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百零二节、亢龙无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干将愧叹未绝,离不凡已忍不得纳闷,上前一步,粗声询问陈敬龙:“什么叫‘轩辕族不能没有欧阳干将’?这狗贼有什么了不起了,竟会这般重要?”

    陈敬龙苦笑反问道:“二位前辈,现在肯听敬龙解释了么?”

    离、洪二人对视一眼,不禁都老脸一红;随即又都回望陈敬龙,一齐点了点头。

    陈敬龙凝神理理思绪,扫目环顾众人,扬声言道:“二位前辈、诸位长缨会兄弟,急公好义,欲为容儿报仇,敬龙感激不尽!但请诸位认真想想:容儿一人,与轩辕族亿万黎民,究竟孰重孰轻?为给容儿一人报仇,便杀掉一个好皇帝,使轩辕百姓多受苦楚,究竟该是不该?……”

    他问话未完,六子扬声厉叫:“欧阳干将阴谋害人,忘恩负义、卑鄙歹毒,算什么好皇帝了?”

    陈敬龙沉声喝道:“皇帝好坏,需据黎民万姓之苦乐而评价,岂可据寥寥几人之生死恩怨而衡量?——逢异族敌寇入侵,率兵力抗,百战不移、艰险不屈;执掌本族政务,多行善令,轻徭薄赋、予民生息;如此皇帝,还算不得好,那依你之见,怎样才算是好?”

    六子稍一思忖,不服道:“师伯做皇帝,未必就不如干将!杀了干将后,只要师伯肯登帝位,百姓也就不用多受苦楚!”

    听他这话,众豪杰均以为然,纷纷点头。离不凡大笑道:“不错;六子说的丝毫不错!敬龙,你可以做皇帝么。轩辕族并不是少了干将就不行!”

    陈敬龙连连摇头。苦笑道:“若论冲锋陷阵、十荡十决。干将远比不上敬龙,但若论治朝理政、安民兴邦,敬龙却绝比不上干将!这一点自知之明,敬龙还是有的!”言毕,静立思索片刻,又扫望众人,正色讲道:“干将才智过人,且早有为君之志。必曾深研过治世之道、理政之法;故其登基后,立即便能着手处理政务、谋定利民良策!反观敬龙,自幼长于深山,智微识浅、胸无大志,只学过博战之技,却未尝稍习治国之术;只惯于武力争胜,浑不知文治如何施行……”

    听他说到这里,洪断山忍不住插言道:“不会的东西,可以慢慢学么!你刚投军入伍时,想必也不懂如何做将军、如何带兵打仗。可到后来,你还不是纵横疆场、威震天下。成为了当世第一名将?只要你肯学治国之法,又焉知以后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

    陈敬龙苦笑道:“我可以慢慢学,但轩辕百姓,能等得起么?——多年战乱之后,民生凋敝,百废待兴;我轩辕万民生活艰难,苦似倒悬,急待解救,刻不容缓!当此时境,若由敬龙做了皇帝,慢慢去学那理政之法、慢慢摸索治世之道,则百姓苦难,究竟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终结?明明有好皇帝而不用,偏偏要让百姓多受苦楚,我等又如何能够忍心?”说到这里稍停,想了想,微显凄容,又涩声叹道:“我确曾由一个不通战事的傻小子,成长为一个四海闻名的大将军;可这成长过程中,有多少失败挫折,这成长之路,由多少同袍尸骨铺就,大家可能数清?——当初只因敬龙不熟战事,谋划疏失,以至兵败困守镛城;数万将士血洒镛城内外,陈家军险遭覆灭之祸!这件事,大家定都是听说过的!——为将而不熟征战之道,祸至如此,若为君不熟治世之道,又当如何?一旦谋划不足,政令不善,只怕会累及全族、黎民尽受其苦了吧?敬龙确可以慢慢学习摸索,争取成为一个好皇帝,但大家可曾想过,需要百姓承受多少苦难、需多少黎民血泪为铺垫,才能让一个不通政务的门外汉,摸索成长为一个有力治国的好皇帝呢?”

    他这一番话讲出来,众豪杰均觉不无道理,虽对干将憎恶之意不减,但必杀之心却都已动摇。——陈敬龙言毕住口后,众人或静立凝思,或轻语议论,却再无一人喊打喊杀。

    洪断山皱眉思索片刻,又缓缓开口,沉吟建议道:“当皇帝的,身边不都是有文臣扶佐理政的吗?……敬龙,你不懂治国,并不要紧,只要你选出些有本事的大臣来,遇事多听他们意见,想必也能将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你说呢?”

    陈敬龙摇头叹道:“敬龙嗜血贪杀,凶名昭著,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畏!若敬龙为君,大臣必都战战兢兢、慎言自保,却有几人敢畅所欲言,指教敬龙?”叹毕,理理思绪,又正色言道:“当今轩辕族中,能掌控兵权、坐稳帝位者,唯敬龙、干将二人而已;既然敬龙无治世之才,则这皇帝,非干将去做不可!——我说轩辕族不能没有欧阳干将,绝非夸大其辞!”

    离不凡焦躁问道:“照你这话,干将是绝杀不得了?”陈敬龙毫不迟疑,正色应道:“绝杀不得!”离不凡急道:“难道容儿的仇,就这样算了不成?”陈敬龙微微苦笑,负手叹道:“若容儿之仇可报,我早就报了,何用等到今天?”

    离不凡又是不甘,又是无奈;犹豫片刻,难下决断,转头问洪断山:“你怎么说?”洪断山仰头思索,迟疑应道:“实在不行……只杀楚楚,虽仇报的不算干净,却也算给容儿一个交待!”

    话音未落,陈敬龙摆手叹道:“若杀楚楚,干将威信大失,帝位也就坐不稳了!”

    离不凡愕然叫道:“连楚楚也不能杀?”陈敬龙微微苦笑,轻叹口气,不答而答。

    离不凡瞪目张口,欲待再言。未等他说出话来,洪断山颓然长叹,将巨刀收还鞘中,怅然道:“罢了!……若令百姓多受苦楚,我等岂不成了轩辕族的大罪人?洪某平生未尝负义。可这次……唉。无可奈何。只能有负商老爷子、有负容儿!”

    听他怅叹之语,离不凡迟疑片刻,亦狠狠叹了口气,反手将双刀还于背后。——众豪杰本已杀心动摇,眼见正邪两大江湖泰斗先后收刀、摆明不杀之意,遂都越发将杀心打消干净;原本执出兵刃者,纷纷将兵刃收起。

    见众人举动,六子失望不已、悲恨难当。颤声凄叹:“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们……果不其然……果不其然……”

    离不凡闻声回身,歉然劝道:“不是我们不肯为容儿报仇,实在是你陈师伯说的有道理,不容我们不听!……嗐,这仇是真真报不得的;六子,你彻底打消念头……”

    不等离不凡说完,六子突地冷哼一声,纵身斜跃,扑向伫立在人群之前的冯英。凌空探手,疾往他怀里搂箍的“大和一号”抓去。

    六子这全力一跃、一扑一抓。着实迅猛有如风雷;凭冯英本领,根本来不及有任何闪避反应。然而,六子动作虽快,却终究快不过陈敬龙;其手掌距“大和一号”尚有三尺多远时,陈敬龙身形如电,斜刺抢至,已挡在“大和一号”身前。

    六子手掌到时,险些抓在陈敬龙身上,惊骇之下,急忙缩手后退。

    陈敬龙眉头紧皱,凝望六子,沉声质问道:“厉害关系,难道我讲述的还不够清楚么?”

    六子连退六七步方才停脚,又深深呼吸两次,惊魂方定;侧目怒瞪陈敬龙,咬牙冷道:“你讲的足够清楚,厉害关系我已尽知,但百姓苦乐,我却顾不得了;只要能为师傅报仇,六子就算粉身碎骨、留下万载骂名,也是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陈敬龙错愕不已,疑道:“你怎会说出这样话来?……你……你以前,最是知轻重、明道理,从不意气用事……”

    六子悲愤欲狂,忽地嘶声大叫:“再知轻重,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须不像你一般铁石心肠!似你这般冷血,焉能对我师傅真正动情?又焉能知道失去师傅,我心中何等苦痛?”

    听他这话,在场豪杰无不骇然色变;面面相顾,尽皆惊愕失神。陈敬龙身心俱震,恍然惊呼:“与我比较?你……原来你对容儿……”

    六子脸上微红,随即又转青白;咬牙嘶吼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为师傅报仇,就算粉身碎骨、遭受万世唾骂,也在所不辞!陈敬龙,要么你让我带走那钢铁怪人,要么,你干脆现在就杀了我罢!”言未毕,迈步疾进,周身鼓起两尺多厚的魔法护罩,竟直奔陈敬龙硬撞过去。

    众豪杰听六子不呼“师伯”,竟而直呼陈敬龙姓名,不禁都愕骇更甚,再见其胆敢进身冲撞陈敬龙,越发都惊上加惊、骇上加骇,着实忍耐不得,不约而同,齐齐失声惊叫。

    一片惊呼声中,陈敬龙横目怒斥:“放肆!”右手起处,一拳直出,击向迎面冲来的六子。

    拳头触上魔法护罩,“砰”一声闷响,如击巨鼓;六子双脚离地,直直倒飞出两丈多远,凌空魔法护罩消散,冲口喷出一团血雾;落地后,连滚五六滚方停,匍匐在地,一时挣扎不起。

    陈敬龙凝望六子,沉默片刻,怒色尽消,眼中又泛起爱怜之意;温声劝道:“六子,你师傅泉下有知,看到你这般意气用事,定不喜欢。听师伯的话,打消报仇念头……”

    不容他多言,六子双手撑地,用力抬头,喘息嘶叫:“废话少说!要么让我带走那钢铁怪人,以借其力,日后亲手为师傅报仇;要么……要么,现在便干干脆脆,一拳打死我罢!”

    陈敬龙无奈长叹,黯然道:“就算全天下人,都骂我铁石心肠、薄情冷血,我也绝不容你报仇!……当然,更不容你带走‘大和一号’!”说着,转身从冯英怀里扯过“大和一号”,左手扣其脖颈,右手擎出龙鳞血刃,高高举起。

    见其举动,“大和一号”惊惧不堪,臂腿乱扭,奋力挣扎,急呼:“救命!来人救我!……六子带我走!快来救我,带我走……”六子更是惊急变色,扯着嗓子直叫:“不要!师伯。求你手下留情!……求求你。千万别毁了它。别断了六子报仇的希望!……”

    陈敬龙不理二人呼叫,稍一凝神,力贯右劈,血刃斜落而下,重重劈在“大和一号”侧肩上。刃肩交撞,“叮”一声脆响;血刃反弹而起,“大和一号”肩上只添了一道数分深的浅痕而已。

    陈敬龙微愣一愣,翻刃横扫。又斩上“大和一号”脸颊。刃到处,“叮”一声响,仍只斩出个数分深的浅痕。

    两刃劈过,六子停止呼求,微显惊喜之色;“大和一号”更是全然镇定下来,再不扭动挣扎,欢声笑叫:“我竟忘了,当今世上并没有高科技武器!哈哈,我身体外表全是坚固合金,仅凭冷兵器砍削砸击。是不可能对我构成置命伤害的!你们毁不了我,趁早打消念头。别再浪费气力了吧!”

    陈敬龙稍一思索,冷笑道:“毁不了你?恐怕未必!——哼,你身体或许真的坚不可摧,但头上这顶‘帽子’呢?它与构成你身体的材质不同,怕是没有你身体那般坚实吧?若这‘帽子’毁了,你再没有能量供给,便也算是废了;对不对?”

    听他这话,“大和一号”不禁震惊,怔怔疑道:“你知道我的能量,来自这顶‘帽子’?……这怎么可能?既然高科技知识没有流传下来,你又怎么可能知道……”

    陈敬龙不予解释,深吸口气,高举血刃,内力运足,大喝一声,全力一刃当头劈下。

    血刃到处,“咔”一声脆响,如裂坚冰;黑色“帽子”从中直分为二,裂隙中,火星乱迸、紫电流窜,青烟乱喷。“大和一号”手足乱舞,如若疯癫,耳鼻眼口中皆“滋滋”鸣响,声音尖利,刺人耳鼓。

    眼见电窜火冒、诡异可怖,陈敬龙心头莫名生起一丝警惧,想也不想,下意识疾甩左臂,将“大和一号”扔往峡谷方向。

    在陈敬龙奋力一甩之下,“大和一号”如被掷石机掷出的石块,带着呜呜破风声响,疾掠出二十余丈,飞至峡谷上空。就在掷力将尽,由平飞转为下堕的霎间,其“黑帽”裂隙中,突地窜出丈余长一条火舌,随即“轰”一声巨响,“黑帽”炸开,暴成房屋大小的一团火焰;“大和一号”整个身躯,尽被炸的支离破碎,一霎时,碎“铁”四射、残片乱飞。

    众豪杰见此惊情,无不骇然,齐齐矮身闪避。幸而“大和一号”爆炸时距人群已远,碎片飞射到有人处时,力道已不很强;虽有几名豪杰躲闪不开,被飞射碎片击中,却不过头肿脸青而已,不至重伤。

    稍过片刻,火团消灭、碎片落尽;众豪杰直起腰身,个个咬指咂舌,惊魂未定。连离不凡这等胆大包天之徒,亦不免失色惊叹:“好家伙,着实厉害的紧!……啧啧,照这一下子来看,说它能造出崩天裂地的武器来,似乎不是吹牛……”

    离不凡惊叹未绝,六子猛地伏身捶地,嚎啕大哭。

    陈敬龙定定神,缓步踱去六子身边,温声安抚道:“无需难过!你师傅的仇,本就是不能报的;这钢铁怪人毁不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