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0章 谈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明萱看到车帘被掀开,一个满身带着杀气的蒙面黑衣男子执着锋利的匕首将小素拽下了马车,她见那人手上动作不轻,生怕会伤及自己腹中的孩子,便忙强作镇定开口说道,“你将我手上的绳子解开,我自己下去!”

    她顿了顿,似是看出了黑衣男子的犹豫和诧异,又急急补充了一句,“我身子沉重,不会跑的,就算我跑,也跑不了多远。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肚子的孩子即将临盆,说不得我和他还是你主子手上的筹码,弄伤了我的孩子,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放开我,我自己会下去的。”

    事到此时,她心里隐约猜到了绑架自己的人,应该便是在逃的临南王世子,虽然不知道他处心积虑绑自己这后宅妇人作甚,但路远迢迢,他既要费这个心力绑了自己来,自然有他的用意。

    那男子略带几分惊诧地看了明萱一眼,回头对着车外用方言问了几句,似是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倒果真将缚住她双手的绳子松开,让她自己下了马车。

    明萱略有几分艰难地扶着肚子下了扯,看到身处在一座再寻常不过的农家小院落,一并三间矮房,也设了东西两厢,院子里空落落的,除了堆积的柴火,并没有别的什么。单看四周的景色,她分辨不出所在的位置,也辨别不清她和小素到底身处哪个方向,不过有一点她却可以肯定,对方并不十分惧怕她记住这个地方,因为一路之上,他们并没有用布条蒙上她和小素的双眼。

    要么是足够自信不会有人找到这里来,要么就是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正行走间,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子矮着身子从屋子里出来,他肤色黝黑,显得十分孔武强壮,望着明萱的眼神犀利而充满着复杂的仇恨,良久,似是竭力隐忍之后,方才沉声开口,“安平王妃别来无恙。”

    正是临南王世子周渊。

    明萱心内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便有各种念头电光火石间闪过,她暗自思忖着,临南王谋逆一事早就已经尘埃落定,除了周渊以替身逃脱在外,其他的叛党没有一条漏网之鱼,本来就出师无名,又几乎被全部歼灭,街上的妇孺都知晓这件事绝不可能再有转圜,倘若她是周渊,便去找一个深山老林远远地躲起来,再不会去想什么报仇雪恨。

    可周渊却没有这样做,他费尽心力绑架了她,显然也并不打算默默地撕票,而是想用她来换取什么。

    换取什么呢?

    明萱瞥见周渊眼神里压抑的情绪里,竟带着一股焦躁和担忧,心中一动,想到顾元景信中所言近日会押解南疆临南王府的人回京,估算着日子,想来也已经在半途,说不定已经到了通州地界,是了,能让周渊这样焦躁和担忧的,恐怕除了家人外,再无其他。

    当初裴静宸赐封安平王,她也曾读过周朝皇室的宗谱,记得临南王生有四子,世子周渊是元配嫡出,娶的世子妃是临南府的世家大族甑家的女儿,成婚数载,只生了一个女儿,年方五岁,先帝时为了笼络临南王,还曾破格降旨赐了她一个凤阳郡主的封号,除此之外,倒不曾听说临南王世子尚还有别的子嗣。

    那么,周渊劫持自己的目的,难道是为了凤阳?

    明萱的心略松了口气,倘若果真如此,那么自己暂时是不会有危险的了,她想着,便轻声回答,“世子别来无恙。”

    她扶着沉重的腰肢,抬起手臂用袖口擦了擦汗珠,微笑着说道,“世子费这样大周折请我来此,想来是有事相商,俗话说来者是为客,我身子沉重站不得久,外头日头又毒,世子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吗?还有我的侍女,也烦请世子令人将她放开,我在这里,她不会跑的。”

    周渊微微一怔,似是没有料到明萱会那样镇静,但那怔忪也不过只是转瞬,他的脸色很快便恢复了阴沉,他一言不发,作了个请的姿势,让了明萱进去,又示意那黑衣蒙面的男子给小素松绑。

    农屋低矮,有些压抑,但能避开了炎日的暑气,又靠着墙坐着歇了,也算要比方才好过许多。明萱扶着身子,转头看到小素初始时有些惧怕,后来倒也镇定了下来,心中宽慰,便又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