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三年后,江南。

    南方鱼米之乡的春夏之交,总是格外温美绮丽,波光湖的水,细柳垂杨,景色怡人。所谓暖风熏得游人醉,这五月间,恰正是文人士子最爱出门踏青的时刻,文采激扬的书生更是因这妩色春景留下了多少动人的诗章。浙州城内的栈店客似云来,城郊的别院小庄来客也络绎不绝。

    才不过酉时,天色便蒙上一层暮影,江南谢家的别庄此时却已经灯火通明,谢家三公子世睿这回科考取中了进士,点了临南府安平县的正七品知县,择日便要上任,便趁着发小亲朋饯行的机会,在别庄内夜夜笙歌。

    谢世睿在院门前亲迎几位素日交好的朋友,正要请了他们入内,却看到四五辆端华的马车从门前驶过,径直停在了斜对面那座题了静园两字的别庄前。

    静园的主人他倒是见过几次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妇,虽然看气度风华都绝非常人,但他们只称自己是来自西宁,姓周,旁的便什么也打听不出来。周,虽然是国姓,但周朝之内却也并不只有帝王家是这个姓氏的专属,周姓散布四海,西宁也有一支没落的世家冠了周姓的。是以,他便一支以为这对小夫妻,恐是西宁周家的子弟,因不容于家族,所以搬来浙州避居。

    但方才那一队马车经过,谢世睿打眼看到了车上爵徽,认出那是盛京平南伯府的徽号。平南伯顾元景原是永宁侯府三房的公子,因平藩乱有功,被御封了一等平南伯爵,又因他是幼帝的舅父,深得幼帝信任,这两年在朝堂叱咤风云,与韩相和建宁侯三足鼎立,撑起了新朝朝政,是炙手可热的权臣。

    他心中震惊,又疑惑平南伯府和对面静园的关系,便索性立在门前不走,有心想要看一看马车里下来的是谁,出来迎接他们的又是谁。

    只见车帘微动,跳下个仪表堂堂的男子来,他看起来十分年轻,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虽然只穿了一身墨绿色的直缀常服,但样貌俊挺非凡,气度威严肃穆,身上自有一股威慑,赫然便是平南伯顾元景本人。

    顾元景令身旁小厮去叩响紧闭的门环,自己却从车里接过个两岁不到粉妆玉琢的幼儿,在面对怀中孩儿时,他脸上一贯的严肃竟顿时一扫而光,俨然一个再慈祥不过的父亲。他在玉雪可爱的孩儿额头轻啄一口,又转头对着车内唤道“夫人,下来吧。”

    一个穿着杏色裙衫的美貌**便袅袅婷婷从车里下来,她举止端方,举手投足和步履间处处彰显着世家妇的风范,可走到顾元景跟前时,脸上却洋溢着灵动的撒娇,她撅着嘴说道“萱姐儿真真是……连个应门的小厮也不肯多请,咱们都来了这么一会,这门还没有开。”

    她忍不住便高声唤道“有朋自远方来,把门开开吧!”

    话音刚落,便见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女子透出个脑袋来,她手里牵着个三岁的男孩,满脸笑意地扑到了美貌**的怀中“嫂嫂!哥哥!”

    她对着顾元景怀中的小男孩满目惊喜地叫了起来“呀,信哥儿也来看姑姑了!快进来,快进来。”

    顾元景语气略显严肃地问道“妹夫怎么不在?家里的人呢?丹红和长庚去哪了?湛哥儿呢?你大着肚子,这些人就敢让你一个人在家里带孩子,连有人来都要自己开门?妹夫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他不能好好地照顾你,这回你和湛哥儿就跟我一块回盛京,你住在伯爵府里,我和你嫂子照顾你。”

    大腹便便的女子咯咯笑了起来,一边将这行人迎了进屋,一边说道“瞧哥哥说的,阿宸对我好得很,我们好不容易从盛京逃了出来,谁稀罕跟你回去啊?再说,平常也不独我一个人在家的,今儿是因为我想吃后山的果子,阿宸便带着长庚去后山上亲自采去,他们临走时拉下了水壶,我让丹红送了去,这才落了单。”

    谢世睿再想听下去,只见静园的门扉合上,只传来隐约的声音,却再也听不清了。

    但光是这点事实,却足以令他震惊非常了。他在盛京赶过一次科考,对盛京城的名门勋贵自然有所耳闻,他方才听得清清楚楚,这静园的女主人唤平南伯顾元景叫做哥哥,而平南伯只有一个嫡妹,乃是大名鼎鼎的安平王妃。他在盛京时听说安平王妃得了重症出京休养,可方才那位怀了身孕的夫人面色红润身体健康,哪里有一丝半点得了重症的模样?

    只是,听他们的对话,却又果然印证了他的揣测,那静园之中住着的,的确是安平王和王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