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反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胡先生想到昏迷的俞阁老,瞥了一眼乱成一团的俞夫人等人,又看了一眼脸色灰败眼底却闪过一抹毅色的费氏,略沉思了片刻,这才低声道:“那个姓郭的,是丁丑年的进士。”

    费氏脸色大变。

    如果对方是寻常百姓,民告官,不管有理没理,进了衙门先打二十大板。很多人还没有开口,就先死在了这二十大板上。因而纵然是血海深仇,等闲人也不会去告官。若对方是进士及第,就有资格坐在堂上问话,不必伤筋动骨,告一次不行,告两次,告两次不行,告三次。县里断得不满意,就告到州里;州里不满意,就告到府里……有的,为了一口气甚至会告到大理寺。那被告的人就算是有理,这样一层层地告上去,名声也完了。

    胡先生见她明白厉害关系,对她不由得高看一眼,想了想,索性低声道:“姨娘等会劝劝夫人,要早做打算才是。”

    “多谢先生指导。”费氏声音发颤地给胡先生曲膝行了一个福礼。

    胡先生拱了拱手,退出了耳房。

    费氏帮着束妈妈把俞夫人抬到了一旁罗汉床上,用冷帕子给俞夫人擦了脸,俞夫人幽幽地醒了过来,在人群里找着俞槐安:“德圃呢?他现在在哪里?”

    俞槐安忙上前两步,低声道:“我这就去找大爷。”

    俞夫人点了点头,叮嘱他:“让他快回来,就说老爷昏倒了。”

    俞槐安应声而去。

    俞夫人就看见费氏端了杯热茶过来,她不由问:“大奶奶呢?”

    众人的目光朝临窗的大炕望去。

    范氏正伏在墨篆的肩头小声地哭泣。

    俞夫人心头顿生无名之火,拿起费氏递来的茶盅就朝着范氏砸了过去:“你嚎什么嚎?德圃还没死呢!我俞家好好的运道,都是让你给哭没了的!”

    范氏避之不及,满盅的热茶泼在了她的身上,手背烫得通红,她却吭也不敢吭一声。强忍着伤心,擦了擦眼泪。

    墨篆看着眼眶都红了。

    俞夫人犹不解恨,道:“你公公昏迷不醒,你婆婆卧病在床,你倒好,只知道哭。难道你娘连端茶倒水也没有教过你吗?”

    范氏心里暗暗生苦,忙起身亲手帮俞夫人重新沏了杯热茶。

    俞夫人就要她去看看俞槐安回来了没有:“现在德圃有事,你也不知道关心关心!”

    这本是丫鬟、小厮的事,现在却指使了她去做,明摆着就是给脸色她看。还要给她扣上一顶对丈夫冷漠的大帽子,偏偏她还什么也不能说。

    范氏脸色发青地去了外院。

    俞夫人则招了费氏问话:“那个闵氏……你觉得她人怎样?”语气倒比对范氏要温和。

    费氏微微一愣,苦笑道:“夫人您有所不知,我一边是大爷,一边是大奶奶。亲近了闵氏,对不起大奶奶;疏了闵氏,对不起大爷。只好做那睁眼瞎,每次把大爷托付的事交待清楚了就走,哪里还敢和闵氏多说话?”

    俞夫人很是意外,还想问什么,有小丫鬟跑了进来:“夫人,老爷醒过来了。”

    “真的!”俞夫人满脸惊喜,提着裙子就朝书房奔去。

    丫鬟、婆子呼啦啦都跟了过去。

    御医重新诊了脉,开了方子,吩咐静养,就起身告辞了。

    俞夫人忙吩咐人去煎药,关心地问他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杯热茶,想不想吃些什么,提也没提俞敬修一声,就怕丈夫再次怒火攻心昏过去。

    俞阁老就问起俞槐安来。

    “我让他去找德圃了。”俞夫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丈夫的脸色。

    “也好,”俞阁老微微颔首,“我正好有话要问他。”然后神色一肃,道:“我有话跟你说。”

    束妈妈忙领着屋里服侍的丫鬟、婆子退了下去。

    俞阁老低声道:“那姓郭的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丞,因为闵氏家道中落,就要退亲,可见得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他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但为了这个儿子,却敢到大理寺去告德圃,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人指使。我想来想去,除了赵凌,没有别人……”

    “怎么会这样?”俞夫人面如土色,“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他们过得好好的,我们也没有惹他们,他怎么还死死地抓住不放啊?”

    “你先别埋怨。”俞阁老低声道,“听我把说话完。”

    俞夫人“嗯”了一声,安静地望着俞阁老。

    “那赵凌既敢怂恿着姓郭的告状,想必证据确凿,我们在这上面是找不到破绽的,现在唯一之计,就是走通大理司……”

    俞夫人听着眼角一跳:“您是说,打点大理寺的人?”

    俞阁老微微点头,声音压得更低了:“家里还有多少现银?”

    “有一万三千四百五十两银票。”俞夫人道。

    “太少了。”俞阁老道,“你想办法凑三万两银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