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好象是预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觉是睡不好的。

    如今很多人知道白路跟那件折腾好久的古董案有关,何山青等人自然也会知道。不过跟宋立业这些人比较,知道的还是晚一些。所以,在白路想安心睡觉的这个大下午,何山青、鸭子、小齐、司马一一打来电话。

    这帮哥们打电话只有一个意思,如果不是你做的,赶紧走;如果是你做的,趁时间短,赶紧认错。

    到后来,连柴定安都打来一个电话:“咱俩有仇,可你救过我,这次你听我的,全身而退不好么?”

    白路很纳闷:“你最近不是麻烦缠身么?还有闲心关心我?”

    柴定安气愤道:“你死不死的。”挂上电话。

    如果说柴定安打电话让他有点小意外,海风的电话简直是惊吓:“小伙子,外面传的那事是真是假?”

    白路说:“你自己去追王织。”挂上电话。

    在他想睡觉的一个多小时里,电话一直在响,何山青那帮家伙好象预谋好一样,这个打完那个接着打电话。

    最后,白路打给付传宗:“你让他们排着队给我打电话的?”

    付传宗说:“我就一句话,人,不能有污点。”

    白路想了想说道:“是我想简单了,或者说是我根本没想这些。”挂上电话再打给王好德:“王叔,你问问老爷子,那些东西在我这,现在怎么办?”

    王好德说:“我猜也是这样。”

    白路说:“有个问题,我想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一点证据都没有,为什么会闹的全世界都知道?”

    王好德沉默片刻说道:“总有原因的。”

    白路叹气道:“成了,你能出城么?我把东西给你。不过你得等我去美国以后再公布行么?”

    王好德说:“哪有这么麻烦?你先等着,我告诉老爷子一声,然后给你打电话。”

    白路说声好,挂断后,反手打给王某墩:“二叔,东西埋了么?”

    “没。”王某墩说:“刚想给你打电话,东西太多,找不到地方埋,咱不要了成不?”

    白路说:“你怎么一会儿一个想法?”

    王某墩说:“没想法。我对死人东西不感兴趣,就是觉得这些东西挺值钱,想着以后换钱,不过也太麻烦。”

    白路说:“二叔,你有智商没有?这些东西能见光么?你还想换钱?”

    “是啊,后来我想明白了,就不想埋了。”王某墩说:“我还想明白一件事,咱们老王家没有后代,你是不是应该生几个孩子?”

    白路说:“我姓白,不姓王。”

    “你姓什么不重要。你儿子姓王就行。”王某墩说:“就这么定了。”挂断电话。

    白路很无奈,再打过去电话问:“你把东西放在哪了?”

    “对啊。”王某墩说出地方。

    白路说:“你辛苦点,把东西全搬出来。把车开走,会有人去接收的。”

    这是要毁灭一切跟标准公司有关、跟白路有关的证据,尽管外面风传是白路做的事情,尽管很多人也是这样怀疑,可没有证据,你就只能怀疑。

    王某墩叹气道:“算我欠你的。”

    白路问:“大概多久?”

    “天黑吧,晚上没人好办事。”王某墩说:“八点半?”

    白路说可以,王某墩就挂电话干活。

    在大玻璃房子里。白路又等上十分钟,接到王好德电话:“地点?”

    白路说出地方,又说晚上八点半过去。

    王好德说知道了,停了会儿问道:“你很在乎那些东西么?”

    “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白路重复王某墩那句说词:“我对死人东西是一点兴趣没有。”再多补上句:“家里没有一件古董。”

    王好德说:“既然不想要,还给自己惹这么大麻烦干嘛?你说你图什么?”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闹这么大,到底是谁在害我?”白路问。

    “你别管是谁在害你,如果不是你乱来。谣言也传不出去。”王好德说:“你没事了,现在有人要倒霉了。”说完挂电话。

    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古董案子牵扯到高官子弟,也是牵扯到太多人,还有人在谋算白路……有些帐总要算一算。虽然未必能算清。

    不过,都是和白路无关了。

    不但是罪罚与他无关。功劳也是无关。

    白路不在乎功劳,就好象不在乎这些古董一样。何况这些东西实在烫手,即便是走私犯大头子段醒,也是无奈留下许多宝贝。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