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章 人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2章

    因为怀了心事,这一夜到底便睡不大沉,明萱辗转反侧了一夜,终究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等待。

    正当她昏昏沉沉有些困意的时候,忽然一阵喧哗将她惊醒,薄薄的门扉外头,一个低沉的声音略有些急切地叫她们起来,她心里一怔,随即便是一喜,周渊素来沉稳,能让他这样乱了阵脚的事,倘若不是顾元景押着临南王府的人正要经过此地,便是裴静宸找了来。但不论是哪一件,都是她能平安脱困的机会。

    她忙应声说好,便在小素的搀扶下矮着身子出了厢房。

    天际尚未大亮,朝霭微沉,四野一片浅淡的天青色,这座寻常的农家小院里,不知道何时立了一院身着黑衣脸上蒙着黑布巾的人,明萱见他们手上都带着兵器,便更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心里燃起生的希望,但同时却也更加谨慎,不愿意让情绪流露在面上分毫。

    周渊见只过了一夜,昨日还那样镇定淡然没事人一样的安平王妃脸上便布满了颓色,她黑眼圈深重,显然昨夜睡得并不好,可见她也并不是表现得那样无畏无惧,不过只是比寻常的妇人略大胆一些罢了。

    他这样想着,便又觉得换取凤阳的机会大了一些,沉着脸低声对着明萱喝道,“再有一刻钟,顾元景便会押着临南王府的人途径这里,其他人的死活我并不在意,我只要凤阳平安无事地回到我身边。如你昨日所言,我的夙愿达成,你和你腹中的孩子自然也不会有事,但若是顾元景不将你这个妹妹放在心上,那么……他眼中闪过决绝的狠辣,语气里像是带着刀锋,“不过一个死字罢了,我和凤阳临死前能够有安平王妃陪葬·倒也不算太亏。

    明萱目光微讶,心想看来临南王世子是真的准备要拿自己的性命来救凤阳了。

    说句实话,周渊对凤阳一片拳拳爱女之心,她是敬佩和感动的。其实·他已经从漩涡之中逃脱,若肯隐姓埋名地生活,周朝之大,总有能够容身之处的,只要他不再联络旧部妄图东山再起,真心甘愿当一个平凡的普通让,朝廷纵有挖地三尺亦要将他搜寻出来的心·也未必就真能找得到他。

    但他这回不惜代价擒了自己来,大动干戈地要换回自己的女儿,不论是裴静宸还是顾元景,甚至连永宁侯都绝不会放过他了。他在永宁侯府安插了棋子暴露,这便是线索,顺藤摸瓜,抽丝拨茧,总能让人得到更多的信息·而得到的消息越多,他纵然想要隐姓埋名,也便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了。

    倘若是冷心绝情的父亲·必不会为此背上巨大的风险。

    但,她心里的情绪也不过仅只如此,对周渊她仍然饱满着愤懑。没有人能够对威胁自己和腹中孩子生命的人,可以做到真正地毫无芥蒂,她可怜周渊和凤阳的父女感情,不过只是身为人母的感同身受,这不代表她愿意原谅他1

    她垂了垂眼眸,低声回了句,“我也愿世子父女团聚。”

    这话说得模棱两可,但周渊到底心思没有那么细密·并没有细细咀嚼她话里的意思,他沉声说道,“你知趣就好。”

    正这时,忽有人来报,“押送王府家眷的车队来了,距此不过三四里路。凤阳郡主就在中间第五辆车里·郡主安好,除了瘦了些,并没有受到伤害。世子,咱们的人已经围堵在了下马坡口,接下来该如何,全凭您的吩咐!”

    周渊回头瞥视了眼明萱,低声问道,“顾元景带了多少人马?”

    那人急忙回道,“除却押送囚车的人,精兵五百约莫是有的。但那些人身上都多少挂了点彩,一路从南疆而来,身心也都疲乏得紧,咱们的人虽然少了一些,却未必不能一搏!”

    他顿了顿,“敌明我暗,咱们手里又有安平王妃这张牌,想来定能将郡主安然无恙地接回来!”

    周渊心里苦笑了一阵,他金蝉脱壳逃出盛京,手上的人马不过七八十人,与五百精兵相比而言,犹如萤火之于星月。顾元景的兵士一路奔波辛苦疲乏,自己手下这七八十人难道就龙精虎猛了吗?遭遇败势,死里逃生,即将面对的是无止尽的逃亡,士气其实远不如顾元景的人。

    但,即便如此,他也是要硬着头皮一战的。他的凤阳,绝不能入京受那些苦楚和罪孽,哪怕一辈子都跟着他在逃亡的路上,也绝不能让她成为别人手下的玩物!

    他眼神一冷,便命人将明萱和小素的嘴堵上,又将她二人的双手缚住,因生怕弄伤了明萱催得她突然临产,也不敢绑得太紧,只是松松地耷拉着,他沉声吩咐道,“势成水火,必有一拼,将安平王妃押上,在没有换回凤阳之前,小心相待,不要让她受伤。顾元景,我倒是要会一会他!”

    不由分说,明萱和小素便被两个黑衣人押着上了板车,不一会儿停在了一个坡口,四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