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谜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谜团

    “这他妈是谁干的?”杨青低吼了一声。

    “会不会是李家人做的?刚刚两个女子约我们出去,是不是就是要来针对他们下手,这样不但是将我们的人抓走,而且还能打击我们。”肖博冷静的说道。

    杨青沉默了,他现在也在分析,他总觉得这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说是李家做的事情,即便他杨青在家,估计李家要来搞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次却是自己在与两个女子的见面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么到底是不是李家搞的鬼呢?是不是两个女子有意将自己引出去的呢?

    这些谜团一个个在杨青的脑子里面徘徊。

    在这么个关键的时候,自己这边的人忽然一下子失踪了那么多,而且其中还包括文欣如,这事情应该很不简单,但是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尽快解开这个谜团呢?

    杨青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沉思,他现在只能先想明白,然后再行动,他发觉,自己好像是掉入了一团雾气弥漫的环境里一样。

    肖博这个时候在做地毯式搜索,他要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肖博忽然对杨青说道:“这里面有郑荡留下来的东西,好像他想跟我们说些什么。”

    杨青听了这话,忙抬起了头,看向肖博的方向。

    肖博这个时候,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递给杨青,接着说道;“他留下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意义呢?”

    杨青看了一下肖博递给自己的东西,那是一个打火机,这个打火机一直都是在郑荡身上的,而这个打火机郑荡从来都不离身。

    从前杨青嘲笑过郑荡,说他的这个打火机就是个摆设,因为郑荡本人虽然抽烟,但是他从来都不用那个打火机。

    但郑荡以前还真是说过,这个打火机是用来救命的,但是怎么个救命,杨青还真没当回事,因为他也从来没想到,郑荡会用一个打火机作为救命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杨青想了良久,仍是没有头绪,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情我真是有些搞不懂了,郑荡既然是被人抓走了,那么他留下打火机,。或许真是有什么话要说,因为这个打火机,他曾今说过,是用来救命的,但是如何的救命方法,我还真是当初没有问过他。”

    肖博也皱起了眉头,说道;“刚刚我打了一下这个打火机,但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好像这个打火机根本就没有火机油,应该属于是那种冲来都没打过油,或者是汽。”

    杨青把打火机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嗅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说道;“果然是没有放过任何的东西,但是这么个打火机,有什么地方稀奇呢?”

    肖博也在沉思,半晌他将打火机拿了过去,仔仔细细的研究了半天,然后摇头说道;“我也看不明白,整么个小东西,有什么地方稀奇。”

    杨青两人想了好久,仍是没有头绪,也就放弃了,两人继续一个沉思,一个仍是在找别的线索。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两人仍然是没有丝毫头绪,杨青不由叹息了一声,说道;“这事情太古怪,不过你放心,那些将他们抓走的人,早晚会跟我们联络的,既然他们没有在这里杀了他们,他们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肖博点头,他也同意杨青的判断,但是人毕竟是被抓走了,这种情形,不得不让人觉得心神不安。

    “睡吧。想也想不明白,明天早上我们继续查,一定务必在两天之内找到头绪。”杨青无奈的摊手,说道。

    肖博也是没有办法,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也只能如此,我明天让下面的人去查查看,希望能有些结果。”

    杨青点头,与肖博两人都回房各自睡觉去了。

    杨青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一头扎在了自己的床上,他心里现在乱成了一锅粥,他有些懊悔,自己不应该去见那两个女子,导致现在的这个局面,倘或自己不去,即便是有人来,说不定自己也是能解决的。

    而现在,事情发展的状态却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

    “难道真的是白家姐妹与李兴国搞的鬼?”杨青心里反复的这么想着。

    杨青睡不着了,本来他是想睡的,而且他觉得很累,但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他却忽然觉得又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杨青整整折腾了有一个多小时,仍然是无法入睡。

    杨青一下子坐了起来,叹息了一声,他现在忽然很想喝酒,也很想抽烟。

    没办法,也只能这么排谴一下了。

    杨青走到了客厅,但是当他刚刚走到客厅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忽然发现,有一束光亮闪烁在客厅的茶几上,而且那道光束是照在棚顶上的。

    那光亮很是耀眼,杨青抬头看去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棚顶上的光束里面赫然是有什么景象在变幻。

    “那是什么?”杨青大为惊异,他几步来到茶几旁,看了看茶几上的东西。

    那光束是来自于郑荡的那个打火机。

    “猜猜嘛!这又有什么呢?如果将来我们姐妹都跟了你,你难道还要每天问我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吗?”女子嬉笑着对杨青说。

    杨青有些无语,他还真是不敢想象,这两个女子一起跟了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那感觉应该很刺激吧。

    杨青想了想,摇头苦笑,说道:“我真的是猜不出来,你们还是自己招认了吧。”

    两个女子一起捂住了嘴,一同笑了出来,她们的动作竟然也惊人的相似,这让杨青与肖博有些大跌眼镜的感觉。

    那个打火机上面闪烁着极为耀眼的光亮,而且那个光亮的光柱直接映照在天棚上面。

    很亮的光柱,而光柱映照之中,竟然是在天棚之上显示出了一幅幅的画面,虽然没有声音,但却是有清晰的图像映照在天花板上。

    仔细看看,杨青一下子看得愣住了,因为那个打火机上面映照出来的光柱里面,赫然是郑荡、方柔、文欣如、杨佳熙等人的身影,而且在那些人之外,还有很多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都戴着面具,看上去竟然是有些恐怖的感觉。

    “这他妈的是当时出事的场景吧?”丫杨青深深的吸了口气,自己嘀咕说道。

    很快的,杨青看到那幅画面里面的人在动,但是因为那些画面是在天棚上,所以他看的不是那么清晰,因此他将打火机拿了起来,用手挡住了画面,然后将打火机竖立自来,对着对面的墙壁照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那个打火机的光柱在被杨青用手遮挡住之后,竟然是赫然消失,在杨青对着对面的墙壁映照的时候,那些光柱又出现了,而且那些光亮很明显的闪烁了起来,竟然是开始从第一个画面开始重播。

    “这是什么先进设备,竟然这么厉害。”杨青心里暗暗嘀咕,这郑荡怎么会有这么高尖端的护身符。

    杨青想着,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对面的画面看。

    对面的画面这个时候显示的就是郑荡与那些黑衣人在搏斗,虽然他拼死一战,但是最终还是落败,被对方击倒在地,看样子,他很是痛苦。

    而之后就是那三个女人被黑衣人抓住了,每个人的头上都带了黑色的头罩。

    那些黑衣人当中带头的人,好像是说了不少的话,然后也将郑荡戴上了黑色的头套,一起带走了。

    当所有人都走出去不久,那画面上忽然出现了杨青与肖博两个人的影像。

    “这不就是录像机么?”杨青心里大声喊着,而这个录像机竟然好像只要有足够的光亮,就可以自动录像,而且在关灯之后自动播放,这种录像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杨青心里暗暗的想道。

    既然是知道了这个情况,杨青忙去叫起来了肖博,两个人又看了一遍,看过了之后,杨青对肖博说道;“你觉得这些人是什么人呢?”

    “说不好,这些人都戴着面具,应该就是怕被认出来的,但是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所以这事情还是没有什么头绪。除非他这个打火机有跟踪功能,若非如此,我怕是怎么想也很难想到是什么人做的。”肖博说道。

    杨青也有同感,他知道,如果没有任何的跟踪,或者是别的证据,根本不可能找到郑荡等人。

    杨青叹息了一声,拿起了打火机,说道:“这个郑荡,他也不早告诉我们,这个东西的用处,只是说是护身符,救命用的,现在看起来,虽然是用处很大,但是却也是一样让我们找不到最终的答案。”

    杨青说着,重重地将打火机放在了茶几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青惊奇的发现,在打火机的背面,赫然是有一个红色的点点在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太快。

    “不会是他这个打火机还有跟踪功能吧?”杨青深深吸了口气,说道。

    肖博听了杨青的话,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打火机,他也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他拿起了打火机,看了看,不禁惊喜的说道:“果然是个跟踪器,虽然他不能显示人所在的范围是什么地方,但是我觉得,他这个跟踪器是可以帮我们找到他们现在所在地的。”

    杨青听了这话不禁大喜,他道:“如何跟踪,如果你明白,我们马上动身,去救他们。”

    肖博沉吟了一下,说道;“为了防止这东西与郑荡失去联系,我们用一个东西将他装起来,然后一边走一边看上面的红点,我觉得那个红点应该是与郑荡身上某样东西互相有联系,如果我们接近了红点,红点就会稍微变大一些。”

    杨青点头,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为了防止这个东西上面的东西丢失,所以特意找了一个黑色的盒子,将打火机放在了里面,而且有红点的那面向上。

    这些都弄好了,杨青与肖博两人也不睡觉了,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再次走出了家门,一同上了车,开始追踪那个红点的动向。

    起初的时候,杨青试验了几回,方向都不对,但最后终于是试验出来了郑荡等人所在的方向,因此两人开车一路追赶了过去。

    显示郑荡的那个红点一直在闪烁,应该是他们现在仍然在路上,因此杨青两人一路追赶,一直向着南方进发。

    一路行去,杨青发觉,显示郑荡等人的红点竟然是向着远处的公路而去,那个方向应该是高速公路,那边不是要离开本市,就是要赶奔郊区,只有这两个解释。

    杨青的心有些收缩了,因为他怕那些人会对郑荡等人下毒手,在郊区解决掉郑荡他们几人。

    杨青的车速提高了,一路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红点越来越亮,而且越来越大,这就证明,杨青两人追赶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而且两人迅速的靠近郑荡等人。

    很快的,杨青的车已经是来到了郊区与高速公路的交界处,一共是两条路,一条是郊区,一条是高速,杨青试验了一下,那个红点的方向竟赫然就是赶奔郊区去的。

    杨青的头有些大了起来,他真的害怕会出什么事情的,如今知道对方要带郑荡等人去郊区,他的心就更焦急了。

    提高车速,杨青的车已经是如同闪电一般的冲向了郊区。

    红点越来越亮,越来越大,最后红点几乎都要与打火机差不多大小的时候,杨青发现,在距离自己车不远处,有一台车,也正快速的向前疾驰。

    很明显了,车上一定是有郑荡等人,那么他们带这些人来这边是什么用意,杨青想不到,但是他必须要弄明白,既然是跟上了,那么就要搞清楚。

    杨青直到这个时候,紧张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他现在倒是不太害怕了,毕竟他想,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快解决这几个人,因为怎么也得找到个好地方才能下手,如果是那样,自己也就有时间了。

    杨青放心之后,他的车速也就降低了,就在那辆车看不到的距离跟踪着他们。

    前面的那辆车拐了好几个弯,不多时在郊区的镇子附近的一处小村子旁停了下来。

    杨青他们手里的打火机显示,那个红点不再移动,那就是应该对方已经停住了行程。

    杨青与肖博两个人在距离那台车很远就下了车,因为怕被对方发现,因此两个人徒步向前,一直来到了那辆车的不远处。

    哦这个时候,杨青与肖博就见到方柔等人一起从车里面押了出来,而那些黑衣人仍然是带着面具。

    这些人很是神秘,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是不把面具摘掉,这也正说明,对方的这次行动其实是早就有了计划的,而对方这么做,也一定是有他的目的所在的。

    杨青心里暗暗想着,但是他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远处看。

    那些黑衣人好像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带着方柔等人向村子的里面走去。

    不多时村子这边就没有了人,而杨青与肖博也顺利的跟踪了过去。

    很快的,这一行人已经是走到了村子的中心部位,在这里有一座很大的院子,院子的大门这个时候是半敞开的,这些人一贯而入,想来是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

    看到了这里,杨青的心也就放下了不少,因为他敢肯定,对方不会那么快的对这几个人下毒手,既然是这样,自己与肖博就有机会将他们救出来。

    杨青与肖博等着那些人都进入了院子,然后剩下两个人看着院子的时候,两个人从后院直接翻墙进入了院子。

    院子很大,而且一共有十多间房子,所以杨青两人在后院进去之后,没有任何人发现。

    但是杨青还是极为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他要看看有没有狗在看着院子,如果一旦有狗,那么他们两个人的行踪也就很容易暴露了。

    很幸运的是,这院子里面没有狗,因此两人也就能够安全的去窥探一些事情了。

    这个时候杨青与肖博已经来到了其中一间亮着等的屋子后面,因为上面是窗户,所以两人不敢直接爬窗户去查看,只能在窗户下面听着屋子里面的动静。

    因为这个时候的季节是夏天,所以窗子都不关严,所以杨青两人很容易听清楚里面说话的内容。

    这个时候,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老板,我们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他们都抓来了,您看该如何处理?”

    询问的声音过去了很久,才听一把杨青觉得有些耳熟的声音说道:“先不用处理,关起来再说,我现在需要思考一些事情。”

    杨青怎么听,这个声音怎么熟悉,他碰了一下身边的肖博,然后两个人迅速的向着那间屋子的前面缓缓走去,希望可以看到郑荡等人被关在什么地方。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个杨青听起来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在广场上响了起来:“杨青,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的,我们又不是不认识,既然你能找到这里,那我们也应该好好谈谈了。”

    声音来的很突兀,杨青两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禁身子都僵住了。

    很难想象,对方是如何发现自己两个人的。

    苦笑,现在杨青两个人只剩下了苦笑。

    杨青站直了身子,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计划与监视中,即便是我们跟了来,你仍是能够知道,这份能力,杨青佩服。”

    那个声音沉默了半晌,然后哼了一声,说道:“不用说风凉话,进来谈谈吧。”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两个身穿黑衣的人已经来到了杨青两人的身前,向两个人一伸手,意思是让杨青两人跟他们去。

    杨青耸了耸肩,无奈的摊手,与肖博两个人跟着两个黑衣人一同走向了刚刚的大房子。

    屋子里面很宽敞,而且富丽堂皇,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是一个农村所在的地方。

    杨青进来之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端坐在屋子中央处的一个人。

    这个人背对着他们两人,但看他的背影,杨青很容易能感觉出来,这个人他很熟悉,甚至于熟悉到他觉得有些呼之欲出。

    没有言语,没有行动,有的只是静默,好像在这一瞬间,他们需要的都是沉默一般。

    良久之后,杨青缓缓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你是韩枫?”

    那个人好像早已想到,杨青能够想到是他一般,因此根本就没有惊异,他背对着杨青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转过了身子,笑着说道:“不错,就是我。你是不是有很多的问题想问我呢?”

    杨青笑了,他笑的有些苦涩,但也不乏有一丝惊奇。

    杨青拉着肖博来到了屋子中央宽大的沙发旁坐了,然后也不管主人是否同意,他自行在茶几上拿起了酒瓶,在两个杯子里面倒满了酒,之后自己喝了一口,靠向了沙发靠背,好整以暇的说道:“是有很多的事情想问你,不过我的时间很多,我可以慢慢的听。”

    “我的时间也很多,不过应该比你的充裕了不少,如果你真的是这么好整以暇,我也不介意慢慢的说。”这个时候韩枫已经是将他侧对着杨青的身子拧了过来。

    杨青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脸上露出了一抹无赖般的笑容,说道:“无所谓了已经,反正都到了这么一步,所有的人都好像是落在了你的算计中,因此我已经无所谓什么别的了。”

    韩枫皱了下眉头,他将手里的半截烟放在了烟灰缸里面,然后看向杨青,说道:“你能想到些什么,不妨说说。”

    “其实我也没想到什么,不过当我知道是你的时候,我忽然想通了一些细小的事情而已。”杨青咧嘴笑了起来,然后伸出了手,说道;“我身上没带烟,能不能给一根抽抽。”

    杨青平日几乎是不抽烟的,他这个时候要烟抽,就连肖博也是有些不明白,不过这个场合,肖博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看着韩枫的人将一盒烟放在了杨青的身前。

    杨青轻轻的拿出了一根,然后放在嘴里,点燃之后,轻轻抽了一口,然后抬起了头,看向韩枫,说道:“其实当初你的公司在与我合作的时候,根本就是有能力帮我与陈彬周旋到底,甚至于将陈彬在股市里面击垮,应该都是可以的,只是你当时一直都是在示弱,想让我跟陈彬两个人两败俱伤。”

    杨青轻描淡写的说着,眉宇间没有一丝的阴霾,好像他一直都知道这件事一般。

    韩枫点了点头,他说道:“这个我相信,你在我返回燕京市的时候已经是有所猜测的了。

    杨青点头,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然后说道:“这还不算什么,其实打从一开始,你的资金在股市里面的作用就并不是很大,而且你更是引了文家胜来,照我的估计,你一开始就跟文家胜暗地里有所交集,即便你不是以你真实身份与他联络,也一定是通过了其他途径跟他有所交集。“

    “哦?这一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韩枫饶有兴趣的看向杨青问。

    “其实很简单,按照正常的情形来推测,陈彬当初是在骗文家胜,文家胜是只老狐狸,即便他真的是老糊涂了,但他也会知道,陈彬在蚕食他的势力,从这个角度看,他应该不会允许的,但是他当时表现出来的却是淡定,因此我在想,如果说股市里面他没有占到便宜,或者说自己的势力真有所被蚕食,他会不会什么都不做呢?”杨青缓缓的说道,眼神里面闪烁着一抹寒芒。

    韩枫点了点头,他道:“你说的不错,的确如此,从他的角度看,势力方面,陈彬所蚕食的不过是他外围的力量,而中坚力量,陈彬一直没有真正得手。”

    杨青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然后轻缓地说道:“他在股市里面的表现,当时并不明显,但是他获利却是极丰,如果他真的是所有的事情都听陈彬的,那么他一定会一败涂地,根本不可能坚持到最后,仍是没有垮掉。而幕后帮助他的人,一定就是你。”

    杨青说的非常斩钉截铁,甚至于连一点质疑都没有。

    韩枫点了点头,他含笑着看向杨青,说道:“难为你竟然看的这么通透。,”

    “其实我一直都在奇怪,我去见了几次文家胜,他一直都非常淡定,而且最主要,他在股市方面的事情上,并没有跟我说太多,即便我让他防备陈彬,他表面上比较信服,但我能看出来,其实他不过是敷衍我。”杨青冷笑着说道。

    韩枫点了点头,一脸的微笑,好像这些事情,他一直认为杨青是应该能想到的。

    “那么你觉得我跟文家胜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呢?”韩枫翘起了二郎腿,笑着问杨青说。

    “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个我还真是不大清楚,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倒是觉得,你跟他的关系一定非常密切,甚至于说,他就是你,你就是他,因为本身这件事里面你们之间没有发生过真正的摩擦。”杨青缓缓的说道。

    韩枫沉默了,良久,他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其实你说的也基本差不多,不过也不能说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两个应该说是同病相怜,而且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复杂,不是一般人明白的。”

    “哦?是吗?”杨青冷笑了一下,将手里的烟头在烟灰缸里面掐灭,然后舒展了一下身子,这才又坐直了身子,说道:“我也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只是你们隐藏的都很好。”

    韩枫点了点头,伸出了手,在身边的一个包里面拿出了一沓文件,放在了茶几上,看向杨青,说道:“算了,别的不要说了,我有些累,你把这些文件签署了,人我立刻就还给你。”

    杨青扫了一眼在茶几上的文件,他连拿起来看都没看,懒洋洋的向后靠了靠,笑着说:“我来这里不过是想救人,文件什么的我也没想过签,上面写什么我没有看,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谈的。”

    韩枫的脸上没有变色,只是笑着看着杨青,然后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想救人了?”

    “想,自然是想的,只是你现在没有诚意,即便是谈谈心都不谈了,这样你算不算有诚意呢?”杨青微笑着说道。

    韩枫沉着脸哼了一声,将手放在文件上,冷冷地说道:“如果你签,难道就不怕我会杀了他们?”

    “起码有一个人你不会杀的。”杨青露出了一抹阳光的笑容。

    “你说文欣如?”韩枫自然也不笨,他立刻就想到了文欣如。

    “自然是她,难道你会杀她?毕竟你跟文家胜关系不一般,你怎么能下手杀他的女儿呢?”杨青微笑着说。

    “那还有其他的人呢。”韩枫并不示弱,脸上这个时候浮现出了一抹残忍的笑。

    “我说韩老伯,你不用这副表情,这年头表情发狠没有用的,还是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说不定我还真的会把文件签约了呢。”杨青一脸的挪揄的笑着说。

    韩枫深深吸了一口屋子里有些发干的空气,身子向后靠了靠,说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只是有些奇怪,你现在为什么要挑唆李家与杨家,导致现在的全国的金融状况急转直下,弄得国民的生计眼见要大幅度跌落?”杨青缓缓的问道。

    “这个是他们自家的私人恩怨,跟我不相关。”韩枫冷笑着说道。

    “是吗?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杨青端起了酒杯,缓缓喝了一口,说道。

    “那难道你还知道有什么原因?”韩枫面部没有丝毫变化的看向杨青,问道。

    “我不知道内情,但是我起码知道,他们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展开互相的搏杀,其中应该是有你的绝大因素,只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些奇怪。”杨青冷笑着说道。

    韩枫仔细打量杨青,半晌后,他才缓缓说道:“我应该想到,你能想到这一层的,只是这一层的关窍我却并不想多说,你只要知道,我现在是在隔岸观火,他们打的越厉害我越高兴。”

    杨青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他说道;“我说李兴国是有毛病,是有些疯了,而你,我看疯的好像更严重,不过你的这种疯是有理智的疯,起码来说,你能坐收渔利,是吧?:”

    韩枫拿起了茶几上的酒杯,喝了一小口,笑着说;“我是生意人,自然是要以利益为先。”

    杨青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不过是表面的一点点的因素而已,你内里的因素,你一直没有说出来,难道你还想带到棺材里面不成?”

    韩枫瞟了杨青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你不用激我,即便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说出来,现在只是问你,你是否签署这些协议,如果你肯签署,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瓜葛,你可以立刻离开燕京市,我绝对不会对你下手。”

    杨青摊了摊手,说道:“这个我还真是不成,好像我忽然不会写字了。”

    杨青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在一旁的肖博却知道,眼前的局面,除了像杨青这样癞皮一般的对付,只怕是暂时想不到什么别的好办法了。”

    韩枫哼了一声,重重地将手在茶几上一拍,怒道:“杨青,我是希望能够和平解决,毕竟你叫了我这么长时间的伯父,我不想以大欺小,希望这件事可以不用通过流血就能解决,既然是你这样,那我只好是让你见见自己兄弟与女人的血。”

    韩枫说着,一摆手,吩咐身边的人说道:“去把那个郑荡的手给我砍下来。”

    身边的一个黑衣人听了这话点头,转身就要走,但是就在他刚刚迈出两步的时候,忽然听杨青笑着说道:“伯父,难道你砍了他的手之后,我会心里不记恨你?如果说,你砍了他的手之后,我更不会签,我宁愿陪着他一起死,你觉得我失踪之后,燕京市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杨青的话说的并不多,但说的却是很有分量,毕竟现在的杨青也算是有些实力的,况且他跟杨家的关系很好,一旦他失踪了,杨家一定会全力稽查,难免会有消息透露。

    “好,我洗耳恭听”杨青鼓掌笑着说道。

    韩枫冷哼了一声,他对于自己被杨青要挟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终究他压住了愤怒,开口说道:“其实整件事情应该都是从你说起。”

    “哦?愿闻其详。”杨青眸子里面闪出了一抹不解。

    “你这个年轻人来到了燕京,第一眼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