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尘埃落定(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都忙完了?”方子萱穿着一件宽松的外套,凛冽的秋风吹得衣角“簌簌”作响。

    “嗯,”严越随口应了一声,揽上她略显沉重的腰肢,“这里风大,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儿。”

    “没关系,里面太闷。”

    严越抬头望了一眼这幢有着岁月积淀的老宅,感慨地笑了笑,“这么多年的老房子,那股腐朽的味道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江南那边的宅子已经修好了,我们过段时间就搬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在京城始终住不惯,每次到了冬天都要闹一场病,正好寒假到了,你不必上课还是回南方住比较好。”

    “你别这么惯着我,前段时间子鹏还说我的脾气被你惯坏了。”嘴上虽然嗔道,脸上却有着一丝温柔的爱意。

    “我不惯着我老婆孩子,难道还惯着他那小子?”他不自觉地抚上她的肚子,“宝贝今天乖不乖?”

    “当然,这个孩子真的出人意料的乖巧懂事,从怀上的那时候开始,无论遇到什么事儿都没闹过我。”就算是她这么严肃的人,在谈起自己孩子的时候也是一脸母性的温柔。

    不得不说这几年下来,她整个人都变得愈加柔和了,毕竟没有一个女人是天生就坚不可摧的,所谓坚强,很多时候都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有人可以依靠,而不得不独自面对整个世界所作出的姿态。

    “宝贝真乖。”他将手覆在她的肚子上,像是回应般,肚子里的孩子轻轻踢了他两下,“他踢我了!”

    看着他不可思议的样子,她轻笑出声,“又不是第一次踢你,有什么好惊讶的。”

    他望着她的肚子嘿嘿傻笑,“我们家的宝贝一定是最聪明的。”

    他将耳朵附在她的肚子上,沉默了几分钟,声音变得有些复杂,“当年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爸应该也这么期待过我的出生吧?”

    自己做了父亲才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最幸福的莫过于自己最爱的女人为自己孕育孩子了,男人应该是将所有的爱都投注在这个爱的“结晶”身上,当年自己父亲的心情和现在的自己想必是一样的。

    方子萱沉默,伸手握住他的手。

    “我知道他们其实是爱我的,小时候的事虽然记不清楚了,可还是多少记得一些的,那个时候妈妈还没离开我们,无论爸爸有多忙,每天一定会回家吃饭,他们每晚都会陪我玩,讲故事给我听,哄我睡觉,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温暖。可自从妈妈走后,一切都变了,所以那个时候我才那么怨恨她。我爸说的对,我是个杀人凶手,是我害死了我的妈妈,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报应……”

    “造成这桩悲剧的是你父母自己,如果他们能对彼此多一份信任,在你妈妈查出患癌时就选择相信你爸爸,两人共度难关,又或者你爸爸能够始终坚持认为妻子不会背叛自己,对所有的细节小心查证,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可是他不但没有信任你妈妈,还放任你被有心人教唆,让你从小就怨恨上母亲,最后又将一切怪到你的身上,实在不应该。”照理说,她一个做晚辈的实在不该指摘她那素未谋面的公婆,可她脾性耿直,有一说一,最重要的是她见不得他难过。

    “其实爷爷去世了,我很伤心。”他沉默了很久,半跪在她的身前低着头,让她看不分明他脸上的表情,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尽管他自始至终没有流一滴泪,始终都摆出那副凛冽狠绝的姿态,但都不代表着他不伤心不难过,他可以无视严家人对他的谩骂和仇恨,因为对他们,他从来就没有感情,但唯独对这个爷爷,他没有办法狠下心来。

    虽然他也恨,恨他的放纵和刻意袒护,可是如果不是他护着,他无法在虎狼环伺的严家活下来;如果不是他执意要将严家交给他,他今天也得不到严氏的大权。

    “他临终之前还不忘让我放过他们,你说我该怎么办?”他的脸靠着她的肚子,似乎是在询问她,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这几年来,他将严家牢牢掌控在手里,严厉打压自己的大伯和三叔,虽未达到前世疯狂到不顾一切的地步,可也是步步紧逼,把两人逼得几乎无路可退,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臣服。

    在严老爷子的葬礼上,众人对他怒目而视,却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代表了严家的最高权力,哪怕是走上仕途的严茂迁和严起也不得不看他的脸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