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恶人”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请牢记本站域名  ,或者在百度搜索: ----

    第一百六十七章第一百六十八章“恶人”1、2

    所有不相干的人都离开了,精致的雅间里只剩下了两个同样打扮得古里古怪的主角,多罗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忽的轻抬玉手,将蒙在玉面上的白色头罩取了下来,黑色瀑布一般的长发飒然而下,露出了那张高贵的足以令全天下的男子自惭形秽的绝世娇颜。

    如果在正常的状况之下,纵使谭志豪对于美丽早已是久经考验,怕也要被多罗完全不同于月华、欣欣的美貌所慑,然而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极度的尴尬窘迫却冲散了对方绝世美丽的威力,就凭他现在满脸抓痕的狼狈相,若是取下面罩,怕不要把面前的绝色美人笑掉大牙了,他的脸又该往哪里放?

    多罗静静的望着谭志豪,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等待。

    时间飞快流逝,清风阁中一片凝滞般的寂静。

    终于,被狠狠将了一军而落在了下风的谭志豪再也没法忍受对面那双深邃悠远的星眸的注视,暗自咬了咬牙后,一把将自己的头罩抓了下来。

    任是多罗再是冷静自制,在看到谭志豪那张被猫抓过的凄惨脸孔后,极度的意外使得她那高贵绝美的娇颜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个忍俊不禁的可爱神情,化解了原本的予人高高在上的凛然感觉。

    谭志豪在苦笑,本就遍布抓痕甚至可以用姹紫嫣红来形容的脸上,因为这个不协调的笑容显得更加地夸张。

    “咳咳……”谭志豪掩饰的干咳一声,搔了搔头道:“叫小姐见笑了。如果小姐忍得太过辛苦,不妨就笑出来吧,反正本公的脸皮厚得紧,禁受得住打击。”

    多罗玉面上的神情更见古怪,却终究没有失礼的笑出来,她终究非是寻常的女子,很快便察觉到情势因为这个意外而有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迅速控制住了自己地情绪,重新换回了原本的高贵郡主面孔。冷静地道:“多罗有一句话想问公爷,不知公爷愿否应答。”

    谭志豪心中暗道:“戏码来了。”面上却仍是一副故作文雅的模样道:“小姐只管问来就是,本公一定知无不言。”

    多罗淡定自若道:“多罗想问的是,公爷可有什么愿望?”

    谭志豪一怔,纳闷道:“小姐此话何意?”

    多罗淡笑,答道:“人皆有心愿,大到天下。小到温饱,多罗甚是好奇,似无敌公这等盖世英雄,会有怎样的心愿?”

    谭志豪心道:“这妞是给少爷我挖坑设套哩……嘿!盖世英雄?好大的帽子!”心里明镜一般的他面上却装起傻来,摸了摸脸上的无数抓痕,苦笑道:“若说到愿望,本公倒是确实有一个,不过……嘿嘿!不过若是说将出来。怕是有些唐突佳人了。”

    曾经有许多人在多罗面前说出过几乎相同地话来,若是换个人多罗早便施展出一套手段将对方整治得服服帖帖了,但是对于谭志豪这个叫人捉摸不透的对手,她却绝不敢有丝毫轻视的念头,哪怕他表现出来的是何等样的低俗与愚蠢,只是静静道:“公爷但说无妨。或许多罗还能帮上一点小忙也说不定。”

    谭志豪干咳一声,带着十分的扭捏道:“本公家门不幸,出了两只母老虎,还有十几个丫鬟作帮凶,本公纵然神功通玄,可是寡不敌众哪里是对手,小姐若是能够帮着本公将那十几个丫鬟遣散了,则本公感激不尽,必有所报。”

    听了对方完全出乎自己所料的话,任多罗再有急智。玉面之上也不禁现出了一丝怔然与古怪。怔了一下才秀眉微蹙道:“公爷说笑了。”

    谭志豪无奈的苦笑,指着自己满脸地“铁证如山”道:“小姐认为本公是在说笑吗?”

    多罗哑然……

    思忖片刻后。多罗终于决定不再绕圈子,直接切入话题,玉面上一片肃穆的神情道:“公爷可曾想过,若是大元汗国与南陈的朝廷间再无战乱纷争,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谭志豪无可无不可的吊儿郎当道:“天下太平,那自然是好事了。”

    “公爷可愿做成就这桩好事的人?”多罗拿不准谭志豪地态度,索性单刀直入道。

    谭志豪呵呵笑道:“这等造福于万民留名于青史的大好事,本公上赶着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有不愿意的?可问题是哪来的机会给本公呀?”

    虽然谭志豪似乎非常的配合,可是多罗的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丝不踏实的感觉,仿佛隐藏在面前这人笑容可掬的面目下的,是一头随时欲择人而噬的恶狼。

    “家父杰罗吉囊一直便有与南陈修好之意,奈何那蒙巴克骄狂跋扈,残忍好杀,方才至使两国生灵涂炭,战乱不断。今日多罗到此,便是希望能够代表家父,与公爷达成停战往还地约定,到那时蒙人与陈人通商往来,互通友好,公爷造福万民名留青史地愿望岂非就可以轻松达成了。”

    谭志豪一脸错愕道:“多罗小姐似乎找错了人吧?这等与别国使者议和订约的事情,小姐该去找咱们大陈朝地万岁爷,怎么却找上了我这个虽然挂了一个无敌公的大帽子,实则却不过是个大马贼头子的亡命之徒,小姐这可是病急乱投医,找错人了。”

    多罗正色道:“谭公爷这话似乎就有些推诿之意了,当今天下谁不知晓公爷深得崇武陛下的信任倚重,公爷若是向崇武陛下进言,必能收到事半功倍之奇效,早一日定下和平盟约,则我两国的百姓便能早一日摆脱战乱之祸。这些都是公爷地功德。”

    谭志豪摇摇头道:“小姐这话说得奇怪,本公若真的依了小姐所言向陛下进言,头上一定私通外敌的帽子可是想甩都甩不脱了,哪里还有什么功德可言,只怕连这颗项上的人头能不能保得住,都要两说着。”

    多罗道:“公爷乃世之人杰,为了两国数百万民众能够脱离战乱之苦。担上一点干系又算得什么?”

    谭志豪面对美人,可没有丝毫保存体面的念头。撇了撇嘴似个混混般道:“小姐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担干系的是本公不是小姐,小姐自然是说什么都行了。”

    碰上谭志豪这么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多罗也有些无奈了,送出去地财宝与美人,他照单全收了,本以为这一次会面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哪里想到这人根本就是一块煎不熟煮不烂地滚刀肉。

    清风阁中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之中,沉重的气氛令得屋内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片刻后,多罗高贵的玉面上一片肃穆,曲线饱满的嘴唇微张,道:“公爷明鉴,大元与南陈争斗百年,死伤几达数百万之众,惨祸连连生灵涂炭。难道公爷的心中便没有丝毫的怜悯与痛惜吗?多罗以女儿之身,身冒奇险来到公爷地面前,实在是秉持了万分的诚意,希望我蒙古与大陈友好共处,永绝战乱,难道无敌公这等盖世英雄。连多罗这个小女子都还不如吗?”

    “哟嗬?跟少爷玩激将法?”谭志豪心中冷笑,嘴里却继续打着太极拳道:“谭志豪不过一个贪生怕死的凡夫俗子,与小姐的济世慈悲比起来,实在是惭愧惭愧。也罢,话已说到了这个份上,谭某若是再不有所作为,当真是羞于做人了,本公这便修书一封,小姐可持此书信直上京城面见圣上。”

    多罗芳心中有些着恼,越发的觉得眼前这个家伙的难缠。自己在辽东费尽周折手段。岂会是为了区区一封没甚大用的书信?偏偏这人却在那里大装糊涂,真真叫人气也不是恼也不是。

    “除了书信之外。公爷不觉得还可以再做一些别的什么吗?”既然谭志豪一心装糊涂,多罗索性决定将一切点破。

    谭志豪一脸讶异道:“别地什么?本公是个脑袋里面少根筋的粗人,还有什么需要本公做的,小姐只管直说就是。”

    听着谭志豪如此的“谦虚”,多罗禁不住气笑了出来,当那一抹靓丽到极点的笑容徐徐敛去后,高贵的容颜上现出一丝别样地肃然与威严,道:“公爷,现在这一刻正有十万辽东马贼在草原上肆虐,这些无恶不作的马贼烧我蒙人幕帐,辱我蒙人妇孺,杀我蒙人子民,掠我蒙人财物,犯下累累血案,罄竹难书。多罗恳请公爷采取断然措施,立刻制止这等伤天害理的万恶之行。”

    谭志豪笑了,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涕泪横流,笑得多罗玉面色变。

    “公爷何故大笑?”多罗的神色现出了几分恼怒,语气也首次变得凌厉了起来。

    谭志豪的笑声嘎然而止,前一刻还狂笑流涕的他转眼间已然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一股经历了无数沙场杀戮凝聚而成的磅礴雄浑的凌厉杀气暴卷而出,两道精芒毕露的眸光似两柄利剑,直射在多罗的玉面之上,声如殷雷般震人心脾道:“小姐该庆幸自己是个女儿身,换个男人在面前,此时怕已经变成尸体了。”

    多罗玉面青白,显是被谭志豪那股虽然无形无迹,却可怕到极点地威压气势慑住,原本因为说起被马贼残害地族人而升起的满腔愤然,此时已然消逝一空,在对方那股强大到任何言语皆无法形容地可怕压力面前,她向来自傲的镇定与从容,此时却被一股生自心底的寒意所笼罩,只能凭借着本性中的骄傲与不屈,强自道:“公爷此话是什么意思?”

    谭志豪嘴角泛起了一个森冷的笑意,以一种近乎于没有感情的淡漠语气,徐徐道:“请问小姐,这百年来,你们蒙古鞑子在我大陈犯下的血案,干下地伤天害理的事还少吗?你知道有多少陈人村庄被你们所谓的蒙古勇士化为废墟。有多少手无寸铁的陈人百姓死在了你们那支号称天下无敌的铁骑蹄下,有多少陈人的财富被掠走,又有多少陈人的妇孺被yin辱被*杀?回答本公!”最后这四个字,声如炸雷,震得整座房间皆有震颤地感觉。

    大门“哐”的一声被打开,那个叫茉娜地中年仆妇身法迅急的冲了进来,长剑倏然出现在手上。横身挡在了多罗的面前,双目之中尽是戒备的神光。定定的望着谭志豪。

    王峰等一众亲卫大概是站得稍远,慢了一步,也涌了进来,却是侍立于谭志豪的身后,虽然一脸的平静,但是目光之中隐含地阴冷杀机,却已然将多罗与茉娜笼罩于其中。

    谭志豪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本公没有召唤。谁叫你们跑进来的,没有规矩,这不是叫人家看笑话吗?都出去!”

    众亲卫犹豫了一下,这才施礼退下。

    此时多罗也已经从谭志豪方才的威压之中缓过神来,重新恢复了应有的镇定,对茉娜道:“我没事,你下去吧。”

    待茉娜退出清风阁并将房门重新闭紧后,阁内又再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这一次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谭志豪。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方才的威煞之气,嘴角再次泛起了自己标志性的古怪笑意,淡淡道:“百多年来,蒙人犯边无数,烧杀抢掠无所不为,陈人百姓死伤累计怕不超过千万之众。钱粮财富地损失更是已经无法计数,算起来我们陈人的马贼在草原上的所为,也不过就是收了一点小小的利息,怎么大陈这个大苦主都还没申冤叫苦呢,小姐这个强盗的使者倒跑过来叫起屈来了?这算不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怎么着?就你们蒙古人能抢我们陈人,我们陈人就不能抢你们蒙古人?”

    多罗张口欲言,谭志豪已然抬手一拦,抢先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