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告御状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请牢记本站域名  ,或者在百度搜索: ----

    第一百五十七章第一百五十八章告御状1、2

    赵掌柜活了多半辈子,从一个小伙计一直到如今京城第一楼的掌柜,经历过多少风雨,见过多少世面,今日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每每想到此时正在天威阁中大吃大喝的那位疯姑爷,便禁不住心头乱颤,暗叫一声我的祖宗。

    上一次京城五虎的事,已然吓得赵掌柜不轻,今日又跟几个今科进士对上了头,赵掌柜阅人无数,哪会看不出这六个书生尽都是大有来历之辈,姑爷虽然现如今荣贵至极,却正是树大招风,背不住一不小心就要阴沟里翻船,若是姑爷倒了,整个财神势力都要跟着倒霉,也难怪赵掌柜的如此着急,胖磙子一般的庞大身躯在酒楼门口处转磨,嘴里不住念叨着:“老太爷与小姐怎么还没来?”

    正念叨着,月华带着欣欣与一大帮子丫环出现在了街口,十多个娇滴滴的美人,当真是风景无限,只是赵掌柜此时却没有丝毫的欣赏之意,飞步便迎了上去,心急之下庞大的身躯竟然跑出了令人瞠目的速度,口中急叫道:“谢天谢地,大小姐您终于来了。”

    派去传话的伙计口才伶俐得很,月华已然知晓了酒楼之中发生的一切,对着赵掌柜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道:“此事自有本小姐处理,赵掌柜的就不用多管了。”

    整个财神势力,尽都知道大小姐的厉害,赵掌柜总算松了一口气,慌忙引着一众女将。径直来到三楼。

    再说天威阁中的情景,无论是马如龙等大马贼还是汪德昌这三个御守地方地将领,哪里见过如此奢豪华贵的地方,皆有些傻眼,天威阁地方足够大,容纳下这二十余人毫无问题,有伙记又搬来了一张大桌。二十余人分坐两桌。

    等菜的工夫,汪德昌劝道:“兄弟。听哥哥一声劝,今日这事便算了。”

    陈连升也道:“小白脸说得对,没必要与几个毛还没长全小毛孩子计较,若是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去惊动皇上,到时候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谭志豪面沉似水,当脸上惯常的笑容消失的时候,他整个气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别有一股慑人之威,缓缓道:“两位兄长所言差矣,何谓小事,你们都是为了大陈的江山社稷抛头颅洒热血地英雄,却在京城里连遭白眼与侮辱,何其不公?大家都寒了心,长此以往,谁还会替大陈替皇帝卖命?这叫小事?对于皇帝而言。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事了!”

    天威阁中一片默然,确如谭志豪地所言,不论将领还是马贼,都已有了寒心的感觉,他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与敌人搏杀,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江山稳固,换来了万民安详,然而他们得到了什么,那些不屑的眼神,与难听到极点的冷言冷语,换了任何人也是会寒心的。

    就在这时,有伙计开始上酒上菜了,谭志豪提前便打过招呼,不要酒杯全换成大碗,这时示意伙计将每人面前的大碗满上好酒。自己端着千年不变地茶杯。先对紧挨着他左手边坐的汪德昌道:“汪大哥只管放心,小弟今日所为虽然看似孟浪。却经过深思熟虑,心里有数得很,不会将天捅出一个大窟窿的。”才又高声道:“今日咱们南北相隔万里的两拨兄弟首次见面,没别的说的,喝他娘的!”说罢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喝!”无论将官也好,马贼也罢,还有王峰等几个亲卫,齐声高呼,尽饮碗中美酒。

    放下了手中地酒碗,坐在谭志豪右手边的马如龙抓起一坛老酒咕咚咚给自己倒满了酒,端着酒碗对汪德昌、陈连升与于猛道:“这三位兄弟咱们是初次见面,大马贼马如龙,敬三位兄弟一碗。”说罢仰首而尽。

    汪德昌与神武营左指挥使陈光路是旧识,当年在边军时曾一起并肩作战,颇有几分交情,这一次在京城重逢,便听陈光路提起过马如龙,早便存了结识之心,当即也端起满上的酒碗,道:“早就听说辽东有个令鞑子闻名丧胆的魔箭马如龙,恨不能结交一番,今日终偿所愿,心情大快,喝!”说罢也是一饮而尽。

    都是性格豪爽的真豪杰,两碗酒下肚,两方本是素昧平生,身份更是相差老远的汉子便熟络起来,酒桌之上你来我往吆五喝六,好不热闹。

    谭志豪眼见着一个个开始放浪形骸起来,禁不住酸溜溜地提醒道:“各位悠着点,想喝爱喝,咱有的是机会,一会儿可还要去告御状,你们这些苦主若都喝成了醉猫,咱们这官司不用打也是输定了。”每当这种场合,不能与兄弟们图谋一醉便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眼见着谭志豪死心要闹上这一场,在马如龙等一众马贼的劝说之下,汪德昌等三人也豁出去了,他们不为自己,也要为大陈百万将士着想,不能叫这些保家卫国的勇士在战场流血,回家后还要受尽白眼冷遇而流泪。

    正吃喝到兴头上,月华与欣欣众女到了,谭志豪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月华是被谁请来救驾的,迎上前去一手牵着一个爱侣的小手,轻声道:“月华,公子我又在你的天宫酒楼惹麻烦了。”

    月华的绝世娇颜上绽放出一朵动人心魄的微笑,小手在谭志豪地手心轻轻挠了一下,才俏皮道:“只要公子以身相许,区区一点麻烦,月华可不在乎。”顿了顿才正色道:“无论公子做什么,月华都会追随左右。”

    欣欣也在一旁道:“月华姐姐说得对,无论师兄做什么。欣儿都支持师兄,欣儿就喜欢爱惹麻烦地师兄。”

    欣欣地嗓门不小,这娇憨无比地话登时引得天威阁内众人一片哑然。

    如此红颜知己,夫复何求,谭志豪心神荡漾眸中一阵波动,只叹时机不对,周围一堆闲人围着。若是夜深人静,他早便将二女揽入怀中。肆意温柔了。

    谭志豪毫无顾忌的拉着两位心上佳人的小手来到一众兄弟门前,全无寻常男人的羞羞切切,得意的仿佛一只骄傲的公鸡一般大叫道:“各位兄弟,你们眼前这两位绝世美人就是小弟我地红颜知己。”

    “噢……”

    除了斯文稳中的汪德昌外,其余人等尽都闹将起来,没脑子地于猛更是吵吵着要看公爷与两位小姐喝交杯酒,结果可想而知。可怜的于猛被受了惊吓的众人一顿暴捶,这才省起自己错在了哪里,若是让公爷喝了酒,只怕连这栋天宫酒楼都要拆了,有生以来首次挨了一顿好打还讪讪的给施暴的人抱歉。

    哄闹间,又有伙计端来了一张桌子,重新布好了菜式,酒桌之上加入了一帮女将之后。原本一条条粗到极点的汉子,这会儿却尽都不自觉的斯文秀气了起来,吃喝之间声音也小了,再没有人闹着灌酒了。

    这一顿饭吃将下来,直至未时一刻方才算完,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下了楼,此时地天宫酒楼竟然仍是人满为患,甚或比在饭点的时候人还要多,只不过原本的食客现如今都成了看热闹的看客,疯子无敌公要同六大进士打御前官司,这可是百年没有的热闹,谭志豪吃饭的工夫,消息已经传开,很是有些闲人特意赶过来看热闹。

    谭志豪也没管那许多,将众女遣回了家。便与那六个年轻的进士踏上了前往金鼓亭的道路。

    护国郡王府。

    “王爷。大公子已然带着人招摇过市地往金鼓亭去了,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为此事所惊动。无数人涌在后面跟随,再不阻止大公子便晚了。”

    向谭天禀报的是谭府的家将头领文勇,当初白骨双魔刺杀谭天,文勇等一众护卫拼死相救,十三名护卫当场战死十人,其他三人也是重伤不起,武功最强的文勇足足在床上养息了四月之久,方才痊愈,也因此失去了随谭天征战沙场的机会,在整个平叛战争期间,始终留在了京城,看护镇国公府。

    谭天沉吟了许久,终于轻轻一叹道:“算了,由正儿去闹吧,大陈重文蔑武的风气,也该到了变一变地时候了,不然谭天对不起那些马革裹尸埋骨沙场的忠勇之士的那一缕缕忠魂。”

    显然那些忠勇卫国的将领在京城所遭遇到的尴尬,同样令谭天这位大陈朝第一殊勋感到愤然,只不过以他现如今的身份,牵扯与顾忌太多太广,动辄不是遭主忌,就是引来一场朝堂上文武相争的风暴,因此他绝不能在此时为此事出头。

    而那个本就以混蛋疯子著称京城的儿子,却是做此事的不二人选,谭天不但不想阻止,反而乐见其成,甚或还会暗中助力。

    文勇恭敬应礼,他同样是在沙场上拼杀过的悍将,怎不会为同袍地遭遇愤怒,所以他虽然口上提醒主人阻止,心中对于谭志豪这个大公子地所作所为,却全是赞同与钦佩。

    这一日,京城沸腾了,在庆功大宴眼看就要开始的前两天,无敌公竟然要与六个今科地进士到皇帝面前打官司,这百年不遇的热闹立时引得无数贪闲好事的京城百姓的关注,一传十,十传百,短短时间内竟然弄至尽人皆知,数万百姓涌上大街,黑压压一片数不清的人头簇拥在谭志豪一行与那六个进士的身后。

    京畿统领衙门起先还以为有人造反,不但自己派出重兵前去弹压,更遣人至禁军求援,一时间闹得是满城风雨,等好不容易查明了真相,京畿统领衙门的那位统领大人头大了两圈,若是旁人闹出这么大动静,根本不用管理由,直接拿下就是,可是碰上无敌公,莫说去抓去管,便是上去阻拦。借给他两个胆子,他也是万万不敢。

    无敌公要告御状,谁也不敢拦着,没有奈何之下京畿统领衙门与禁军只得派出重兵布防,放过无敌公等一行,将数万看热闹的百姓拦了下来,强制着驱散回家。这才平息下一场可能地动乱。

    金鼓亭位于正阳门内广场的东侧,专为大陈百姓告御状所设。凡有百姓沉冤难雪者,便可至此敲击金鼓,向天子鸣冤。

    然而若是所有百姓屁大点小事就来告御状,天子哪里忙得过来,有基于此,大陈律上明文规定,凡告御状鸣金鼓者。需杖刑一百。

    碗口粗的棍子,在屁股上重击一百下,这告御状的人不死也要残废,因此若不是冤深如海恨比天高,是断无人敢轻易尝试的。

    谭志豪虽然已经贵为无敌公,却根本不晓得告御状还有这么一条规矩,然汪德昌与陈连升却都知晓,因此来到金鼓亭前。这两个好朋友为了自己前去击鼓,竟然争执了起来。

    谭志豪当真是不知者不畏,拿起鼓槌就要去敲,却被汪、陈二人慌里慌张的拦了下来,一番说明之后,谭志豪有点傻眼。敢情告御状前还要先挨棍子?

    马如龙等一众马贼也都是仗义之辈,一听要挨一百庭杖不但不惧,反而尽都争着要去敲鼓,吵吵着自己皮糙肉厚,捱得起打,而王峰等亲卫更是不甘落后,若是在他们面前让宫主去击鼓挨打,不用长老与两位使者发落,自己便要抹脖子了,结果一帮人为了谁来敲鼓。快要窝里反自己打起来了。

    就在这时。首领太监黄喜在一众小太监与禁军士卒的簇拥之下屁颠颠跑了出来,远远地就叫道:“无敌公接旨。”

    呼啦一下。所有人都跪下了,只有谭志豪混不在意的迎了上去,接旨不跪本就是皇帝老大许给他地好处,更何况要他跪皇帝跪祖宗跪师父也就罢了,给个太监与一卷叫圣旨的黄布卷下跪,他却是一万个不愿。

    禁宫之中九大掌权的首领太监,都知道崇武皇帝所定的护国郡王与无敌公接旨不跪的规矩,更知道无敌公是个什么规矩都不懂的野小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