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最关键最屈辱最伤痛的夏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天,到处是白光,白得晃眼,白得让人眼晕,白得像张A4白纸。

    阳光下,密密麻麻的人影在动,落入彭远征的眼中,似乎就成了一张白纸上的无数字符在漂移起舞,而新修的宽敞马路又仿佛是女巨人裸露的大腿,光洁笔直,煞是性感,偶尔有一辆汽车驰过,一转眼又没了影子。

    “热死了。”

    “是热死了!”

    “怎么这么热?”

    “我怎么知道?”

    “那些人在看什么?”

    “过去看看不就行了?一天到晚就知道问!”

    一对青年男女并肩从彭远征身边走过去,男的似乎想拉女方的手,却被女的悄然避开了。

    彭远征默默地跟在两人后面,也走到了机械厂生活区门口的公告栏下。

    公告栏前已经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男女老幼。彭远征站在人群后面,听人群中一个小女孩天真地在问另一个小女孩,“露露,什么叫强奸呀?”“就是不要脸的坏蛋欺负了好人……”

    这是一张戳着红印的布告,类似的布告最近贴得满城都是。

    在这个严打的年代,不少被从严从重从快惩处的犯罪分子,尤其是一些即将被枪决的、罪大恶极的乃至精神变态的,经常在城市中的布告栏上抛头露面。

    布告上还贴着一张头像,那是一个被公判死刑的强奸犯。黄黄瘦瘦的一张脸,光头,看上去20岁刚出头,倒也眉清目秀。但据说此人已经在半年内强奸了好几个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甚至还有一位八十岁的老妪。

    “真是***变态!”

    “该死的畜生!”

    众人指指画画,唾沫星子若是能杀人,估计这强奸犯早就死了无数遍了。

    众人看了一会热闹,慢慢散去。但彭远征却怔怔地一直盯住布告上的日期——1991年7月25日,眼眸中闪烁着无比复杂的光彩。

    “彭远征!”身后传来一个轻柔的呼唤声。

    彭远征猛然回头来望着,只见一个面容秀气、肤色极白、穿着白色连衣裙、留着一头时下流行的披肩发的靓丽女孩,盈盈站在那里,向他微笑着招手。

    那女孩走了过来,裙摆被热风吹动,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娇艳如花,摇曳生姿。

    彭远征张了张嘴,试探着轻轻道,“曹颖?”

    曹颖没有察觉到彭远征嘴角那一抹复杂的苦涩,笑着向他伸出手来,“又是一年多不见了,老同学,听孟姨说,你也毕业了,分配在哪个单位了?”

    彭远征麻木僵硬地握了握女孩柔软温热的小手,勉强笑着,“嗯……分配到白云观乡政府了,不过我还没有去报道。”

    “乡政府呀,倒是不错,就是这个乡似乎太偏远了,也很穷的。”曹颖皱了皱好看的柳眉儿,“你是名牌大学生,不应该被弄到乡下去吧?人事局怎么搞的?”

    彭远征淡淡笑了笑道,“没啥。去乡下锻炼锻炼也挺好。”

    曹颖似乎有事,就招了招手道,“也成。彭远征,改天咱们找高中老同学一起聚聚啊,我还要去百货大楼买东西,回头见!”

    “嗯,回头见!”

    曹颖向前行去,走了几步,又扭头来笑着向彭远征道,“彭远征,我分配在二中当老师了。”

    说完,曹颖轻盈地跑到了马路对面,上了一辆吭哧吭哧开过来的公交车。而上了公交车之后,曹颖才感觉到自己脸颊有些发烧。

    望着曹颖离去的背影,彭远征眼眸中闪过一丝柔情。他已经非常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1991年,这个对他而言最关键最屈辱也是最伤痛的夏天……眼前是那幢熟悉而陌生的米黄色四层老楼,彭远征仰首望去,三楼东户的窗户上悬挂着淡蓝色的窗帘,这一抹淡蓝色让他本来平静的心又增添了一丝丝的温情脉脉。

    上了楼,打开微微有些晃荡的简易铁皮防盗门,走进了家门,在跨进家门的瞬间,彭远征忍不住泪盈满眶。

    他在新安市机械厂生活区这套两居室的福利房里生活了30年,直到2000年这幢楼被强拆,他才恋恋不舍地换了一套房子。

    他之所以一直住在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