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九章 队伍不好带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走的人多了,人心散了不说,留下来的人,也都人心惶惶的。

    “这个月生产情况如何?”黄云逸最近忙着想办法弄改制的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对于自己的座位,黄云逸是一点也不在乎了,而且也已经想通了,等啤酒厂改制事了,自己一心一意回到速达公司去,到那里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做自己的事业。

    “你倒是不管生产的事,只管做你的总裁助理。”徐工呵呵笑着说,又开始开黄云逸的玩笑了,最近徐工也似乎想通了,原来还偶尔会责怪黄云逸将他叫回来,现在是再也不这样提了,人也从原来不苟言笑的样子,变得有些想弥勒佛了。

    “有你在,用的着我管吗?”黄云逸丢给他一包小熊猫,这是从汪老板那里搜刮来的,这些人要看到了,自然回来剥削,还不如大方点,一人一包,自己还能多抽两包。

    “唐莉莉说的还真到点子上了。”徐工接过小熊猫,撕开点了一根,舒服的吐出烟雾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你也越来越幽默了。”黄云逸苦笑这说,“说正经的把,虽然改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但既然我们在一天,总要让啤酒厂像个样子才行,不然有失徐工的面子。”

    “干活情绪不高,这你是知道的,这样的大环境下,也不能怪他们。”徐工就一本正经的说。

    “嗯,是啊,要是我们,也应该是这样个样子。”黄云逸接过他的话说,“我们去车间看看把?”

    “行,你去看看。安抚安抚一下也好,在啤酒厂,你一向都是精神支柱,你不提起下去走走,我还真要说你官僚了,准备邀请你下去走走呢。”徐工半开玩笑半正经的说。

    “要不是想多知道点上面改制的想法,我才懒得今天这个领导那里,明天那个老总办公室坐呢。”黄云逸拿起安全帽,将去车间要换的行头换了。“我更喜欢和底下的人一起干活,说说笑笑,不用操什么心,不要设什么防,开开心心地干活就行了。”

    跟着徐工,黄云逸和他两人就静悄悄的去了车间。

    “妈的个**。还干什么干,人都走光了,还能搞什么搞。干脆放假算了。”两人刚走到车间门口,老远就听到车间休息室里有人在嚷嚷着。这条线这个月停了下来,所以车间里没有生产的声音,有人在休息室里说话,老远就听的到。

    徐工看了一眼黄云逸,无奈的朝他笑了笑,黄云逸没说什么,这种情况,也是很正常的。

    “牛金,怎么。老酒喝多了?”徐工一进门就朝着牛金喝了过去,那个牛金一见徐工来了,没说什么。连忙将手上的啤酒杯子往桌子底下藏。

    “徐工,你也去给我弄一杯刚出来的生啤把,我也好久没喝生啤了。”黄云逸没有在意牛金喝其他正在休息室里聊天员工手上地小动作,反而让徐工也去给自己弄被生啤过来,现在虽然已经是五月。可黄云逸每次饭局喝的都是白酒。还真的很久没喝过啤酒了。

    见黄云逸这样说,牛金和其他几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放到桌子底下的杯子拿上来。红着脸看着他,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今年的啤酒,比往年地好喝?”黄云逸呵呵的笑着说。

    “没有啊?”牛金胆子比较大,也红着脸讪讪的说。

    “那往年没看你们休息地时候喝酒,今年怎么休息时喝啤酒的多了起来?”黄云逸呵呵笑着说,“我还以为今年的啤酒徐工带着你们酿的口感好些呢。”

    “你还别说,今年的啤酒还真要比前两年的好。”徐工端着两个大杯子进来,在门口听到黄云逸这样说,就接过话说。

    “哦,那还是真的啊。”黄云逸接过杯子,自己喝了一口,品味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不同,不过嘴上还是说:“嗯,不错,是比前两年要好喝,是你的功劳呢,还是同志们的功劳啊?”

    “当然是大家的功劳,我能干什么啊。”徐工呵呵笑着,也自个喝了一口,这可是徐工在车间里除了品酒以外第一次喝酒,所以他还是有些不怎么自在。

    “牛金,最近干活有些憋气把?”黄云逸转移话题说,“有啥感觉,和我说说。”

    “这个,这个,”牛金发牢骚还行,真地碰到领导,特别是黄云逸这样的领导来说正经的,他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想什么说什么,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可以说。”黄云逸拿起杯子和牛金碰了一下说,“我也不瞒你们,啤酒厂现在真是生死存亡之时,将来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你们有想法,也是正常地,没想法才不正常呢,我和徐工都有想法呢。”

    黄云逸说这话,有几个老成点的员工开始点头了,这样说的可真对头啊,黄总到底是黄总,从不欺骗我们,有什么说什么。

    “黄总,既然您来了,我们也就不瞒您。”坐在角落的那个留着胡子的老师傅说,“正和您说地一样,我们都有想法,不只是想法,都感到害怕,不知道他们上面要把啤酒厂改成什么样子,我们都是一把年纪地人了,又没技术,要是啤酒厂改制改制,把我们改下岗了,那饭也没的吃了,这日子怎么过啊?”

    “是啊,黄总,我们就担心这个啊!”牛金四十多,还算身强理壮,可没有任何技术,在车间里做搬运工作,一点技术也没有,如果下岗那只能去当搬运工或者去踩三轮车。

    “是啊,我也知道你们担心,谁都担心啊。”黄云逸脸色严肃地说。“我也实话和你们说,到底改成怎么样,不要说我,就是集团公司陈总,也都不知道,啤酒厂是集团公司下面第一个改制的企业,怎么改肯定还是要厅里领导同意。”

    “是啊,就是这样,我们才更担心啊。”里面的老师傅看来是见过世面的人。是个明白人,“就是没改过,就不知道改成什么样子。”

    “是啊,要是让黄总改,我们就放心了,黄总肯定会为我们着想。不象那帮贪狗一样,想着的只是自己荷包满。”老师傅旁边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说,“这些年。省里和华州市里也有不少企业改制了,这两年看就知道,改好之后,上面地领导们倒一个个改得满盆满罐,便宜了一些为非作歹的老板,好好的一个几千万的大企业,居然让人家五百万卖去了,还不说人家是捡了便宜,而是为政府办了大好事,卸下了政府的包袱。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啊。”

    “改制毕竟是改革嘛。”黄云逸不怎么好说其他企业和领导的不好,就只能这样来糊弄着说,“只要公正合理。能对企业和员工负责,什么样的方法,都可以试试,也都值得试试,毕竟是改革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