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贾雨村刚一想到这儿,就好仿佛看着杭州知府的那根手指划破了时空,穿越重重的迷雾,一直指向了小妞身上的那块玉佩,而那玉佩的形状花纹都好似放大了无数倍,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了贾雨村的脑海之中。

    “那是‘百无禁忌’!!!”贾雨村猛地灵光一闪,终于想起了那块玉佩的来历,更是惊骇欲绝的叫出声来。

    贾雨村还没有被罢黜的时候见过一份加急的公文,那上面不仅有“百无禁忌”佩的样式,更有当今皇帝的旨意:佩此玉者,百无禁忌,如朕亲临!

    贾雨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圣旨,也从不曾听说过这般的圣眷。

    因为好奇,更是为了自己的前途,明知胡乱打听这样的毛病乃是官场禁忌,贾雨村还是费了大量的银子和无数的心血悄悄探听其中究竟。

    这一打探就一直打探到张野一家出京。

    因着康熙那份御笔亲题的户籍证明,贾雨村才终于晓得了“百无禁忌佩”是带在固伦怜心公主的身上,而怜心公主如今的另一个亲生父亲更是诡异的“超亲王”!

    之所以说“诡异”,一来是指“超亲王”一家子出现的方式实在是古怪,仿佛是凭空变出来的一般,往前查证不见“超亲王”的父母祖宗;往后看去,不但儿子不随父姓,便是固伦怜心公主怎么又成了他亲生的女儿?

    再有就是“超亲王”一家子的权利和级别都是让人震惊莫名。

    超亲王居然同时有两个嫡妻不说,这两位福晋的品级居然与皇后同级,便是见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特旨不拜!

    这不就是说“超亲王”虽然名为亲王,实则位比天子么——更甚至比天子都还厉害?

    毕竟古往今来,历朝历代都不曾见过同时有两个皇后的存在,难道这就是“鸳鸳相报何时了,除非一母加一母”的绝活么?

    超亲王一大家子的事情,贾雨村最先还是打林如海哪里听说的。

    毕竟。康熙很怕自己手下的那些个大奴仆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的缘故,正好撞上了张野一家的枪口,惹得张野这位大爷雷霆大怒,再干出什么“围京城连震一月”这类的大事来……倘若真是那样,康熙也不用祭祀天地了,还不如直接将自己洗洗干净,切吧切吧夺了,然后当成牺牲献祭算了。

    所以打天津和张野一家分手告别之后,康熙都来不及回京,便草草写下了几份圣旨。安排了得力手下,往四面八方撒去了消息。

    康熙没胆子坏了无忧道人“微服”游玩的兴致,自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在旨意中形容张野一家子的相貌,只好提醒各个地方的官员留心——可留心总得有个标志啊?

    于是他想了许久,才记起妞儿身上的长命锁乃是当年自己借太子的名义送的“百无禁忌佩”。

    而小妞随了张野大大咧咧的性子,对于首饰之类的又很不讲究,从来没将那块玉佩当成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只是完颜瑞让她不可离身,她便就一直挂在脖子上。

    这可不正是最明显的记号么!

    所以他那份旨意不但详细描绘的玉佩的样子。更要求大清所有官员,但凡见了“百无禁忌佩”的主人,便要不动声色的留意她和她身边身边之人……那就是万万不能得罪的超亲王一家子。

    而只要超亲王一家子没表明身份,你们这帮奴才便全部都给我装瞎子、装哑巴。

    可是万一超亲王一家子有了什么要求。你们这帮奴才就得要有“炮灰”的觉悟,他一家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便是让你们自杀,甚至是让你们起来造反,也都必须奉行无误!

    这样的旨意便是最昏庸的昏君都不见得能写得下来。可是一向英明的康熙皇帝偏偏还就这样做了!

    贾雨村还记得自己听完林如海转述之后的心情。

    当林如海最先说到“超亲王”封号的时候,贾雨村是相当不屑,心道:这怕就是个短命鬼……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外姓人能被册封为亲王。可见离死就不远了,谁不知道当今皇帝最恨的就是外姓王?

    可是接下来再听说皇帝居然将超亲王的两位福晋都封为了嫡妻,而且还位比皇后的时候,他就开始有些犹豫:莫非,那两位福晋的来头太大,皇上是看在两位福晋的面子上才给了超亲王这般的尊荣么?

    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是他的妄想。

    只凭康熙皇帝圣旨中最后的几句话,便能晓得康熙对于超亲王实在是太放心了,以至于连江山社稷都能拱手送出——就看超亲王想不想要罢了!

    如今整个大清朝的官员都清楚这样一个道理:超亲王之所以是“超亲王”,那正是他有“艹”亲王的实力不是?

    贾雨村一旦猜出了小妞的身份,当时眼睛就亮了——这是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啊!

    不说超亲王,就是固伦怜心公主的小萝卜腿上的汗毛,那也比什么国公府粗了无数倍不是……一个是参天大树,另外一个便好似不起眼的小草;一个是汪洋大海,另一个顶多就是谁家院子里面的池塘。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贾雨村的人品相信大伙都很明白了,就他这样的势利眼和官迷,哪里会不清楚靠山的重要性……若是按照林如海的安排,去京城投靠了荣国府,那自己最多也就是个官复原职——毕竟贾政自个儿也没混上个四品的官。

    往后的升迁则更是麻烦!

    一来,贾雨村虽然姓贾,可他的祖籍是在湖州,荣国府的祖籍则是在金陵。

    说的好听一些便是“五百年前是一家”,说得不好听,贾雨村又不是贾政的儿子,凭什么让人家得全心全意的为自己谋划呢?

    二来,京城贾家势力的确很大,“四王八公”也绝非是浪得虚名。

    可是官场和情场差不多是一个道理。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了东风。往往势力越大也就代表得罪的人越多,得罪的势力也就越大。

    朝堂上面若是势力不平衡,一家独大的话,皇帝也看不下去了不是?

    正因如此,贾雨村早就明白投靠荣国府是一次赌博,等于从今而后便在自家的身上打上了贾家的烙印。

    这也原书之中他从不曾感激林如海的理由——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官位,同时也让自己不得不面对许多贾家的政敌。

    贾雨村是个聪明人,在官场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更是彻悟了“有得有失”的玄奥。但人就是如此,知道是一回事情。接受并付诸行动又是另外一回子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的“知易行难”!

    但投靠超亲王一家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难处”了。

    对于一般人,甚至是皇帝而言,官场就好比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所以争斗不可避免。

    而换了超亲王一家则偏偏不需要按照规矩出牌!

    对他们一家子来说,那就是“鸟太大了,应该选什么样的林子”的问题——江山社稷这一家子都能唾手而得,人世之间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们一家子得不到?

    在这样人手下混饭吃,再次也是个从龙功臣吧?

    贾府和超亲王两边的实力实在不成比例。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如何取舍。

    贾雨村哪里会让这样的机会从自己手上白白溜走?

    虽然哭得惨了一点,磕头磕的疼了一点,更将什么读书的人风骨丢了个十万八千里,可是只要能进了超亲王家的门墙。托庇于超亲王一大家子的羽翼之下,那些玩意儿当真就不算什么了!

    而且贾雨村还很有心计的将自己从进士出身贬成了举人,这小子觉得这就可以看出自己的诚意了。

    要知道,不论进士和举人虽然都是官身。可一个是直接进入官场,另一个则是候补——以这样两种身份投入别人的名下,后果绝不相同。

    像贾政身边就围了许多的“清客”。这些人有不少都是举人,他们或者想要借助贾家的势力谋求一个官位,但更多的直接就做了谋士一般的角色。

    对于这样的举人,大清朝的政斧是不怎么理会的。

    每次开科取士都会产生成百上千的举人,二十几年累积下来就更是不可胜数,而大清的政斧职位也就那些个,当真是“僧多粥少”,更不可能一一安排。

    更何况上面还有进士,同进士等人呢?

    “进士”简单的说也就是更够直接进入官场的人士,这些人至少也能混一个九品芝麻官儿。

    在皇帝和有野心人的眼中,这些个进士多多少少都掌握了一些权柄,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争夺拉拢的对象。

    康熙是个掌控**及其强烈的皇帝,为了保证自家皇位的安稳,他曾再三告诫自己的儿子和爱新觉罗家的那些个王爷们,不允许他们随意和这些人勾搭——他和张野一样,极恨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将“天子门生”划拉进自家的口袋。

    贾雨村因着这样的告诫,又搞不清楚超亲王究竟有没有造反的心思,为了安全起见,更是为了未来的主子考量,这才费劲心思的改了自家的出身。

    不过张野连同他们一家哪里知道这样的窍门?

    “你是还是举人?”,后土层听张野说过,“举人”就是那些读了一肚子四书五经后参加考试,然后省大考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想着这样的人物也算的上了有大毅力,便随口夸奖了道:“很不错啊!”

    贾雨村闻言,心中的小人儿纠结的内流满面了: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妞儿一听也来了兴致,围着依旧跪在地上的贾雨村转悠了好几圈,两眼放光的问他:“你当真在省试中考了第一,看不出来啊!”

    “就是!就是!”,猴子也很是不信,一面附和了妞儿的话,一边质疑道:“就你这样的小胳膊小腿儿怎么会是第一?”

    这下子贾雨村当真哭了出声:“小姐,少爷你们说那是解元啊!而且小人考的是文试,不是武试!”。贾雨村一面解释。一面更是委屈:这还不是重点好不好——咱们现在不是应该讨论我投靠的事儿么?!!!

    不提贾雨村被憋屈的不行,只觉得超亲王一家的门太难进。

    单单说张野,他老人家一听这小子不是解元便没了兴趣。

    要知道,张野最喜欢的一部电影便是《唐伯虎点秋香》,又因为唐伯虎就是解元,所以对解元是情有独钟。

    所以贾雨村倘若当真说自己是“解元”,说不定张野还真不介意做一回“华太师”……起码没事的时候让贾雨村和什么“对穿肠”搞一场比试,那还是很有看头的。

    后土见张野他们都不想再和贾雨村啰嗦了,又看着贾雨村装的实在可怜,而且这人对妻子好歹算是情深意重。人品似乎还行,便想自家虽然不会收他,可是却能推荐给人皇,便打算记住此人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贾雨村终于送了一口气,连忙恭敬的回话道:“小人姓贾,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

    这个名字不报还好,一报了名号之后张野一家子哪里还不知道是《红楼梦》开始了啊!

    这小子的名字和他的恩人甄士隐一样。都极有寓意,而且两种寓意恰恰相反相反。

    甄士隐姓甄,名费,字士隐。谐音便是“真废”,“真事隐”;而贾雨村便是“假话”,“假语存”……书中言道“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

    因此。当“假话”居然能够“时飞”的时候,一场大戏便缓缓的拉开了序幕。

    “尔不是应该在扬州林如海的府上当先生,教女弟子么?”女娲也明白了过来:感情这个“老实人”并不老实。先前的时候他居然将大伙都骗了,难怪洪荒之中的神仙总是说红尘之中人心不古,因此大恨之下问得也就很不客气,“怎么会来了杭州?”

    贾雨村惊得都呆了,愣愣的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他万万没想到隐姓埋名的超亲王一家的消息居然如此灵通,连自个儿给林黛玉当先生的事情都能探听的出来。贾雨村一想到了这里便是又惊又悔,更是从女娲的语气之中明白自己的谋划彻彻底底的算是黄了。

    官场之中的“欺下瞒上”是一门高妙的绝活。

    “欺下”倒是没什么危险,顶多就是那个“下”字会咸鱼翻身,可是即便翻身了一般也不会大肆报复,而这就是官场的逻辑——但凡下面的人就应该是自己踏脚的门槛,而门槛可不正是用来踩的么?

    倘若那个下面人升了上来,然后睚眦必报,这就坏了整个官场上的“规矩”,往往会招来整个官宦阶级的非议和打压。

    “瞒上”就得看情况了!

    一种情形是上面不想知道,或者是感觉为难……对于这种情况你隐瞒的不但无错,而且上面还多多少少受了你一份人情。

    只不过贾雨村运气不好,偏偏遇见了他最不想遇见的情况。

    这就是你自己有了污点或者是错误,但偏偏不想让上面的人知道,于是便偷偷的隐瞒了下来,欺负上面人耳目不清,想要蒙混过关。

    贾雨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不就是贪了点污,被罢官了么,哪里来这样大的罪过,以至于让超清王一家子这样不待见。

    或者,超清王一家并不是在注意我,而是巡盐御史林如海???

    一想到这儿,贾雨村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林如海都没打听过自个儿的底细呢,可是超亲王却为了林如海,生生的将自己祖宗十八代都查了底掉,可见是何等的重视。亏得我以前总觉得林如海的位置是个烫手的山药,前招狼、后招虎的,没什么前途呢……感情那是人家有底气,完全不怕啊!

    有了超亲王做靠山,不论是漕帮还是江南世家,甚至于背后的那些个皇子,这些个人全部加起来,捆成一团,也远远不够林如海收拾的,人家那是“装猪吃老虎”。就盼着那些个人跳了出来,磨刀霍霍的等着开宰呢!

    贾雨村想得太多了,他觉得林如海是在“装猪”,可惜自己是“真猪”——要不然,他怎么会和江南世家那些人想得一模一样,都觉着林如海好欺负呢。

    人家那叫“深藏不露”好不好?

    若是早晓得了其中究竟,他贾雨村哪儿还用得着求了林如海,去什么贾家啊,直截了当的投奔了林如海就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