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五百四十一章 莫触逆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普兰耐心轩辕内经倾囊相授,说到关键处还用过来人的口吻指着某人身体部位绘声绘se的实物教学,把未经人事的秦冰闹了个面红耳赤,浑身燥热的听完了轩辕内经,她记忆力超群,听一遍已经把内经理论知识记熟,接下来就剩下实践了。()

    大地为床,芳草为褥。教会了秦冰,皇普兰识趣的悄然退出洞口,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有那么一点儿泛酸,仅仅是那么一点儿。

    时光让少女蜕变成少妇,一‘ri’复又一‘ri’,皇普兰主动承担起了准备饮食的责任,略去过程,直到第七天清晨,徐青终于恢复了神智,他坐起身来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用木板拼装成的简陋小木屋内。

    木板床、木桌椅、桌面上还放着一个木雕花瓶,里面装着一束殷红的杜鹃花,徐青起身下床,发现床下有一双木屐,踏上去大小正合脚,他禁不住咧嘴一笑,喃喃自语道:“这地方都是纯天然的,不知道是谁把我带来这里?”说话时转眼隔着板墙一扫,脸上的表情蓦然一滞,木屋外不足五米就是天池。

    门吱呀一声打开,紧接着是一声闷响,循声望去,只见秦冰站在门口,脚下落着一只打翻的木碗,汤汤水水洒了一地。

    “青子,你醒了……”秦冰低呼一声,眼眶中泪光闪动,顾不得收拾脚下的零碎快步走到他跟前,顿了半秒一头扑了他怀中嘤嘤哭了起来。

    徐青身子僵了僵,伸臂拥住了秦冰,胸口处传来的chao湿感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怀里现在拥着的是嫂子,不是神母使者。()

    “嫂子,快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再哭下去我又得晕了……”徐青用特有的方式低声安慰着嫂子,说话时还不忘用手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秦冰渐渐止住哭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徐青,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好一副梨花带雨俏模样。

    徐青抬手摸去嫂子脸上的泪水,笑着打趣道:“笑才对吗,嫂子,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漂亮了,不知道是不是成了古武者的关系?”

    秦冰脸上飞起一抹红霞,闪了他一眼嗔道:“还不都是你,晕了一个礼拜突然醒来,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徐青皱了皱鼻子说道:“合着我醒来还要打招呼对,那行,我躺回床上去。”

    秦冰抡起粉拳在他胸口上鼓点似的一阵乱敲,娇嗔道:“好端端的人儿晕一回醒来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真是该打。”

    徐青笑着受了百十来拳,心里格外高兴,拉着嫂子的手一起走出了门外,两人在天池边找了块石头坐下,对着雾气氤氲的水面聊了起来。

    秦冰伸手在水中拨动了两下,低声说道:“你醒了,我们也该离开了,你的伤多亏神獒帮忙,要是你真有个好歹,我也跟你一起去了。”说到最后,她眼眶不觉又已经红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