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轩辕历:新朝十年。某日午后。

    魔兽谷;距古利部人所居石洞不远的一片矮树林内。

    一方石桌,三把藤椅;桌上一枰棋,枰边三盏茶。

    一个银发老翁,一个黄脸汉子,临桌对坐,博弈品茗。——鸟鸣清清,更增幽谧,草香淡淡,沁人心脾;二人时而捡子落子,时而举盏浅呷,惬意随心,悠然如仙。

    桌旁还有一位绝色丽人;白裙胜雪,眉目如画;倚坐椅中,似在观棋,实未观棋;一双美目虽定定望着棋局,但眼神迷离,早不知神游何处;两弯秀眉微蹙,显有怅思,不得开怀……

    一局棋终。黄脸汉子推枰笑叹:“到底不是您老人家对手;又输一场!”银发老翁含笑赞慰:“支持这许久方才落败,比起前些天,又大有长进了!”

    白裙丽人不言不动,对二人笑语充耳不闻,目光仍定定望着棋枰,浑不知棋局已终。

    银发老翁扫目一瞥,见了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皱眉;稍一沉吟,端茶浅饮一口,冲黄脸汉子使个眼色,徐徐问道:“这几天未见迪蒙踪影,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黄脸汉子见其眼色,领会其意,遂大声应道:“还能忙什么?当然是去帮库密托邀请宾客了!——过几天,奴比斯部举行大祭祀,欲请所有部落酋长都去观礼!库密托曾亲自来请过咱们,要咱们到时一定去;您老不记得了么?”

    银发老翁笑道:“记得倒是记得;只是没想到,除咱们以外。还要请各部落酋长!……以往奴比斯部祭祀送魂之神。可从没像这次一样盛大隆重啊!”

    黄脸汉子偷眼瞧瞧白裙丽人。大声应道:“送魂之神,是奴比斯部信奉的神灵,与别部无干;若祭祀送魂之神,可没道理去请其他部落酋长,就算去请,人家也未必会赏脸捧场!——这次祭祀的,不是神灵,但却与所有部落都有关系。所有部落酋长都必定要赏脸捧场——奴比斯部的送魂神使雕像,终于完工了;这次大祭祀,祭的就是送魂神使,也就是古利部人口中的武勇神使!”

    “武勇神使”四字一出,白裙丽人玉容微动,终于回过神来;抬眼注视黄脸汉子,目露询问之色,显是欲知他究竟在讲什么事情。

    黄脸汉子却故意不再多讲,自顾举盏饮茶,垂目只看茶盏。对白裙丽人的注视佯装不知。

    沉静片刻,白裙丽人终于忍耐不住。迟疑开口,轻轻问道:“吴大哥,你方才……在说‘武勇神使’?”

    黄脸汉子瞧也不瞧她一眼,一边啜吸茶水,一边含糊应道:“唔,好茶……嗯……说过……是在说他……”

    白裙丽人不自觉往前凑凑身,关切问道:“他怎么了?为什么说他?”

    黄脸汉子不再玩笑,放下茶盏,整整面容,正色讲道:“我在说:奴比斯部要大举祭祀送魂神使,也就是祭祀古利部人口中的武勇神使;这次祭祀,非同小可,要请所有部落酋长……”

    不等他多讲,白裙丽人兴趣已失,幽幽叹道:“原来是说这件事!我已经听迪蒙说过了!”言毕,复又倚回椅中,目光发直。

    见她如此,银发老翁不禁又气又怜;苦笑问道:“我的好徒儿,要引你多说几句话,就这样难么?你究竟要无精打采多少年,才算是个头?”

    白裙丽人痴态依旧,连僵直目光也不稍转一转;樱唇微启一线,懒懒应道:“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下棋罢,不必理我!”

    银发老翁欲再劝说,可面对她一幅冷落淡漠、万事不关心的态度,却又明知直劝之言难入其耳,劝也白劝;踌躇半晌,无可奈何,只得转换说话对象,问那黄脸汉子:“小吴,你为何不回轩辕族去?”

    黄脸汉子一愣,诧异笑道:“我在这里好好的,回轩辕族做什么?”微一停顿,理理头绪,又正色解释道:“以前,我是怕被江湖旧识撞见,惹出大祸,不敢回去,但现在,我是心甘情愿留在这里,不愿回去了!——我年纪虽不很老,却也不算年轻;前半辈子,过的足够精彩,亦累的够了;剩下后半辈子,实不愿再有什么风波,只想安安静静的享几天清福罢!——在这魔兽谷里,不受俗事之扰,每天喝喝茶、下下棋、打打猎、聊聊天,何其逍遥快活?不求权势、不望富贵,又何必再涉繁华;我是打定主意,哪也不去,非老死此间不可了!”

    他一番话讲出,银发老翁连连点头,喜笑道:“这魔兽谷,确是人间仙境;老朽也早打定主意,不离此间了;有你做伴,不至寂寞,再好不过!”言毕,整整面容,又正色问道:“既然你不打算回去,却为何要把儿子遣回轩辕族?”

    黄脸汉子闻此一问,恍然明其用意;侧目向白丽人一瞥,大声笑道:“清福虽好,但我儿子年纪轻轻,尚未尝过人生种种滋味,岂可蹉跎于此,虚度一生?……呵呵,不妨再说的直白些吧:他在这里,找不到老婆!大好年华,却无恋人相伴,空有情思,日夜焦心,过的岂不委屈?青春空逝,到老回首,竟未尝过情爱之甘美,此生过的岂不可惜、可怜,更可悲?”

    他侃侃而谈,那白裙丽人始终痴望别处、神色漠然,似充耳不闻;但当他最后这几句话讲出来时,白裙丽人却目光颤动,眼里透出浓浓的凄伤悲郁之色。

    银发老翁侧目窥视丽人,知其情绪已有大动,忙又火上浇油,抬手重重一拍桌案,高声笑道:“小吴,你这话说的再对不过!大好年华,空有情思,却不敢去找寻恋人。只日夜焦心。默默忍苦。任凭青春空逝;真真是天下第一大傻瓜,蠢到不可救药……”

    其笑骂未完,白裙丽人垂目叹道:“师傅,您不觉得烦么?……只这一个月里,您已经想方设法激我十多次了;您老不烦,徒儿可当真烦的紧了!”

    银发老翁气叫:“都是为你好,你还嫌我烦?”仔细想想,既然已经挑破。不妨干脆明讲,便又凝目逼视之,沉声劝道:“好徒儿,你明明念着他,不能忘怀,却又何苦难为自己?听师傅话,趁着青春未尽,赶紧回去找他……”

    不容他多讲,白裙丽人淡谈言道:“我要陪伴侍奉师傅,哪都不去!”

    银发老翁忙道:“有小吴、有迪蒙、有几千名古利部人。难道还怕师傅没人陪伴照顾不成?师傅身边,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只怕少了你,少些生气着急,还要过的更快活些呢!”

    黄脸汉子亦为白裙女子着急;待银发老者话一说完,忙接口道:“不错,不错!有我陪伴照顾老神医,根本不用别人操心!雨姑娘,你无须多虑,只管放心去找他……”

    未等其话完,白裙女子又低声抢道:“我早就不喜欢他了,更不想念他,为什么要去找他?”

    黄脸汉子被堵的直翻白眼,险些闭过气去,一时开不得口。银发老翁忙又劝道:“好徒儿,你这可不是明摆着撒谎、睁眼说瞎话么?天下如此之大,好玩有趣的地方,多不可数;你不是念着他,却又何必偏来这魔兽谷居住?”

    白裙女子轻声应道:“在魔兽谷,我过的格外开心!”

    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