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 独断万古(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役过后,石昊扫平界海这一边,平定黑暗大动乱,解决了大患。

    他该离去了,回归仙域。

    在回去之前,他扫荡了终极古地,又进入黑暗之地,遍寻界海这一端,看是否还有什么古怪遗留。

    随后,他将遗存下来的那些接引古殿都开启了,而后,他更是轰开虚空,见到成片的黑暗牢笼。

    虽然许多牢笼都空了,但是也有一批还关押着元神。

    甚至,在个别接引古殿中,也有一些大长老那般的惊艳人物,肉身亦在。

    关押无尽岁月,许多生灵都疯了,也有的痴呆了,这是岁月之伤,也有一些生灵彼此吞噬过,很是可怖。

    石昊释放出所有修士,他施展无上帝法,神光普照,昏沉的人渐渐复兴,彼此吞噬过的生魂被分开。

    “咦?”

    他见到了一个熟人,接引古殿中有一灰袍女子,姿容绝美,风姿动人,眼中有沧桑,这是一个活的岁月久远的生灵。

    她也在看石昊,眸中现重瞳。

    “真的是你,踏平黑暗,斩开牢笼,扫灭界海这一端的祸患。”她在轻叹,有无尽的感慨。

    石昊也是思绪万千,想到了过去,想到了昔日的人与事,眼前的女子怎会不认识?她是重瞳女。

    当年,石毅就是被她救走的,令之复活,因为他们都是重瞳者。

    此外,她也跟石昊有交集,还曾笑谈,以后要向他借皇蝶,可是后来,她就消失了,再也未曾见到。

    “多少英杰,陷入黑暗。”石昊说道。

    “世事难料,没有想到,你已在仙王之上。”重瞳女子慨叹。

    石昊遥望虚空,而后斩开,他去接孟天正、柳神、火灵儿回归。

    “石昊!”火灵儿笑着,哭着,眼睛中有泪水滑落,这一次又等了十几万年,她真的无比担心。

    石昊为她擦去泪水,轻声道:“别哭了,我带你回家!”

    “好,回家!”火灵儿更加忍不住,放声大哭。

    被困这么多年,她有无尽的思念,想念故土,想念昔日的人,可是,她也知道,世间肯定已是桑海桑田,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

    物是人非,那是不可避免的。

    但她也不是特别的惶恐,因为还有石昊,还在身边,可以相伴。

    “我们回去。”她哭泣,心伤中也怅然,她知道,父母等多半都不在了,顿感悲苦,眼泪不断。

    此时,孟天正拍了拍石昊的肩头,连说了几个好字,再次见到这个最满意的弟子,他内心畅快,哪怕遭遇黑暗劫难,而今也很满足了。

    石昊也很高兴,即便已经为仙帝,也依旧难忘昔日之情,对大长老很尊敬,认真行了弟子之礼。

    只是,再次见到柳神,他沉默了,心中难受,这只是一段黑暗的树桩,没有生机,如何救活它?

    “柳神,我一定会让你再现世间的!”石昊誓。

    柳神影响了他的一生,若是没有柳神,就不会有现在的荒天帝,他对柳神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这一日,界海这里一阵嘈杂,而今仅有数几位仙王活着,比如屠夫、葬主等,当然,他们比一般的仙王要强大的多。

    但是,毕竟还没有踏足准帝领域中,依旧是王。

    “你……是荒,你活着回来了!”

    纵然为屠夫,号称最冷酷与彪悍的男人,此时也睁大了眼睛,看着石昊,无比的震惊。

    因为,他曾经感受过,界海那一边有大恐怖之事生,哪怕相隔无穷远,他还是曾经颤栗,感应到一股越准仙帝的波动。

    他与葬主都一致猜测,真正的仙帝出世了,荒独自渡海过去,多半凶多吉少了。

    “我很好。”石昊对他们点头。

    而后,他一甩袍袖,一大批生灵出现,石昊请屠夫、葬主帮忙,将他们送回各自的故里。

    这些都是从黑暗牢笼中解救出来的生灵。

    至于黑暗大军,在昔日时,便被石昊灭的差不多了。

    这一天,各地沸腾。

    仙域被打成了很多块,各自漂流远去,没入不同的混沌区域中,一般的真仙都无法寻觅这些地方了,唯有仙王可以。

    屠夫、葬主行动,震动了仙域各地。

    哪怕这些碎块之地彼此分隔,也都是在同一日,欢呼震天,许多人高呼荒天帝之名。

    “平定了界海那一端的黑暗大动乱,天啊,这是真的是吗?”

    “荒天帝!”

    许多人大呼,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万古不朽之大功绩,举世都应诵其名,表示敬意。

    石昊回来,着实引大地震。

    举世同欢,各地的修士都在庆贺。

    黑暗祸端被平定,就此根除,让人怎不喜悦,怎不激动与兴奋。

    这么多纪元以来,黑暗大祸威胁太大了,让诸王都束手无策,死的死,亡的亡,没有剩下几个。

    连仙域都残破了,分成成百上千块,生灵死伤无数,而今听到这样的消息,谁都激动无比,这意味着日后将不会有灭族的黑暗大乱了。

    举世沸腾时,石昊却回到了天庭遗址,在那坟地中,祭拜英灵,他带着感伤,还有怅然,更有遗憾。

    “我会想办法的,你们暂且安息。”

    他将柳神的焦黑树桩放在这里,每日间,都是独自一人盘坐树下,很沉默,看向不远处的石碑,他很悲伤。

    那是他的亲子,葬在那里。

    除却小石头外,还有太多人的坟冢,比如,禁区之主的衣冠冢,鸟爷、精璧大爷等人,还有穆青,秦昊、长弓衍、石毅等人。

    亲人、朋友,都葬在这里,有些人死的很凄惨,可惜那个时候,他无力回天,阻止不了。

    “小石头是……你的孩子?”火灵儿来了,话语颤抖。

    “是的。”石昊点头。

    火灵儿有些沉默,更有些伤感,还有心酸,但是,也不怨,分隔这么多年,总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所无力阻止的。

    若是不离开,或许,小石头就是她的孩儿了。

    “他血祭了自己,为我而死。”石昊平静的说着。

    火灵儿捂住了嘴巴,眼中泪水滑落,当了解小石头是如何死去的后,她忍不住跟着伤悲哭泣。

    “好可怜的孩子,好可惜的小石头。”说到这里,她很担心石昊,丧子之痛,他得有多么的凄伤?

    尤其是,小石头血祭了自己,为了父亲才选择了这样的生命道路。

    “石昊,你如果悲伤,就哭出来吧,不要这样憋着。”火灵儿劝道。

    “哭不出来。”石昊摇头,他看着小石头的碑文,他用手摩挲,一遍又一遍,不愿放手。

    火灵儿虽然知道石昊已经功参造化,但是,她并不没有在意,还依旧当他是曾经的那个少年,看到他这个样子,为他而难受。

    成帝了,却哭不出,他心中有太多的悲,她知道,她同情,事实上他们之间,是否也算是一种悲呢?

    曾经要在一起,但是,却分开这么多年。

    “这是我弟弟的墓。”石昊终于离开了小石头坟,站在秦昊的石碑前,久久都没有离开。

    “他也血祭了自身,还有石毅,我少年时立志要战胜的仇敌,他最终用血与命来还,很男人的和我了断,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石昊伤感,石族一脉尽凋零。

    “这是天下第二的墓,鸟爷啊,当年那两个老头子再也不能出现了。”

    石昊一路走一路介绍,无比的惆怅,心中酸涩。

    “还有禁区之主,亦师亦友,我怎能忘记?”石昊站在另一座大坟前,无比怀念。

    “这是八百老兵的衣冠冢,这些子弟兵曾追随我征战于末法时代,走过了一生,最后却又出世了,以命护着我的孩儿,参与了最后的大战。”

    石昊说着,声音很低。

    附近,有数十名老兵,是幸存下来的,他们闻言都潸然落泪,想到了那些老兄弟生前的种种。

    “成帝了,可是,你也失去了这么多,难怪我看不到你的笑颜了,再也不是当年我见到的那个嬉笑顽劣的少年了。”火灵儿说道。

    她知道,石昊的心一定很难受,真的失去了太多啊。

    身边的人没有剩下几个。

    “小昊!”阿蛮走来,她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石昊归来,她很担心。

    不久后,天角蚁回来了,赤龙也出现了,昔日故人中他们还活着,幸存下来。

    “我刚才去葬地了,祭祀曹雨生。”天角蚁道。

    “又重新埋在了葬土。”石昊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空空落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没有办法同曹胖子还有小兔子抢酒喝了。

    “石昊,哪怕你现在成为仙帝了,想哭就哭出来吧。”天角蚁说道,这些日子他们都看在眼中,石昊回来后,一直就沉默的坐在这里,如果没有人来寻,他几乎都不说话。

    “我真的哭不出。”石昊摇头。

    “孩子!”大长老走来了,拍了拍他的肩头。

    岁月无情,它斩掉了太多太多。

    石昊回来了,他没有立刻解封石村,因为,界海那一端的天穹上,还有一个可怕的洞,他还未真正探清楚。

    他没有将那里的恐怖之处告诉身边的人,避免他们担忧。

    火灵儿沉眠了,因为她与黑暗火灵儿融合了,归于一体,而她有些怅然,沧海桑田,人世变迁,当年的小石都有了孩子。

    所以,她一时间不愿醒来,在梦中去怀念曾经的旧事,她觉得,仿佛又回到了火桑花开的那个季节,在梦中,她的眼角挂着泪。

    石昊见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微颤,有些心疼。

    在接下来的数年里,石昊游历天下,他重回了九天十地,他一个人走过昔日的旧路,探寻着曾经的感动,欢声笑语等。

    有些人见不到了,他在这样的路上追忆。

    最后,他更是用无上**,行走于时间长河中,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少年时代。

    他接近了,回到了那一年,回到了那宁静的石村。

    远远的,他看到了一株焦黑的柳树,只有一根嫩芽,出柔和的光,守护着大荒中的这个村落。

    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看到了大壮、二猛,看到族长爷爷,看到了村中那早已逝去的叔伯婶子们。

    他见到幼年的自己在疯跑,开开心心,小家伙笑个不停。

    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却哭了,一位成帝者这里落泪。

    小时候的他,若是伤心,在村中哭着哭着就笑了,而现在的他,笑着望向前去,却想哭。

    “我是荒天帝啊,怎么会落泪?”

    石昊擦去脸上的泪水,他看着石村的那些人,只有少数人封印下来,早期的那些叔伯都不在了。

    他转过身,离开了,在这里他既开心,可是又想落泪,只得离去。

    很多事,再也回不到从前,仔细想来,那个时候的他或许最快乐,总是无忧无虑,调皮捣蛋。

    石昊沿着岁月长河而行,他见到了清风,又去了补天阁。

    那个时候,他年少顽劣,曾大言不惭的嚷嚷着,榔头在手,天下我有,将萧天敲的满头大包、“头角峥嵘”。

    随后,他看到了补天阁覆灭,诸位长老悲壮战死的一幕。

    石昊离开了,沿着岁月长河,他去了百断山脉,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九头狮子,可是而今那位结拜兄弟在哪里?已经埋骨二百多万年了。

    也是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火灵儿、云曦他们。

    远远的看着年少的自己,石昊一动不动。

    随后,他看到了七神下界,年少的自己,百战而亡……

    石昊沿着岁月长河,离开了荒域,进入了三千州,当再一次看到曹雨生、太阴玉兔、还有那个十几岁的自己,他笑了,他们一同经历生死搏杀,战后,他正在与曹胖子、小兔子抢肉吃,抢酒喝。

    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生死与共的感动。

    不久后,他去了罪州,再次见到了那片火桑林。

    他看到了火灵儿,伴着晚霞采桑而归。

    石昊站是岁月长河中,他在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