”

    黄琼房间的灯也亮了,王路吼道:“王比安,保护静静和黄琼!时间到了!”

    王比安立刻明白过来,他紧张地手微微有些发抖,飞快地将弩上了弦,冲着王路点了点头,挡在了黄琼的门口。

    王路把陈薇护在自己身后,深吸一口气,一脚踢开了门--

    门内,谢玲正光着脚站在床上,丧尸女祭司用一把锄头疯狂地在地上锄着,一只王路从来没见过的生物,正在地上飞快地爬动着--它也就足球般大小,有章鱼一样的腿,巨大的脑袋,丧尸女祭司不管怎么锄打,那生物居然安然无事--它的皮肤极为坚韧。王路一挥手,家里的金属器具全都飞了起来,变化成利刃,嗖一下,剁在了那怪生物的身上,将它剁成了无数的小块。

    然而,那怪物居然并没有死,那些小块组织在地上蠕动着,再次互相重组,一点一点恢复原形!

    王路再次一挥手,金属利刃再次将那正在恢复原形的怪物切割成无数块,然后利刃变化成一个个金属球,将那无数的碎块包裹了起来。这一次,怪物无法重组再生了。

    谢玲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它是从屋顶上进来的。”

    王路抬头看了眼屋顶,果然,屋顶上有个砸碎的洞,那物似乎是从天而降,砸破屋顶,攻击谢玲的,幸好丧尸女祭司并没有睡着,她立刻扑了上来,用锄头猛打那怪物,坚持到王路到来。

    王路脸色沉重--时间到了,怪物来了,难道这章鱼保罗一样的东西,就是光球所警告的吗?重组重生是毕竟麻烦,可也并不是不可以战而胜之的。

    他一扭头,看到王比安护着黄琼和王静静已经冲了过来,黄琼急促地道:“爸爸,我没感应到奚加朝一家的脑电波!”

    王路一皱眉,的确,他也没感应到--难道说,奚加朝一家三口都已经死了,被怪物袭击了?不,他们一家有两只智尸一只丧尸,怎么可能就这样消无声息地就死了?

    谢玲这时已经拎起了两把手斧,冲到王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