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88章 就叫你莫邪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前辈们说,这里有一只小狐狸,原来是真的啊!”

    女魂宠师并没有太大的警惕心,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只趴在那里的银色小狐狸旁边。

    “嘿,小家伙,你在这里做什么呢?”女魂宠师眨着眼睛,看着安静趴在那里的小银色狐狸。

    小狐缓缓的转动着脑袋,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女魂宠师。

    “呜呜呜~~~~~~~~”它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叫声,并没有对女魂宠师产生多大的兴趣,又慢慢的沉下了脑袋。[

    “喂它点吃的,小宠物总是贪吃的。”那名高大的魂宠师说道。

    女子急忙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些喂给自己魂宠的零食,小心翼翼的递给了这只安静的小狐狸。

    小狐狸嗅了嗅,却没有去吃。

    “这可是最好的宠粮哦,你不喜欢吃吗?”女魂宠师问道。

    “怎么不理我啊?”

    “我可不可以抱抱你啊?”

    女魂宠师小心的伸出了手,抚摸着它银色的毛发。

    毛发很整齐也和柔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如此玲珑精致,可爱中透着高贵孤艳,是谁将这样的魂宠拉在这里了啊?

    女魂宠师感到好奇,慢慢的尝试去抱它。

    它回头淡漠的看了一眼企图不良的魂宠师,忽然,它慢慢的起了身,跳到了另外一个位置。

    “它不让你抱,哈哈。难得还有不领我们大小姐人情的小魂宠。”高大的魂宠师大笑了起来。

    “哼,就不信了!”女魂宠师露出了几分骄横,又追到了小狐狸身边,直接伸出手要去抱起它。

    小狐狸耳朵竖了起来,身子一晃,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然后又精打采的趴在那里。

    “这小家伙速度还挺快的。”高大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女魂宠师不依不饶。追到小狐狸的身边。

    “不许跑!”女魂宠师念起了咒语,用自己魂朽级的魂念去锁定这只小狐狸。

    “喂,秦月,你这是做什么!”唐峻有些不满的呵斥道。

    秦月是疯了吗,用魂朽级的魂念对付一只小魂宠,要是对它的精神造成创伤……[

    “呜呜呜呜!!!!!!!!!!!!”

    唐峻还没来得及阻止,忽然听到了一声狂野比的啼叫!

    这声啼叫来自那只银色的小狐,可以看到它的身上被紫色的火焰所包裹。一身的邪气化为了一场比恐怖的风暴,在万穹龙渊的山巅上席卷开,朝着整片蓝色的天空弥漫!!

    妖气扑面而来,三名魂宠师看到了这只小狐在紫色的火焰之中变幻,它的九条尾巴如山脊一样巨大冗长,在妖气与紫色火焰中飞舞之时彰显出王者威严!

    银色的毛发在妖气中飞舞。四肢踩踏着紫色的火焰,身躯充满力量而又富有线条美感,一双孤傲的双眼比冷漠的注视着那名叫做秦月的女魂宠师!

    秦月和另外两人都惊呆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宠物型魂宠竟然会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气息,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没有与其抗衡的任何资本!

    “呜呜呜呜呜呜!!!!!!!!!!!!!!!!!”

    啼叫声充斥着愤怒和一种让人难以读懂的悲伤,化身幽冥的莫邪冷冷的注视着这三个人。

    秦月和那名高大的魂宠师都不敢动,他们的魂宠更趴在地上发抖,没有一点战斗的勇气。

    许久,化身幽冥的莫邪还是没有发动攻击。它孤傲的转过身,朝着山巅的边缘走去。

    九条尾巴被拖动,看上去异常的震撼人心。

    三人看着它,看着它收起了那可怕的气息,重新趴在了山巅的悬崖边。

    九条尾巴有些散开,有些蜷缩,其中一条枕在了它尖尖的下巴上,好像在那里假寐……

    三名魂宠师过了很久才中那惊骇中平静下来。

    “这……这是幽冥,五大不死传说之一啊!”那名高大的男子压低声音说道。

    女魂宠师秦月满脸的难以置信。刚才还是那么可爱可怜的小家伙。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至高上的狐之炎帝。

    “我刚才看见它额头上有魂约印记……它好像是谁的魂宠。”秦月说道。

    “能够拥有这样魂宠的,那至少是领袖级啊。它是谁的魂宠啊?”高大男子说道。

    那名叫做唐峻的青年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他脑海里闪过很多年前的一个画面。

    在一座满是冰山怪物的城市里,一名驾驭着黑色梦兽的男子独自在乱兽之中穿梭,如入人之境。

    那强大的身影给了唐峻永远法磨灭的印象,那个人是唐峻一直崇拜和感激的人![

    虽然过去了很多年很多年,可他依旧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冷峻的男子肩膀上总是趴着一只昏昏欲睡的银色小狐……

    似乎,在北端领土城的广场雕塑上,几乎每一座属于那个男人的雕塑都少不了这只银色的小狐。

    而且,整个新月之地民族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楚王身边有这样一只不死幽冥,他们形影不离,经常可以听到一些人杜撰出这一人一狐的故事。

    唐峻呆呆的看着这只幽冥紫帝背影……

    “唐峻,你见过它?”秦月看出了唐峻脸上的表情。

    唐峻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它是我们楚王的魂宠。”

    “楚王?”秦月有些不解的道。

    “新月之地魔人楚暮,唯一一个跨入不死级的人类,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听说他身边就是有一只幽冥,难不成就是它??”高大的魂宠师惊愕的说道。

    “可……可是,传闻里说,魔人楚暮已经死了吗?”秦月非常非常小声的说道。

    唐峻狠狠的瞪了一眼秦月。

    秦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知道唐峻是来自新月之地,据说少年时候还是被楚暮从满是怪物的冰城中救出,若是没有他。唐峻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他没有死,肯定没有!”唐峻非常认真的说道,他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那只趴在山巅边缘的幽冥之狐。

    它在等。

    它一定是在这里等他……

    它孤寂、失落,但它坚毅不离开这里半步。

    “我们走吧。”许久,唐峻低声说道。

    “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它应该等了很久了吧。”高大的魂宠师说道。

    “嗯……”

    三人都不忍心打扰,悄然的离开了万穹龙渊山巅。

    “呜呜呜呜~~~~~~~~~~~”

    它仰起头,发出了一声啼叫。

    看到夕阳沉下去之后。它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唐峻回头看了一眼莫邪,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事实上,唐峻知道自己也在自欺欺人,如果那个人还活着,他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北端领土、争鸣大地、乌盘大地到处都传闻他已经死了。

    谁都知道他消失了很多年。甚至新月之地的人们也都接受了他永远离开的事实,为什么它还要在这里等。

    是楚暮让它在这里等他吗?

    不然它为什么一直在这里?

    几年前一位到过这里的前辈告诉他们,这里有一只奇怪的小狐狸。

    几年过去了,它还在这里。

    ……

    ……

    北端领土,药园子里,一片盛开的花瓣和一片飘着香味的草药之中,穿着素雅衣裳的女子带着那份不染尘世的气质安静的观察着草药们生长状况。

    “姑姑,姑姑,你的信……”一个梳着双小辫的小丫头活泼的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封信纸。

    小女孩已经跑到了女子的身边,女子好像没有反应一般。

    小女孩疑惑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留着一个小胡子装沧桑的父亲。

    “倾姿。”那名父亲唤了一声。

    叶倾姿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可爱精致的小丫头,脸上才浮起了笑容,轻轻的抚摸着小丫头的脑袋。

    “姑姑,你的信呢!”小丫头摇着手上的信件。

    叶倾姿带着几分疑惑,拿过信,缓缓的拆开。

    信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叶倾姿却读了很久很久……

    渐渐的。眼睛里就蒙上了雾水,泪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信纸上。

    叶纨生吓了一跳。急忙走上前去搂着她道:“怎么了?怎么了?”

    叶倾姿急忙抹了抹眼泪,摇着头。

    叶纨生拿过信,读着上面的字。

    “我是唐峻。一年前我和朋友们到了万穹龙渊,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只小狐狸。我想,那应该是楚王的莫邪,它在那里好像很久很久了,我想它一定很孤单,它不允许别人碰它,我想也只有您可以将它接回来……”

    叶纨生同样盯着这行字很久很久。

    “我一直以为莫邪在他身边……”叶倾姿已经快泣不成声了。

    只有叶倾姿清楚,楚暮是可以习惯一个人,因为在没有人是她之前,楚暮始终都是一个人,可他怎么习惯得了莫邪不在身边。

    假如他还活着,这么多年没有莫邪陪伴他要怎么度过??

    “原来莫邪一直都在那里,我们去接它回来吧……”叶纨生低声说道。

    “嗯。”叶倾姿重重的点着头。

    ……

    叶纨生和叶倾姿的速度很快,往返横穿争鸣大地也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他们登上了万穹龙渊的山巅。

    山巅上光秃秃的,只有一些散落在那里的岁月石。

    忽然,一个皎洁的身影从他们面前窜过。

    它玲珑可爱,却又显得几分可怜孤冷,它一路奔跑,一直跑到了山巅的另一边,然后看着下沉的夕阳。

    “呜呜呜呜~~~~~~~~~~”

    莫邪好像知道什么,总是朝着下沉的夕阳啼叫,直到夕阳完全沉落之后,它才慢慢的回到自己最初趴着的地方。

    叶倾姿和叶纨生都没有敢走上前。

    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失落的莫邪,更没有见过如此漫目的莫邪。

    叶倾姿带上了莫邪最喜欢吃的零食,可看到莫邪独自在山巅等待这么久的那一刻,她连走上去和它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

    最终。叶倾姿还是没有将莫邪带走。

    大家都在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慢慢的在失望中沮丧,然后开始选择淡忘。

    只有莫邪,始终相信楚暮会回来。

    叶倾姿相信,楚暮也一定在很努力很努力的挣脱那个枷锁。如果他能够看见一直在这里等而没有离开过半步的莫邪,就一定不会放弃……

    ……

    ……

    的确,赤火曜日上,那个孤独在火焰表面上行走的人还在寻找。

    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都可以看到莫邪从黑暗的山巅中跑到晨光沐浴到的地方,然后听到它的啼叫声。

    每天沉下去的时候,他都可以看到莫邪缓缓转身的背影。

    孤独了这么多年,楚暮没有一天停止寻找赤火曜日中的出口。

    年复一年,楚暮找到了整个赤火曜日唯一一个不同的地方。

    那看上去像是一个祭坛,有隆起的火焰岩石。还有最浓郁的火焰。

    楚暮顺着火焰岩石走上去,站在了赤火曜日的祭坛上。

    祭坛上,楚暮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是赤火曜日唯一一处不同的地方,可惜什么都没有。

    他没有绝望,他只是躺在祭坛上,和每天所做的事情一样,俯瞰着人土……

    忽然,楚暮坐了起来。

    “奇怪……”

    楚暮自言自语了起来。

    是很奇怪,因为楚暮发现从这里。自己竟然可以看到整个生灵世界,最重要的是他将所有的天界碑全部收入了眼中!

    十一座……

    不是只有十座天界碑吗,为什么在自己眼中出现了十一座天界碑?

    “难道说,一个万年轮盘世界就会增加一座天界碑?”楚暮看着第十一座天界碑,开始沉思了起来。

    楚暮是俯视世界的,孤独的时候他开始解析天界碑上的刻文。

    天界碑不仅记载了很多强大生物的故事,更刻印下了世界的寿命。

    世界是有寿命的,哪怕有赤火曜日能量的注入,天界碑维持的时间也不是限的。

    只不过。这个有限的时间对于生灵来说其实很漫长很漫长。

    每一座天界碑刻的寿命时间都一样。每过一年,天界碑上的密密麻麻的刻文就会少一道。直到天界碑顶部所有的年刻都消失的时候,世界就停止了……

    楚暮也不知道,将来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数天界碑的年刻中度过了。

    但是,让楚暮很疑惑的是,生灵世界为什么多出了一座天界碑,这座天界碑上的寿命刻痕与其他十座完全不同。

    “一道,两道,三道……”

    楚暮细细的数,赫然发现这第十一座天界碑上刻着的世界寿命竟然只有十年不到!

    “怎么会这样……”楚暮愣住了。

    他清楚的记得人母告诉过自己,天界碑顶端的刻痕一旦全部消失,就预示着生灵世界到了尽头。

    当初日食阶段,天界碑顶端的刻痕就全部消失了,那是世界停止和毁灭的征兆。

    而诡异的是,其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